你若是归途章节目录 第366章 妇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366章 妇科

小说:你若是归途 作者:南歌北舞

    顾怜这段时间本身就对她有意见,这些蒋思思都是知道的。

    之前顾怜就怀疑她在外面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最后应该是穆柏成那边兜着了,顾怜才没有继续查。

    现在倒好,直接被逮了个正着。

    虽然她和程光真的没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但是刚才的行为确实亲密了些。

    顾怜看了,肯定会觉得她和程光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顾怜今天是来陪朋友逛街的,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碰上蒋思思。

    瞧见蒋思思跟一个年轻男人卿卿我我、举止亲密,顾怜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她站在原地呆了一会儿,然后朝着蒋思思走上去。

    蒋思思看到顾怜走过来,不自觉地抿住了嘴唇——

    她知道,顾怜这是来找她算账了。

    程光站在边儿上,看到蒋思思这个脸色,便问她:“是你认识的人?”

    蒋思思压低了声音回他:“穆柏成他妈。”

    程光:“……”靠!

    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顾怜已经走上来了。

    顾怜停在了蒋思思面前,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程光。

    然后,她向蒋思思开口:“思思,你还记不记得你是已经结婚的人?”

    顾怜倒是没有说特别难听的话,蒋思思也了解她这个人,她们这种家庭出身的,肯定不会说什么特别难听的话。

    但是,软刀子比硬刀子更让人难堪。

    蒋思思自知理亏,沉默片刻后,对顾怜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总不能因为结婚了,连朋友都不交了吧?”

    “普通朋友吗?”顾怜笑了笑,“我看着不太像。”

    说到这里,她略作停顿,后又补充:“思思,柏成惯着你,不代表你可以肆无忌惮,人要学会适可而止,否则殃及别人就不好了。”

    说完这句话,顾怜看向了旁边的程光。

    这是什么意思,蒋思思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打心里冷笑了一声。

    顾怜和穆柏成不愧是母子,威胁别人的方式都一模一样的,可惜,她还做不了什么反抗。

    蒋思思不好跟顾怜撕破脸,她实在不想让蒋松再低声下气地因为这些事情和穆江正还有顾怜道歉了。

    “你嫁过来,我们穆家也没亏待你吧?父亲的公司,如今发展得多么顺利,你不想生孩子,柏成也一直护着你,我们何曾为难过你?人要分得清好歹。”

    顾怜这段话就有些难听了。

    蒋思思听完之后,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

    程光站在蒋思思身边,看到她的反应,就知道她情绪肯定出现问题了。

    程光下意识地想要抬起手来拍她的后背,但是看到对面的顾怜,只能忍住了。

    他这种时候说话,对蒋思思没有任何好处。

    蒋思思动了动嘴唇,刚想说话,顾怜又开口了:“如果你觉得嫁给柏成很委屈,完全可以离婚,这件事情我会和柏成商量,我们穆家也不需要这样的儿媳妇。”

    “我……”

    蒋思思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儿,顾怜就转身走了。

    蒋思思垂下头,抬起手拍了拍额头。

    最近日子刚平静一点儿,又起了波澜。

    应付长辈这种事情她本身就做不来,现在又这样……

    头大。

    顾怜走后,程光低头看向蒋思思,表情有些自责:“这事儿都怪我。”

    “也不怪你。”这点儿事情,蒋思思还是看得开的。

    她想了一下,就算今天不是程光,她随便和一个陌生男的在这里说几句话,顾怜大概都会上来教训她。

    顾怜这么做,纯粹就是因为对她有意见。

    一个人对你有意见的时候,你做什么事儿她都能找茬。

    这道理,谁不懂?

    蒋思思耸了耸肩膀,对程光说:“她本来就对我有意见。”

    “为什么?”程光有些好奇。

    蒋思思学历高、长得也漂亮,家世背景什么的也不差,顾怜为什么还会对她有意见?

    蒋思思笑了下,“她想让我生孩子,我一直没生。”

    生孩子……

    蒋思思提到这件事情之后,程光突然想起来她刚才吃火锅时突然呕吐。

    想到这里,程光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他突然摁住蒋思思的肩膀,力道有些大。这样的动作,把蒋思思吓了一跳。

    蒋思思愣怔了一下,然后问他:“你怎么了?”

    程光抿了抿嘴唇,“你……是不是怀孕了?”

    “我看你是发烧了吧。”蒋思思说,“我大姨妈还在,怎么怀孕。”

    程光:“……”

    蒋思思这么一说,他才发现是自己想太多了。

    但是,她之前那个反应,真的很像是怀孕。

    “好了,这身挺好看的,赶紧的,刷卡去了。”蒋思思推开程光。

    程光“哦”了一声,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会儿正在试衣服。

    程光去更衣室把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去收银台那边刷了卡。

    **

    碰到蒋思思之后,顾怜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再逛街了,

    她从商场里出来,回家的路上,给穆柏成打了电话。

    穆柏成的电话没有人接,想必是在忙碌。

    顾怜想到穆柏成忙碌的时候,蒋思思和别的男人亲密,更加替儿子不值。

    穆柏成的人品和能力都摆在那里,就算是没有穆家的背景,找一个听话懂事的女人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顾怜现在是真的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同意穆柏成娶蒋思思?

    要是她稍微拦着一点儿,这门婚事说不定也成不了。

    顾怜回到家里的时候,穆江正也在家。

    她走到沙发前,在穆江正身边坐了下来,表情极其严肃。

    穆江正见顾怜这样子,便问:“你怎么了?”

    “我出去逛街的时候碰到了蒋思思和别的男人。”顾怜顿了一下,“看来之前秦老三说的是真的了。”

    穆江正一听顾怜这么说,表情也跟着严肃了起来:“她在外面有别的男人?”

    “我亲眼见到的,不管他们两个人有没有怎么样,但在公共场合举止亲密是真的。”

    说到这里,顾怜叹息一声,“我真替柏成不值,他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非得弄个这么不懂事儿的供着。”

    “我看啊,她不想生孩子,多半也是因为外面那个男人,”顾怜分析道,“蒋松让她嫁过来,本来也就是看中了你的身份,他们就是想利用你手里头的资源,蒋松那种人,一看就是老狐狸了——”

    “柏成呢?你联系他了没有?”穆江正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才问出这个问题。

    顾怜点点头,“我联系了,手机没人接,应该在忙。柏成在忙的时候,老婆在外面和别的男人逛街……这老婆找的。”

    穆江正的脸色本来就不好看了,顾怜这么一说,他一张脸更是阴沉。

    作为长辈,穆江正对蒋思思也是有意见的,

    但是他以为,蒋思思是个成熟的成年人,毕竟也一直在管理公司,应该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可现在看来——她是真的不懂。

    这种涉及到原则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容忍的。

    穆江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等柏成忙完,我好好和他谈谈。”

    顾怜:“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妥协答应,这孩子……真是太没原则、太不懂事儿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别人该怎么嘲笑柏城?”

    穆江正:“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离婚吧,在一起也没意义。”

    顾怜:“我也是这么想的,其实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柏成是怎么相中她的,按理说柏成应该不喜欢这种类型……”

    “感情这个事儿,说不准。”在这一点上,穆江正还是能理解的。

    感情本身就没有什么条条框框的限制,喜欢也就是一瞬间的感觉,没办法真的做到完全控制的。

    “不管怎么样,不能再放任她这样下去了,不然迟早有一天要出事儿。”顾怜现在已经铁了心想让穆柏成和蒋思思分开了。

    **

    蒋思思回到家里的时候是九点钟。

    进到家门之后,她又开始干呕了。

    蒋思思趴在马桶上吐了一会儿,今天晚上吃的东西基本上都吐出来了。

    再上厕所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大姨妈已经走了。

    两天不到……就走了?

    平时她大姨妈雷打不动要六天才能干净,这次是怎么了?

    蒋思思脑袋有些疼,整个人无精打采的。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蒋思思去倒了一杯热水喝。

    她好长时间没喝过这么热的水了。

    喝完水之后,身体稍微舒服了一些。

    蒋思思上楼冲了个澡,然后就睡过去了。

    ………

    晚上睡得特别沉,一整夜都没醒过来。

    再睁眼的时候,已经第二天早晨九点钟了。

    周日,穆柏成仍然没有回来,蒋思思精神头不太好,也没出门儿。

    这个周末就这么过去了。

    她本来以为,顾怜会再来找她,

    没想到,竟然很平静地过去了。

    **

    又是新的一周,蒋思思再次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一周的时间,蒋思思的状态都不怎么好。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吐完之后的影响,连续几天都没有胃口,吃饭的心情都没有。

    要知道,像她这种人,很少会因为身体不舒服或者是心情不好而不吃饭的。

    这还真是人生中头一回。

    连着一周的时间,她都没怎么吃东西,体重掉了两三斤,整个人憔悴得不行。

    **

    穆柏成忙了两周,终于在周五的时候迎来了假期。

    周五下午,他结束演习回到了部队。

    拿起手机后,就看到了好几个来自顾怜的未接来电。

    穆柏成直接给顾怜回了电话。

    嘟了两声后,电话接通了。

    穆柏成听到了顾怜的声音:“忙完了?”

    穆柏成“嗯”了一声,“您打电话有事儿?”

    顾怜:“是有事儿,你今天直接回家,我跟你爸有事情跟你商量。”

    顾怜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也很严肃。

    穆柏成听到后,右眼皮跳了一下,问道:“什么事情?”

    顾怜:“你和思思的事儿。”既然穆柏成问了,顾怜也就没有瞒着他,“我上周末看到她和一个年轻男人举止亲密逛街,秦老三之前说的是真的吧?她在外面有人。”

    “妈——”穆柏成揉了揉眉心,“她没有。”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先回来吧。”听着穆柏成这么护着蒋思思,顾怜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好,我知道了。”答应下来以后,穆柏成挂断了电话。

    ………

    过了一个多小时,穆柏成开车回到了家里。

    他到家的时候,穆江正还没下班,只有顾怜在。

    穆柏成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就听顾怜说:“我和你妈建议你离婚。”

    穆柏成当即摇头:“我不会离婚。”

    顾怜并没有生气,只是理性给他分析:“如果不离婚,后果只会比现在更严重。你们两个不是一类人,分开对彼此都好。”

    顾怜并没有在穆柏成面前贬低蒋思思,她虽然不喜欢蒋思思,但是也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儿。

    穆柏成说:“那个事情应该是误会,回去我会问她。”

    顾怜:“误会?我都亲眼看见她摸那个男的了,还是误会吗?柏成,你不应该是这种不理智的人,你们两个人不合适,分开是迟早的,我不是说她不好,但是她确实不符合我们穆家的标准。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对你、对她,都不好。”

    “我会和她问清楚的。”穆柏成抬起手来揉了揉太阳穴,“妈,我先走了。”

    顾怜知道自己是拦不住穆柏成的,他都三十多的人了,他想做什么事情,她哪里拦得住?

    ………

    穆柏成从穆家出来之后,直接开车去公司找蒋思思。

    到公司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半。

    穆柏成直接走到了蒋思思的办公室门口,

    敲了几下门,没得到回应,他便直接推门进去了。

    穆柏成推门走进去,就听到了一阵干呕的声音。

    他当即皱眉,循着声音走进了办公室的卫生间。

    卫生间的门虚掩着,他推开门之后,就看到蒋思思正半跪在马桶前吐着。

    蒋思思听到开门的动静后看了过去,抬眼看到穆柏成之后,她出声问道:“你,呕——”

    一个问题还没问完,又吐了。

    穆柏成看着的蒋思思的这个反应,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脑海中闪过了某种可能性。

    穆柏成走上去,抬起手来为蒋思思拍了拍后背,一直到她停止干呕,他的动作也才跟着停了下来。

    停下动作后,穆柏成将蒋思思扶起来,“哪里不舒服?”

    “胃不舒服,前几天吃完火锅就这样了。”蒋思思无精打采地回他。

    前几天……

    穆柏成听到蒋思思这么说,立马道:“我带你去医院。”

    “没什么大事儿应该,我等会儿吃药吧。”蒋思思摆了摆手。

    “我不是带你去医院看胃。”穆柏成盯着蒋思思的眼睛,嘴唇掀动:“去看妇科。”

    妇科……?

    蒋思思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蒋思思扯了扯嘴角,“你想多了,我上周例假刚走。”

    穆柏成:“去看看吧,万一是怀孕了,后面也好商量对策。”

    蒋思思:“我工作还没处理完。”

    “那等明天一早过去,我现在去约时间。”穆柏成也没为难她。

    蒋思思虽然不愿意去查,但这种事情,图个心安,穆柏成执意要带她去,她也就答应了。

    穆柏成一直在办公室等着蒋思思下了班,然后带她去了超市。

    蒋思思最近胃不舒服,好久没吃过家常菜了,竟然有些想念穆柏成做的饭。

    回到家里之后,穆柏成就去厨房忙碌了。

    蒋思思坐在沙发上玩手机,顺便等着穆柏成做饭。

    穆柏成晚上做了鱼汤,还有几个绿叶菜,很清淡的一顿。

    若是平时,蒋思思看到这样寡淡无味的晚饭定然是没有胃口的。

    但是今天,竟然奇迹般地吃了很多。

    她好几天没这么好好吃过饭了。

    鱼汤泡着米饭,吃下去的时候胃里头很舒服,完全没了那种反胃的感觉。

    ………

    吃完饭,蒋思思破天荒地要帮穆柏成收拾。

    穆柏成听到蒋思思这么说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蒋思思瞧见他那表情之后,噗呲一声笑了,“你那是什么表情?我不就是帮个忙吗,至于那么惊讶的吗。”

    “不用。”穆柏朝蒋思思微笑了一下,“我自己来。”

    蒋思思:“……那我帮你扫地?”

    穆柏成抬起手指了指餐桌上的湿巾,“直接擦就好了。”

    蒋思思:“……”

    麻蛋,这老男人真是洁癖得有些变态。

    见蒋思思站在原地不动,穆柏成勾唇笑了笑,“不想擦就不擦了。”

    “我试试。”说来,她真的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之前一个人住银泰,打扫房间都是直接找家政阿姨的,从不曾自己动过手。

    蒋思思抽了湿巾擦起了餐厅的地板,其实地板上挺干净的,擦了半天都擦不出来什么脏东西。

    她忍不住再一次感叹,穆柏成这男人,真变态。

    **

    第二天要去医院。

    晚上九点半,蒋思思就被穆柏成没收了手机睡下了。

    穆柏成晚上什么都没做,就安安静静地躺在她身边。

    第二天早晨,蒋思思是六点钟出门儿的。

    因为要做血液检查,所以她是空腹出去的。

    穆柏成开的车。两个人一块儿出发去了医院。

    蒋思思一路上都在打哈欠。

    这段时间,她的不仅胃口不好,还特别能睡。

    工作日也是,动不动就犯困,打哈欠打得停不下来。

    她平时虽然能睡,但是醒来之后也不会这么困,最近实在是太反常了。

    别说,她这些迹象,倒真是像怀孕的。

    但是蒋思思内心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她大姨妈来过了……

    穆柏成已经提前预约了医生,蒋思思过去之后,直接从医生那边拿了化验单,去排队抽血。

    蒋思思抽血的时候,穆柏成去旁边儿的便利店给她买了牛奶和鸡蛋还有面包。

    等蒋思思抽完血出来之后,穆柏成正好买完早餐回来。

    穆柏成将面包袋撕开,把面包递给了蒋思思。

    “先吃点儿东西,等会儿去做B超。”

    蒋思思接过来面包吃了一口,吃得太着急,噎了。

    穆柏成打开牛奶喂了她一口,蒋思思这才缓过来一些。

    他们两个人互动的时候,旁边儿正好路过了一对小夫妻,好像是在吵架。

    女的看到穆柏成喂蒋思思牛奶的时候,立马转过头去责难身边的男人。

    “你看看别人的老公多体贴,再看看你,让你陪我做个检查你都不乐意!”

    蒋思思听到她这么说,有些想笑。

    想不到啊想不到,有朝一日,竟然会有人羡慕她找了个这样的老公?

    蒋思思是真饿了,很快就吃完了面包还有鸡蛋,最后接过牛奶喝了几口。

    吃完之后,就去做B超了。

    ………

    在医院折腾了一个上午。

    十一点钟,终于拿到了检查报告。

    超声波提示那一栏写着,她确确实实是怀孕了。

    看到结果的时候,蒋思思整个人都懵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