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是归途章节目录 第394章 酒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394章 酒店

小说:你若是归途 作者:南歌北舞

    若是平时,周瑾宴提出这种单独去喝酒的要求,廖璇定然是不会同意的。

    他们两个人虽然有过接触,但是实在算不上熟人,而且她已经结了婚,再去和别的男人去喝酒,有些不太合适。

    但,今天情况过于特殊。

    那些照片对她的冲击还是很大的,她看完之后,大脑甚至都有些不清醒了。

    廖璇深吸了一口气,动了动手指,回复了一个字:好。

    很快,周瑾宴发来了餐厅的地址。

    那家餐厅廖璇听说过,是一家法餐厅,很有名。

    之前莫笑蓓就跟她提过几次,但是她们两个人一直都没机会去。

    收到地址后,廖璇回了两个字:收到。

    周瑾宴:那我们六点不见不散。

    廖璇回了一句“好的”,之后便放下了手机。

    看着面前毫无进展的论文,她抬起手来摸了摸额头,手指穿过长发,蹙眉,长叹了一口气。

    今天这个情况,就算绞尽脑汁,大概都想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修改思路了。

    廖璇将文档保存了一遍, 直接关了机。

    她从椅子上起来,转身走到了窗台边,看向了窗外。

    这个季节,医院楼下绿油油的一片,不少病人家属坐在楼下聊着天儿,格外地热闹。

    这么看了一会儿,廖璇的心情才稍微轻松了一些。

    **

    眨眼就到了下班时间。

    因为和周瑾宴约了晚饭,下班后,廖璇便脱了白大褂,拎着包走出了办公室。

    出来的时候,廖璇正好撞到了人。

    原本没太在意,但是,对方和她道歉的时候,她看到了对方的长相。

    廖璇愣了一下。这个女孩子,不就是照片里和余振南子在一起地那个?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廖璇的脸色有些难看。

    “对不起……”见她没反应,那小姑娘又道了一遍歉。

    听到她的声音之后,廖璇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关系。”

    回完这句话之后,她便越过那个小姑娘转身走了。

    廖璇并没有像那些看到小三的正室一样骂她打她,她的情绪虽然有起伏,但是还没到愤怒那一步。

    因为她心里很清楚,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

    余振南的出轨对象不止他一个。

    说白了,这个小姑娘,也只是一群人里的一个。

    余振南出轨成瘾,这并不是她找外面的小三儿发泄就能解决的事儿。

    况且,现在她已经不想解决这件事儿了。

    她只是觉得恶心而已。

    ………

    廖璇上车之后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才拧动钥匙发动了车子。

    六点钟,廖璇准时来到了餐厅。

    停好车下车后,正好碰到了周瑾宴。

    看到周瑾宴之后,廖璇朝着他笑了笑,“我是不是来晚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周瑾宴笑着说,“我也刚到。”

    “我们进去吧。”周瑾宴很绅士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廖璇微微颔首,走进了餐厅。

    坐下来点完餐之后,周瑾宴特意观察了一下廖璇的表情。

    不得不说,她的心理承受能力确实强大。

    单看她的精神状态,大概完全不会相信她之前看到过那些照片。

    “最近工作压力很大吗?”周瑾宴关切地询问廖璇。

    廖璇原本在走神,听到周瑾宴的声音之后,她的注意力才回来。

    廖璇扯了扯嘴角,“嗯,最近压力比较大。”

    “压力大的时候可以和朋友或者亲人多聊聊。”周瑾宴看似不经意地说,“可以跟你丈夫聊聊,他应该也会为你排忧解难。”

    廖璇知道周瑾宴这话是无心的,但是,这种时候在她面前提起余振南,无异于撕扯她的伤疤。

    廖璇心情压抑,端起手边的红酒喝了一口,没有接话。

    周瑾宴看到她这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虽然她对情绪的把控能力还算可以,但是,她受到了影响,他是看得出的。

    这样,也算是达到了目的。

    廖璇喝了一口红酒,之后说:“不是什么大事儿,他工作也忙,就不提了。”

    周瑾宴微笑着感叹:“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妻子,你丈夫应该很幸福。”

    廖璇自嘲地笑了笑,没接话。

    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跟周瑾宴倾诉,但是,忍住了。

    她向来不是会和别人分享负面情绪的那种人。

    职业原因,她知道情绪的力量有多大。

    所以,遇到一些不太好的事儿,她基本上都会自己消化,绝对不会麻烦别人。

    更何况,她和周瑾宴也不算熟。

    周瑾宴本以为廖璇可能会忍不住和自己聊几句,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能忍——

    果然是心智成熟的女人,跟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完全不一样。

    周瑾宴之前并没有跟比自己年龄大的女人在一起过,接触到廖璇,完全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尤其是看到她淡定从容的模样,他就更想要征服她——

    这是男性骨子里逃不开的劣根性。

    “你呢,最近遇到什么压力了?”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廖璇转移了话题。

    听到她这么问,周瑾宴笑着摇了摇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案子不太顺利。”

    廖璇“哦”了一声,“慢慢来,你的实力一定没问题的。”

    周瑾宴听完她的话之后笑了:“怎么听起来像是在敷衍。”

    “没有。”廖璇摇了摇头,说:“认真的,你的实力不会输的。”“好,那我要谢谢你的鼓励了。”说到这里,周瑾宴端起手边的红酒杯,“我敬你一杯。”

    廖璇“嗯”了一声,端起高脚杯,用杯沿轻轻地和他碰了一下。

    没多久,服务生开始上菜了。

    周瑾宴给廖璇介绍着这家餐厅的特色菜,两个人就这么闲聊了起来。

    周瑾宴很体贴,而且是那种不会让人不舒服的体贴。

    当然,廖璇之所以会这么认为,大概也跟自己给他的定位有关。

    周瑾宴比她小了六岁,在廖璇看来,他跟那些亲戚家的表弟没什么区别。

    跟周瑾宴这么聊了一会儿,廖璇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

    一顿饭下来,她喝了不少酒。

    廖璇酒量还不错,但是喝完酒之后肯定是没办法开车了。

    用餐结束后,廖璇擦了擦手,对周瑾宴说:“我去趟洗手间。”

    周瑾宴点点头,“好的。”

    等廖璇离开之后,周瑾宴起身,走到对面拿起了廖璇的包。

    他从她包里找到了一串钥匙拿了出来,然后放到了自己兜里。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周瑾宴又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十分钟后,廖璇从洗手间出来。

    “好了?”周瑾宴问她。

    廖璇点点头,“嗯,时候不早了,我找代驾回去。”

    “不用了,我助理过来接我,你也一起吧,车先停这里。”周瑾宴这话说得极其自然,“坐我的车,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廖璇摇了摇头,她一向不喜欢麻烦别人。

    “廖医生,我们算朋友吧?”周瑾宴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

    他这么一问,廖璇马上点点头,“当然算。”

    “既然是朋友,就不要跟我这么客气了。”周瑾宴笑着说,“我助理开车,顺路送你而已,明天你再过来把车开回去就好了。”

    周瑾宴这么热情地邀请着,弄得廖璇都不好拒绝了。

    她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你了。”

    “我说了,不用这么客气。”周瑾宴笑笑,“走吧。”

    廖璇拎起包,跟着周瑾宴走出了餐厅。

    周瑾宴出来时,张鸣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

    周瑾宴对张鸣说:“这是廖医生,一会儿先送她回去。”

    说完之后,周瑾宴才想起来问廖璇:“对了,忘记问你家住哪里了。”

    “海天花园。”廖璇报上了小区的名字,“你们送我到小区门口就好了。”

    “没关系,送你进去吧。”周瑾宴说,“也不差那几步了。”

    廖璇想了想周瑾宴说得也挺对的,于是就说了楼号和单元号。

    听完廖璇的回答以后,周瑾宴带着她走到了车前,很绅士地替她开了车门。

    廖璇忙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上了车。

    廖璇上车以后,周瑾宴走到另外一边儿坐了上去。

    路上两个人没怎么说话,车里很安静。

    张鸣偶尔会和周瑾宴说几句话,聊的都是工作的事儿。

    廖璇一听他们聊工作,更是不会插嘴了。

    ………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车停在了廖璇家楼下。

    停车之后,廖璇习惯性地从包里拿钥匙准备下车。

    但是,翻了半天,都没找到钥匙。

    廖璇不由得拧眉,有些着急。

    周瑾宴看到她这样子之后,关切地询问:“廖医生,怎么了?”

    廖璇扶额,“我家里钥匙好像掉了。”

    说到这里,她透过车窗朝楼上看了一眼,家里的灯是灭的,说明余振南还没回来。

    廖璇有些头疼。

    “要不再找找?别急。”周瑾宴耐心地提醒她。

    廖璇“嗯”了一声,低头又在包里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

    “应该是掉再餐厅了。”

    廖璇回忆了一下,掉在办公室是不太可能的,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她还特意检查过。

    唯一的可能就是落在餐厅了。

    周瑾宴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廖璇。

    廖璇拿出了手机,说:“我打个电话吧。”

    这种情况下,她也只能给余振南打电话了。

    拿出手机之后,廖璇看向周瑾宴:“你们先回吧,麻烦你了。”

    “没事儿,你在车上打吧。”周瑾宴笑着说,“我不赶时间,别急了。”

    廖璇点点头,拨出了余振南的电话。

    电话嘟了很多声都没有接通。

    听着这声音,廖璇心头有些烦躁。

    最后,运营商提示该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廖璇不死心,又打了几次,还是一样的结果。

    这两年,她很少给余振南打电话,没想到会这样。

    廖璇有些头疼。

    周瑾宴之前已经猜到了她要给谁打电话。

    见她这么长时间没拨通电话,周瑾宴便问:“联系不上人吗?”

    廖璇“嗯”了一声,“他可能在忙。”

    说完,她收起了手机,“我先下去联系物业吧。”

    周瑾宴:“物业现在下班儿了吧?”

    廖璇:“……”

    她怎么就忘记这点了。

    物业这边下班儿了,开锁就要去警察局备案了,麻烦得很。

    廖璇想了想都觉得头疼。她再次扶额,头晕得不行。

    周瑾宴知道廖璇现在已经没什么耐心了,便说:“要不然廖医生去我那边迁就一晚上?如果你介意的话,我送你去酒店也行。”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撬锁备案还是很麻烦的,明天是工作日,廖医生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周瑾宴说得挺有道理的。

    廖璇点了点头,说:“送我去附近的希尔顿吧。”

    周瑾宴点了点头,然后跟前排的张鸣说:“去希尔顿。”

    张鸣应承下来,再次发动了车子。

    去酒店的路上,周瑾宴对廖璇说:“钥匙的事情你别着急,那家餐厅的老板我认识,回头我联系他们帮你找,找到之后给你送过去。”

    听到周瑾宴这么说,廖璇感激地看向了他:“谢谢你。”

    周瑾宴说:“客气了,我们是朋友。”

    **

    十分钟后,车停在了希尔顿酒店门前。

    廖璇和周瑾宴道别之后便下了车。

    周瑾宴一直看着廖璇走进酒店的大堂,才吩咐张鸣开车回家。

    车子启动之后,周瑾宴从兜里掏出了一串钥匙,修长的手指勾着钥匙圈,轻轻地晃动着。

    张鸣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周瑾宴手里的钥匙,马上就明白过来了——

    张鸣忍不住开口:“师兄,好套路啊。”

    周瑾宴:“开你的车。”

    张鸣还是好奇:“师兄,你喜欢那个廖医生啊?她不是结婚了吗?”

    “哦,所以呢?”周瑾宴似乎完全没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

    张鸣:“你这是撬墙角啊……啧。”

    周瑾宴:“嗯。”

    张鸣:“不过,以前没见你找过这款的啊?她年龄比你大吧?看着挺成熟的。”

    “六岁。”周瑾宴回答得很干脆。

    张鸣听完之后有些咋舌,“这是不是差得有点儿多……”

    之前周瑾宴找的女朋友,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

    “开车吧,不要说太多没用的话。”周瑾宴缓缓阖上了眼睛。

    张鸣听完周瑾宴的话之后,马上就闭嘴了。

    **

    廖璇一个人到了酒店,什么换洗的衣服都没有。

    开好房之后,她去楼下的商场买了一套新的内衣和衣服。

    好在商场营业到夜里十一点钟才关门,她去的还不算晚。

    买好衣服之后,廖璇一个人回到了房间。

    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她头昏脑涨的。

    洗完澡之后,廖璇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坚持什么。

    这样的婚姻……值得她再浪费时间吗?

    廖璇轻叹了一口气。

    正这么想着,手机响了。

    她动手拿起来一看,是余振南的电话。

    廖璇做了个深呼吸,接起了电话。

    余振南:“刚才在跟朋友吃饭,没听到电话,怎么了?”

    “没什么,我钥匙掉了,进不了家门。”廖璇简单解释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

    余振南:“那你现在在哪里?等我一会儿,我大概十几分钟就回去了。”

    “我在附近希尔顿住下了,没事儿,你忙你的。”廖璇说,“我有点儿困了,先睡了,就这样。”

    余振南:“好,明天我去送钥匙给你。”

    “嗯。”廖璇随意应了一句,挂上了电话。

    结束通话之后,廖璇的胸口有些憋闷,她将手机扔到一边儿,翻了个身。

    其实,她刚刚真的有质问余振南的冲动,但是她忍住了。

    这两年,她有过无数次这样的瞬间,最后都选择了忍。

    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这样的结果,本身也应该由她来承受。

    只是,这样粉饰太平的婚姻,真的容易让人抑郁。

    若不是她心理素质还不错,这两年应该就崩溃了。

    廖璇躺在床上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就关灯睡过去了。

    **

    第二天一早,廖璇起得很早。

    今天车不在手边,她打算坐地铁去上班儿。

    早高峰人多,她得尽快出去。

    廖璇在酒店楼下吃早饭的时候,接到了周瑾宴的电话。

    廖璇以为他打电话来是说钥匙的事儿,于是很快就接了。

    电话刚接通,她就听到了周瑾宴的声音:“起床了吗?”

    廖璇:“嗯,起了,在吃早饭。”

    周瑾宴:“那我在门口等你。”

    最初听到周瑾宴这句话的时候,廖璇没反应过来。

    愣了几秒钟,她才问:“……你在门口?”

    周瑾宴笑了笑,“是的,我上班正好路过这里,想着你没车,就准备捎你一程。”

    “……”

    廖璇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周瑾宴说:“我直接捎你去餐厅那边,那边离我律所近一点儿,到时候你直接开车去医院就好。”

    廖璇一听,觉得周瑾宴这个提议还不错,于是就答应了。

    “好,谢谢你。”

    周瑾宴笑着说:“不客气,你吃早饭吧,我楼下等你。”

    “早饭你吃过了吗?”廖璇问他,“要不要给你带点儿吃的下去?”

    周瑾宴笑笑:“不用,我吃过了。”

    廖璇:“那好,我马上下去。”

    挂上电话之后,廖璇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就赶紧下去了。

    周瑾宴专程来找她,她也不好意思让他等太久。

    廖璇办完退房出来之后,就看到了站在车前的周瑾宴。

    她走上前和周瑾宴打了个招呼。

    周瑾宴为她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廖璇不好推辞,就这样坐了上去。

    路上,周瑾宴侧目观察了一下廖璇的表情,笑着问:“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廖璇点点头,“有点儿,换了地方不习惯。”

    周瑾宴:“我联系过他们店长了,今天他们开张之后就帮你找钥匙,有信儿了我联系你。”

    廖璇:“好的,谢谢。”

    周瑾宴被她的话逗笑了:“你怎么一直在跟我说谢谢。”

    廖璇:“……”

    他这么一说,还真是。

    周瑾宴:“不用这么客气,我不是说了,大家都是朋友,之前打官司你也帮了我不少,没必要这么见外。”

    “好。”廖璇朝他笑笑。

    廖璇笑起来的时候不算特别灿烂,微微勾着嘴唇,眼底也没多少笑意。

    但,这样的笑容对周瑾宴来说,简直像是毒药。

    她只是这么笑了一下,周瑾宴就觉得喉咙发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