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是归途章节目录 第424章 一墙之隔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424章 一墙之隔

小说:你若是归途 作者:南歌北舞
第423章 想和我谈谈感情←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廖璇对于周瑾宴的触碰可以说是一点儿抵抗力都没有,每次他一碰上来,她的反应都会很大。

    原来三十如狼这话真不是大家开玩笑的。

    其实之前她对男女之事并没有很浓厚的兴趣,甚至都不会想着。

    遇到周瑾宴之后,好像一切都偏离了正轨。

    有时候想着那些事儿,她会突然觉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周瑾宴摸着她,漫不经心地问:“晚饭吃了吗?”

    “……没。”廖璇摇了摇头,声音断断续续的,“没胃口。”

    周瑾宴收了手,说:“正好,我也没吃,一起吃。”

    说着,他拿起了手机,准备定位点外卖。

    相处了这么久,周瑾宴是什么做事风格,廖璇很清楚。

    他说要吃饭,不管她怎么拒绝,最后的结果都是和他一起吃饭。

    有了之前的经验,廖璇也就不反抗什么了。

    他想点外卖就点外卖,反正今天余振南又不会回来。

    周瑾宴刚点完外卖,正准备和廖璇说话的时候,廖璇的手机响起来了。

    大概是因为本身就在做亏心事儿,手机一响,廖璇的身体都抖了一下。

    她拿起了手机,看到了来电显示。

    是柳岸的电话。廖璇有些头疼。

    之前她去耶鲁培训的事儿,柳岸是在那年春节的时候才知道的。

    那会儿也是完全瞒不住了,廖璇才会告诉她。

    柳岸知道这事儿之后没少骂她,说她只知道工作,除了工作什么事儿都不记得了。

    廖璇听着柳岸的话,安安静静的,也没反驳。

    自打毕业,她和父母的矛盾就越来越深,这么多年,一直不可调和。

    她没办法按照他们设想的一样过“稳定”的日子。

    至少,在事业上,她有自己的野心。

    回国之后廖璇给柳岸打过一通电话,当时柳岸态度并不好,后来廖璇就没联系了。

    其实柳岸脾气也挺大的,廖璇没想到她今天竟然会打电话过来。

    廖璇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旁边的周瑾宴,然后对他说:“你先别说话,我接个电话。”

    周瑾宴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廖璇拿起手机,摁下接听键放到了耳边。

    “妈。”

    听到她这么喊,周瑾宴立马将注意力放到了这通电话上。

    他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他好像还是第一次听她和家里联系。

    不过,之前他确实也没有问过她和家里的关系如何。

    “最近工作怎么样?”柳岸问。

    “嗯,比较忙,有事情吗?”廖璇跟柳岸说话的时候很生疏。

    周瑾宴在旁边儿听着,不由得拧眉——

    这哪里像是母女之间的对话?

    稍微熟一点儿的朋友都不会对彼此这么生疏。

    周瑾宴突然就觉得,自己是真的不了解她。

    柳岸说:“你小姑她女婿检查出了心脏病,下周打算去江城心外医院去看看,你在那边有认识的医生没有?帮忙挂个号。”

    听到柳岸这么说,廖璇才算知道她为什么打电话过来了。

    原来是有事儿。人情这种事情,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上次过年回家的时候,这位小姑还语重心长地跟她说,女人事业太成功并不是一件好事儿,赶紧要个孩子在家相夫教子才是王道。

    这种话廖璇之前听得多了,产生了免疫,当时也没有反驳她。

    不过这位小姑倒是一直看不上她的工作,明里暗里都在讽刺她不是个“完整的女人”。

    原因就是因为她没要孩子。

    老一辈的人思想传统,甚至有些迂腐,廖璇当时也没跟她计较。

    没想到,她现在倒是好意思找她来帮忙了。

    她在心外科医院没有认识的人,倒是余振南可以找到这样的关系。

    廖璇正思考着要不要答应的时候,柳岸说:“你要是没熟人就算了,我就帮她问这么一句,实在不行就让他们找别人吧。”

    “有熟人。”听到柳岸的声音,廖璇回过了神,她说:“振南有同学在心外科医院。”

    说起余振南,柳岸多少还是有些不自然,她顿了几秒钟,“那你去让他帮忙问问,回头记得给我回个电话,我好给她回复。”

    “哦,知道了。”廖璇答应下来。

    她正要挂电话的时候,柳岸没忍住,提高了声音对她说:“孩子的事儿你好好考虑考虑,你今年都三十四了,再晚个几年生孩子,风险只会越来越大!”

    “先这样,我今天工作有点累了,想休息。”

    对于和孩子相关的问题,廖璇基本上都是避而不谈的。

    这种问题上,她和柳岸永远没办法达成共识。

    客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坐着,周遭都很安静。

    周瑾宴就在她旁边的坐着,听筒里的内容几乎是毫无遗漏地被他听了去。

    他有些惊讶,廖璇和她的母亲竟然生疏到了如此地步。

    这足以证明,当初她为了和余振南结婚,付出了多少。

    原来,她也有为了爱情不顾一切、与世界为敌的魄力。

    然而,这魄力不是为他。

    在他面前,她永远都是理智的那个。

    说到底,其实还是因为不够爱。

    想到这里,周瑾宴自嘲地笑了。

    这时,廖璇已经挂上了电话。

    挂上电话之后,廖璇给余振南发了一条微信,说了这件事儿。

    她本来是想打电话的,但是考虑到周瑾宴还在,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廖璇的消息发出去之后,过了两三分钟,余振南才回复:什么时候过来?我去约定个时间。正好,心外科主任是我大学同学。

    廖璇:下周吧。

    余振南:嗯,放心,这个事情交给我。

    廖璇:谢谢。

    余振南:璇璇,夫妻之间,何必这么客气。

    廖璇低头盯着余振南发来的这句话,很长时间都没反应。

    夫妻之间……

    是啊,夫妻之间,他们怎么就这么生疏了呢?

    ………

    周瑾宴见廖璇盯着手机屏幕发呆,侧目看了过去。

    一低头,就看到了她和余振南的聊天窗口。

    周瑾宴目光一沉,直接动手将她推倒在沙发上,低头去咬她的脖子。

    动作来得太突然,廖璇被吓了一跳。

    反应过来之后,她开始拼命地推他:“别咬这里。”

    按照周瑾宴那个咬法儿,势必是会留下痕迹的。

    要是被医院的人看到了,多尴尬。

    她不愿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尤其是周围的同事们。

    “嗯,不咬也行。”周瑾宴盯着她,“你一会儿你给我咬。”

    “你在说什……”廖璇还没说完,周瑾宴拉着她的手贴到了裤裆处。

    这已经是明示了,廖璇怎么可能不明白?

    “我……”廖璇舔了舔嘴唇,“下次吧。”

    “就今天。”周瑾宴手指贴上了她的唇瓣,“这种事情,给他做过吗?”

    廖璇将头别到了一边,“别问这些了,没意义。”

    她的反应和回答,已经给了周瑾宴答案。

    周瑾宴呵了一声,这一声笑容里听不出喜怒。

    正好这个时候,外卖送来了。

    周瑾宴松开廖璇,起身开门去拿了外卖。

    周瑾宴拿到外卖之后,廖璇也站了起来。

    她说:“去餐厅吧。”说完,就在前面带路了。

    这栋楼的格局都每一样,周瑾宴在对面住了 一晚上,对房子的格局也了解了。

    哪怕不需要廖璇带路,他也能找到餐厅。

    两个人在餐厅坐了下来,开始吃饭。

    廖璇是真心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口,就算完事儿了。

    周瑾宴见她这样子,便问:“饱了?”

    廖璇:“今天不怎么饿,忙得的没胃口。”

    周瑾宴:“哦,我以为忙了都会胃口大开。”

    廖璇:“一般情况下,短时间的忙碌会让人没有胃口吃东西,长时间的压力才会让人胃口大开。”

    谈及专业知识,廖璇的声音严肃了不少。

    周瑾宴听着廖璇这么说,淡淡地笑了笑。

    “嗯,没胃口就不吃了。”周瑾宴说,“只要你等会儿有力气就行。”

    廖璇:“……”

    看周瑾宴这样子,是不打算放过她了。

    廖璇懒得做无谓的挣扎,于是就沉默了。

    **

    吃完饭,周瑾宴跟着廖璇回到了卧室。

    廖璇都没来得及关门,周瑾宴已经将她拦腰抱起,扔到了床上。

    没有任何缓冲,震荡太大,廖璇的眼镜都滑了下来。

    她抬起手来扶了一下,将目光转向了周瑾宴。

    四目相对。

    周瑾宴和她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开始解皮带。

    廖璇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

    她今天是真的很累,整个过程都不在状态,也没有什么技巧。

    周瑾宴站在床边,低头看匍匐在身下的女人,心头突然生出了一股烦躁。

    他摁住她的肩膀,将她往后推了一下。

    被打断之后,廖璇下意识地的抬起头来看向他,眼底带着几分疑惑。

    他之前不是一直想这样吗,怎么现在又打断她了?

    “算了。”周瑾宴说,“洗个澡睡觉。”

    “你怎么了?”

    廖璇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不继续了?

    她还以为,他得很长时间才能尽兴。

    毕竟,每次她都得被他折磨得受不了。

    “你不是很累吗,算了,今天先不做。”周瑾宴抬起手来擦了擦她的嘴唇,“洗个澡睡觉吧。”

    廖璇愣住了。她死都不相信,周瑾宴竟然会这么体贴?

    之前她说累的时候,他可是从来没说过要停。

    廖璇实在是有些惊讶,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儿来。

    她仍然跪在床上,眼镜架在鼻梁上,镜片后的眼睛已经湿漉得不像话。

    那分明是动情的证据。

    周瑾宴看到廖璇这样,不由得笑了:“你好像很想我继续做下去。”

    廖璇低头看了一眼,“如果你特别难受的话我还是做完吧。”

    “不用。”周瑾宴往后退了一步,提上了裤子。

    他说:“你洗个澡,好好休息吧。”

    他这一次实在是太体贴了,体贴到廖璇都不敢相信。

    她甚至觉得,这样有些不真实。

    “好。”廖璇从床上站了起来。

    她站起来之后,周瑾宴抬起手来将她搂到了怀里。

    “亲我一口。”他贴在她耳边说。

    这种幼稚的提议,若是平时,廖璇定然是不会答应的。

    但是,这一次,她竟然鬼使神差地将嘴唇贴上了他的脸,在他露出来的半边脸颊处轻吻了一下。

    其实她在床上特别动情的时候也会吻他,但是跟现在完全是不一样的状态。

    床笫间的吻是出于本能,现在的吻,不带一点儿情欲。

    更像是男女朋友之间的互动和撒娇。

    周瑾宴想起来,那次圣诞节,廖璇好像也是这么亲余振南的。

    一想起来余振南,周瑾宴心里就跟堵了一块儿石头似的。

    这辈子,他从未这样嫉妒过谁。

    “你回去路上小心。”亲完之后,廖璇对着周瑾宴嘱咐了一句。

    她以为,他现在就要走了。

    周瑾宴捏住廖璇的下巴,“谁告诉你我现在要走的?”

    “那你——”廖璇有些懵了,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先去洗澡,我等你。”

    廖璇点了点头,没再问什么,拿了换洗的衣服之后就去洗澡了。

    ………

    她进去浴室之后,周瑾宴在她的卧室里仔细看了一周。

    她卧室是那种典型的性冷淡风,原木色的床,白色的墙壁,灰色的床品,看起来清清冷冷的。

    书架上基本上都是期刊和专业的书籍。

    要说卧室里头唯一像个女人的,就是梳妆台了。

    梳妆台上摆放着她平日用的护肤品和彩妆用品,还有香水。

    周瑾宴走到梳妆台前看了一会儿,找到了放在旁边盒子里的吹风机。

    ………

    廖璇洗了个热水澡,热水澡解乏,洗完之后,她整个人放松了不少。

    廖璇擦干了身体,穿上吊带裙走了出去。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周瑾宴正站在她的梳妆台前。

    廖璇洗完澡正好也要过去。

    她走过去停下来,一脸疑惑地看着周瑾宴。

    廖璇还没梳头发,只是随意地将头发全部用手抓到了一边,脖子上还搭着毛巾。

    “坐。”周瑾宴指了指凳子。

    廖璇:“?”

    周瑾宴:“我给你吹头发。”

    廖璇是真没想到周瑾宴会这么说。

    所以,他留下来,就是为了给她吹头发?

    她何德何能,竟然能让周律师亲自给她吹头发。

    廖璇正思考的时候,周瑾宴已经拉住她坐在了凳子上。

    接着,他拿起了吹风机,插了电,调整了一下温度之后,就开始给她吹头发。

    周瑾宴的动作很熟练也很认真。

    廖璇抬头看着对面的镜子,镜子是他们两个人贴在一起的身影,

    她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眼底的动容。没有谁不渴望被温柔对待。

    年轻时她也是一个渴望浪漫的人,

    只是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都被岁月打磨得渣都不剩,

    那些天真浪漫的情节和经历也不再是她毕生的追求。

    廖璇感觉到他的手指轻轻地穿过她的发丝,

    指尖似有若无地划过她的头皮,

    像是带着某种魔法,让她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以为他们两个人是一对儿恩爱情侣。

    但,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瞬间。

    下一秒钟,她便将这个荒唐的想法给抛到了脑后。

    她和周瑾宴……怎么可能呢?

    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周瑾宴给廖璇吹完了头发。

    他将吹风机放到了一边,从镜子里看着她。

    她一头黑发散在肩头,有些凌乱,身上只穿了一件深酒红色的真丝睡裙,这个颜色将她的肤色衬得很白净。

    洗完澡之后她素面朝天,黑眼圈有些严重。

    周瑾宴弯腰抱住了她的脖子,低头在 她脸上亲吻着。

    一边吻,一边看着镜子里的景象——

    “忙完了这几天好好休息,嗯?”他的吻热烈而缠绵。

    廖璇“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周瑾宴又说:“脸上涂什么?”

    廖璇:“……怎么了?”

    周瑾宴:“我给你涂。”

    廖璇:“……”

    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反常?

    廖璇都有些看不懂他了。

    廖璇没说话,周瑾宴先拿起了旁边儿的瓶子,开始给她往脸上涂。

    他的动作十分细心。

    廖璇坐在凳子上享受着他的“服务”,竟然生出了几分心动的感觉。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印象中,只有当初刚刚和余振南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有过类似的感觉。

    后来日子久了,她渐渐地开始不知道“心动”为何物了。

    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心动了,

    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竟然对着一个比自己小了六岁的男人心动了。

    周瑾宴很细心地给廖璇涂完了面霜和精华。

    其实这些事情他都是第一次做,但是却做得十分熟练。

    涂完之后,他再次抱住了她,这一次,动作很像是在撒娇。

    “早点休息,这周末再做。”他贴在她耳边说着。

    廖璇点了点头,“嗯。”

    “我走了。”这一次,周瑾宴终于跟她道别了。

    廖璇把周瑾宴送到了门口,等他离开之后,才回到卧室躺了下来。

    廖璇平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断放映着刚才的画面。

    她竟然……心动了?

    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廖璇猛然清醒了过来。

    她抬起手来揉了揉眉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不能这样沉沦,这段关系本身就是见不得人的。

    有些事情,一辈子疯一次就够了,

    她现在的年龄,实在赌不起第二次。

    她人生中唯一一次豪赌已经输了,一败涂地。

    她不想再铤而走险。

    **

    接下来两天,周瑾宴没再来过,余振南也没回家,廖璇一直在医院忙碌。

    忙了两天,总算是可以喘口气了。

    周五晚上下班的时候,廖璇在外面随便吃了一顿饭才回家。

    回到家里之后,她就去洗澡了。

    她刚洗完澡出来,就听到了敲门声。

    廖璇的眼皮突突地跳了几下。

    她迈步走到了门前,从猫眼里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周瑾宴。

    廖璇替他开了门儿。

    门打开之后,周瑾宴并没有进来,而是拉着她往外走。

    廖璇这会儿刚洗完澡,身上穿着睡衣,里头内衣都没穿,怎么能和他出门儿?

    “你等下,我换个衣服。”

    “不用。”周瑾宴说,“你拿着钥匙就好。”

    他这么一提醒,廖璇马上从门口的鞋柜上拿起了钥匙。

    见廖璇拿起钥匙,周瑾宴便直接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拖了出来。

    “你疯了!”廖璇说,“我先换个衣服,我这样没办法出去。”

    “不出去。”

    周瑾宴拉着廖璇走到了对面的门口,抬起手来输入密码。

    廖璇见他就这么开了对面的门,当下就怔住了。

    “你……”

    “忘了告诉你,我把这套房子租下来了,一年。”周瑾宴说得无比淡定。

    廖璇:“……”

    她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很惊讶吗?”周瑾宴笑了笑,漫不经心地开口:“这样方便我们偷晴。”

    廖璇:“……”

    她真的,很无奈。

    周瑾宴总是可以把这些见不得人的话冠冕堂皇地说出口。

    饶是她这种心里强大的人,都受不了他说出来的这种荤话。

    周瑾宴将廖璇压在了门板上,刚刚扯下她睡衣的肩带,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了电梯声。

    这边的楼型是两梯两户,现在回来的,只有可能是住在对面的人……

    廖璇的神经立马紧绷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余振南接电话的声音。

    “嗯,是的,那你帮忙安排一下,一会儿我跟我老婆说一声,让她直接和你联系。”余振南应该是在帮她联系心外科的那个同学,“好,改天一起吃个饭。”

    廖璇这才恍然想起来,余振南好像说过今天晚上会回来。

    想到这里,廖璇有些慌乱,开始动手推周瑾宴。

    “你快放开,我得回去了。”

    周瑾宴怎么肯放?他直接扯下了她的睡裙,将她翻了个身压在了门板上。

    然后,毫无征兆地闯入。

    廖璇浑身发抖。

    “刺激吗?”他贴在她耳边,“你反应很大,其实是很享受的吧?”

    “周瑾宴,你快别闹了,赶紧放我回去,你再这样会被发现的……”

    廖璇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自己的丈夫就在对面,一墙之隔,她却跟别的男人做这种事情。

    【→_→艾玛,今天回看了前面,发现周律师在正文真的没存在感。。】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