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大师兄的属性设定搞错了章节目录 第346章 那些遥远家乡的消息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346章 那些遥远家乡的消息

小说:我家大师兄的属性设定搞错了 作者:柘月
第345章 那些擦肩而过的人们←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平丘城,宋就寻了家客栈落脚,平日里除了逛逛城中名胜,再无别的事情可做的状态。随着槐黄国棋坛盛事的日子越来越近,聚集而来的“江湖人”渐渐多了起来,宋就怕事,也就开始待在屋子里,不怎么出门了。

    当然,没过一旬,他也会离开房间,去往专门出售“山水邸报”的有司购买最近的山上消息。目前而言除了些风闻趣事,倒也没有多少真正有意思的东西。

    是夜,宋就破天荒客栈,于灯红酒绿处匆匆穿过,而后在某座小摊上打了壶酒,转而进入更加深沉的夜色,小半会儿后,他的身影落在城隍阁院墙之上,倚月而坐,影子落在院脚槐树阴影里,提壶慢饮。

    院落尽头的厅堂里,一道鬼魅影子骤然而现,抖了个圈子,身子越发凝实起来,走出门槛时,已经是一位俊俏儒生的打扮。

    那儒生当不是第一回做这等事,轻车熟路的离开,宋就百无聊赖,本也是从某个山水邸报边边角角看到的一个花边逸事,也可以说今夜专为看故事而来,因而收敛气息后,将酒壶往身上一别,尾随而去。

    儒生打扮的青年离开城隍阁,飞檐走壁绕了几圈,最后停留在一处寂静小巷,不时四处张望,许是确认有无人跟随。宋就一拍脑袋,见状有些后悔过来凑这个热闹,如此瞧来,那个所谓的花边,姑且是**不离十的真事。一想到后面可能撞上的画面,顿觉着一阵恶心。

    将要回身离开之际,已经进了某座小院的儒生再次开门出来,行色匆匆。紧跟着门内再有人追了出来,看模样是个懂些手段的山上“神仙”。

    宋就落在一处屋檐下,暂且没有抽身的意思了。竖起耳朵,那边的声音传了过来。

    于是,在一座国都腹地,一场大戏骤然上演。

    随着时间推移,那儒生离去不得,已是面色焦灼,一面与对方周旋,一面想着脱身之法。

    ……

    “何人在此扰乱治安?”

    片刻之后,从远处虚空传来一道声音,打断了争斗不下的两人。

    宋就抬头望去,一道黄紫身影踏空而来,很有仙人风范了。看那一瞬间逸散出来的气息,当是一位金丹修士了。

    宋就再用了些小手段,将自己彻底隐藏起来。

    打来打去总是很不好的,伤到花花草草也是罪过嘛。

    宋就待在平丘城也有些时日了,便也认得这位赶来的黄紫贵人大致的身份,必然是槐黄国那座国师府里的人。

    听闻这一声叱咤,原本缠斗的双方各自推开,城隍阁那位儒生朝这边见了一礼,退开一段距离,黄紫贵人微一颔首,也就打发了去。随后视线落在从门里追出来的老道人身上,语气不善:“何故在此生事?”

    老道人眼色微霁,随后道:“好叫上仙晓得,此处有妖物扰乱人间,贫道既然路过,岂有不理之理?”

    那黄紫道人冷哼一声:“平丘乃槐黄国都,若真有妖物作祟,自有国师府出面镇杀,不劳道友辛苦。”

    老道人啧啧两声:“国师府如果真有心除妖,也不是现在这般光景了!”

    ……

    宋就听着那边说了半天,就是打不起来,不免有些难受。搞了半天就只是耍嘴皮子了?

    宋就觉着无趣,起身离去,不久后,再次出现在那座城隍阁。

    ……

    平丘城的棋坛盛事终于开始,估摸着走到最后一轮会有好长一段时间,宋就看过最初几场后,便也失去了兴致,购置了部分需要的东西后,等到了一艘继续南下的渡船,当下也不再多做停留,登船南下。

    至于那一夜城隍阁的趣事,姑且也真的只是一个花边逸事,泯于市井了。

    渡船上,宋就倒赶巧遇见了那一夜出手的老道人,观他境况,倒也不像吃过亏。

    渡船一路南下,一月后到了一个名为青蚨的小国,按着宋就计划的路线,他将在青蚨国的桃花渡下船,转而乘坐往东而去的渡船,最后达到那座可以通往元洲大泽的扶摇渡。

    桃花渡上,宋就短暂游览了渡口的商铺,进了几件还不错的小玩意,许是路走的远了,他也想着给家里的师弟师妹带些小东西,恰好咫尺物都“腾空”出来。当然也不忘给自己备些东西,进了几套“白云石”材质的阵盘。

    如今细数一下身上的家当,其实已经穷的叮当响了。如果不是上回发了笔很小的财,眼下都么得机会入手这些。那部鬼道功法权且还是值了几个大钱。七绝丹的名头也入了些散碎银子,至少能够支撑他走到那座扶摇渡了。也正是在如此紧迫的前提下,宋就明白自己应当攒钱了,或者在桃花渡就放弃乘坐渡船的打算,直接步行,游历至那座扶摇渡。期间再有些捡破烂的运气,想必也能凑够往元洲去的渡船钱了。

    值此时,他才有些后悔当初竟然将身上的家当都投到了剑阁里面,回去后兰陵生若是没做出个样子,他可就真的要发飙了。

    依旧是在渡口买了些山水邸报,倒也有从元洲那边传来的最新消息。

    惊天消息,并是玄清征伐西海!

    绕是宋就本就是从玄清出来的,也觉着有些冒失了。当看了后面冗长的分析后,他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那位无幽师叔祖,是他当初“拜入”玄清宗时见到的第一人,而且那种敬仰也是发自内心的。如今知道老人已经过世,那种感觉一时半会儿真不知当用什么语言表达。

    再有风伯牙破境失败一事,凡此种种,旧恨新仇,着实也足够玄清征伐山海了。

    再者,龙宫之行,他对山海剑派的感官自然也是差到了极点。

    宋就有理由相信风伯牙的魄力,但更多的还是想要知道他那无耻师傅在这次事件中扮演了什么不光彩的角色!

    远在他乡,却无时不刻不心系家人啊。

    当下很惆怅,很忧郁啊。

    桃花渡,宋就寻了一家酒铺,买了一壶青蚨酒。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