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首富第三卷 富甲天下 224.第二百二十四章 守财犬与守权犬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卷 富甲天下 224.第二百二十四章 守财犬与守权犬

小说:大清首富 作者:阿菩

    镇海楼上,一桌、一椅、一人。

    桌上摆满了广东点心,日挂西山,刘全坐在暮色之中,笑道:“都说北方之景,大而雄浑,南方之景,小而雅致,但这镇海楼的景色,雄浑雅致兼备,的是不凡。”

    吴承鉴摆了摆手,吴七就停了步往后退,他自己走了上去,满脸堆欢,拱手笑着说:“全公,你什么时候来广州的?怎么不预知一声,我好准备准备。”

    刘全笑道:“吃了你几顿好的了,今天我来请客。”他说着往桌上的点心一摆手,但见摆了一桌子的虾饺、凤爪、粉果、烧麦、马蹄糕、皮蛋酥、千层酥、叉烧包、莲蓉包……数之不尽。

    吴承鉴笑道:“那我今天可就有口福了。”

    刘全哈哈一笑:“我这桌点心,不登大雅之堂。倒是听说你们十三行的保商,曾在这镇海楼上摆了一场镇海夜宴,盛况空前啊,可惜啊,秃子我没赶上。”

    吴承鉴笑道:“全公如果有这个雅兴,我现在就传话,再开一次镇海夜宴,以飨全公!”

    刘全哈哈大笑:“有心了,有心了。不过我是个劳碌命,太豪奢的盛宴,可不敢享用,免得折了福分。能在镇海楼上,吃点享誉天下的广东点心,独享这凭山观海的美景,秃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镇海楼位于广州越秀山上,在明清两代,这里背靠越秀,远眺及海,所以才叫镇海楼,但随着后世海岸线的推移,百年之后的镇海楼已经深处内陆,是望不到海的了。

    吴承鉴便笑着在他对面桌站了,提起泥炉上烧开了的白云山泉水,为彼此泡了两杯茶——吃广东点心,宜用茶送而非酒。

    刘全捏了一个凤爪,就着茶咀嚼着,竟不甚讲究风度。在这一刻,他不像一个能主人生死的大人物了,举止像回了一个粗俗的下人。

    吴承鉴见他与往日不大一样,心里便有了预备,然而想想既已下定决心,便放开了。

    他的这点神情的微妙变化,刘全瞥见了,微笑道:“昊官真是好风度,今时今日见到了我,竟也不慌不忙。”

    吴承鉴道:“全公是我的忘年交,与忘年交吃顿点心,有什么好慌乱的。”

    刘全冷淡地笑了一下:“交情是交情,公务是公务。镇海夜宴那晚,十三行的新旧保商,似乎没到齐,是缺了一家吧。”

    吴承鉴默然。

    当然缺了一家——蔡士文没来!那天晚上他在家里吞鸦片自杀了。

    “保商好啊,得天独厚,富甲天下。”刘全说着,似不经意地轻轻冷笑:“然而得天独厚这个‘天’字,不是老天爷的天啊,乃是天子的天——独得了天子的眷顾,才能做这门丰厚的生意。不过自古富贵险中求,有财就得有险,天家交代的事情如果没办好,在别的行当那只是赔本,在十三行这边,那就不只是赔钱,而是要赔命!”

    “这等觉悟,我等十三行保商,在拿到执照的那当口,其实就都已经了然于胸了。”吴承鉴道:“幸好,天家交代的事情,吴家都尽力包办,至今也算没什么错漏。”

    “真的么?”刘全道:“那皇上恩赐给你侄子的官爵,你怎么就给辞了,这是嫌弃天家所赐不厚吗?”

    这当口,吴承鉴不会去问自己几天前才发给吏部、估计还没到北京的辞表,刘全怎么就会知道。

    他只是继续陪笑道:“太上皇与圣天子恩重如山,吴家上下感恩戴德,只是我那侄子还未成年,又不读书,一无功勋、二无学问,只靠着家兄在世时的一点微薄功劳就骤居高位,这与朝廷体例不合,吴家如果接了这官位,恐怕要惹物议。我们吴家被人骂了打什么紧,但这事如果稍微沾点薄诽到太上皇、皇上处,那我们吴家满门,可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刘全喝道:“太上皇和皇上的天恩,谁敢腹诽!还是你觉得二位主子爷的安排错了?”

    吴承鉴道:“太上皇和皇上的安排,怎么会错。吴某代侄辞官,是怕吏部管事的人出了什么差错。”

    说吏部管事的人错了,暗中自然是指向和珅,刘全何等灵敏的人,一听就怒喝道:“吴承鉴!你说什么!”

    他这声断喝,若放在一两年前,吴承鉴承受不起。

    然而此刻吴承鉴却已经想通了,因此淡然回应道:“太上皇不会有错,皇上也不会有错。如果事情出了差错,自然是底下办事的人或阳奉阴违,或不能体贴圣意,这个道理,难道不对吗?”

    大道理自然都是对的,谁也不能挑大道理的毛病……

    刘全盯着吴承鉴,将那个被他啃得只剩下骨头的鸡爪,往盘子里一丢,冷冷哼了一声:“好啊,好啊,昊官,你这是打算跟我摊牌了么?”

    吴承鉴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侄子得官的事情,广州这边自然是有人无事生非,但吏部管事的人顺水推舟,还把事情做得这么快……全公,不是我吴承鉴要摊牌,是有人逼着我摊牌。”

    刘全笑了:“没人逼你摊牌,只是让你把自己该有的忠心拿出来。只是没想到啊,真到了这该表态的时候,有些人的忠心就没有了。”

    “忠心?”吴承鉴道:“全公指的……是忠于国家的忠心、忠于太上皇和皇上的忠心,还是……忠于和珅和大人的忠心啊?”

    “有区别吗!”

    “当然有!”吴承鉴道:“忠君爱国,臣子本分。但臣子对臣子,便没有什么所谓的忠心,纵然有上下级的关系,但大家都是替国家办事,替主上办差——这个道理,就算说到紫禁城下,吴承鉴也是这句话。”

    既然吴承鉴悍然代侄辞官,刘全虽然今天到来,已经料到了吴承鉴要摊牌,然而见他摊牌摊得这么毫无心碍,还是有些预料不到,他盯着吴承鉴,吴承鉴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两人对视许久,刘全才笑道:“姓吴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吴承鉴道:“这些话,全公不是等了好久了么?”

    “忠君爱国……”刘全指着吴承鉴骂道:“你个商贾屁民,忠君爱国四个字,轮得到你来说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以为自己是朱珪吗?你吴家在广州自以为是豪门,可在四九城的贵人眼中,也就是一窝子狗,一窝子替万岁爷看银库的狗。守财犬一条而已,和中堂要碾死你,就是碾死一只蚂蚁。”

    吴承鉴面对蔡巧珠的时候,一被激就心神不稳,这时被刘全指着鼻子骂了也不生气,他也不回应刘全的话,只是说:“当初吉山被我气得暴跳如雷的时候,全公出来收场。那气度,真叫一个妥当!”

    他夸了一句,随即转了口风:“当时我还以为全公虽是个仆役,却真是个人物。今天看来,你们这些家奴,全都一样!吉山也罢,广兴也罢,还有你刘全也罢,不过是还没到那份上罢了,真到了自己掌控不了局面的时候,气急败坏都是难免的。真有修养随身的人,就算天崩地裂身将死,也能神色不变心不乱,可见有些人的修养,不是真修养,都不过是权位堆出来的威风罢了。”

    刘全脸色一沉。

    吴承鉴又道:“对和中堂来说,我们吴家的确不算什么。他在九重天上动动小指头,我们家就闹得鸡飞狗跳、裂在旦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不然怎么说宰相位高权重呢。不过说弄死我吴承鉴,就像弄死一只蚂蚁,却也说得过了。”

    刘全冷笑道:“广州神仙地,山高皇帝远,狗在这里呆久了,都真以为自己是个人了,都不知道皇恩浩荡四个字这么写了。”

    “我吴承鉴不是狗,虽然也算不上个人物,因我无权无位,在和中堂眼里,自然是贱命一条。”吴承鉴道:“可是我手里有钱啊,还不是十两百两、千两万两的小钱,而是如山如海的银子啊!”

    “在这大清朝……”刘全笑了起来:“你认为光有钱,就能保住你的命?”

    “保一辈子,当然不可能,但保一时却还是可以的。”吴承鉴道:“因为这钱还不是我的钱,这钱是皇上的钱。在这些钱没有安稳圈住之前,我这条命,暂时死不了。”

    刘全哈哈冷笑道:“所以这就是你向和中堂摊牌的底气?”

    “这当然不是,”吴承鉴道:“我摊牌的底气,比这个大多了。”

    刘全冷笑道:“哦?愿闻其详。”

    吴承鉴道:“刚才全公骂我,说只是太上皇和皇上的守财犬,其实和中堂跟我又何尝两样?他也不过是一条狗罢了,区别只在于,我守的是钱,而他守的是权。守的是钱也罢,是权也罢,不管守得多好,总有一天,上面都要收回去的。”

    刘全脸色微变:“吴承鉴!你胡说什么!”

    “我说错了么?如今和中堂手里还有权,当然能代太上皇和皇上,把我的钱收回去。”吴承鉴忽然压低了声音:“可眼看着……和中堂守着的权,大概也要收回去了吧。就不知道,我跟他,到底谁会被收得更快。”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