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小保安章节目录 第333章 盗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333章 盗墓

小说:花都小保安 作者:微风
第332章 异地←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334章 成人刊物

    (二合一章节)

    梅向月犹豫了一下说道:“问题是蒋碧云既然把这件事交给了我,我总要回去给她一个交代吧,实际上她倒也没有让我调查什么,只是让我搞清楚当年替她接生的有哪些人。”

    戴家郎说道:“搞清楚这件事并不难,三十年前的二道河人民医院肯定是个小医院,一个小医院的妇产科能有几个医生和护士?无非就是这么几个人。

    所以,你只要搞到这么一份名单并且弄清楚这几个人目前的状况就可以向蒋碧云交差了,倒也没必要到处找人打听,如果那个护士长脑子还管用的话,她就能吧这件事说清楚。

    不过,我觉得与其去找这些接生婆,还不如暗地里找找蒋碧云那个被换走的孩子更有意义,如果你能帮她找到这个孩子的话,你马上就会成为她的心腹之人。”

    梅向月怔怔地楞了一会儿,说道:“找孩子?那岂不是更难?”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当然不容易,但你想想,周玉冰的出生年月日是确定的,三十年前二道河医院的妇产科一天能有几个孩子出生?恐怕十个都没有,你只要追踪这些孩子的去向,早晚能找到。”

    梅向月迟疑道:“可医院压根就没有保存这些孩子出生的记录,连姓名都没有,怎么能追踪到那些出生的孩子?”

    戴家郎问道:“那周玉冰的出生证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不是当年在二道河医院开的吗?”

    梅向月疑惑道:“出生证虽然是在二道河医院开的,但那时在孩子生下来好几个之后开的,虽然蒋碧云还保存着这张出生证,但医院这边的存根早就找不见了。”

    戴家郎摆摆手说道:“不妨,所有孩子出生之后都会办理出生证,而出生证的用处就是为了上户口,二道河公安局的档案应该还是比较齐全。

    你先把当年上户口的新生儿找出来,然后根据出生年月日进行筛选,追踪那些跟周玉冰出生日期相近的男孩就行了。

    因为追踪女孩没有意义,如果当年蒋碧云生下的是一个女孩的话,那倒是有可能真是抱错了,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我们也就没必要瞎操心了。”

    梅向月疑惑道:“问题是这种查找可不是一下就能完成的,我找什么借口去公安局查户籍呢?如果没有一个由头,人家也不会配合啊。”

    戴家郎笑道:“这还不容易吗?”

    说完,瞥了一眼梅向月光溜溜的肩膀,明白女人此刻在被窝里是真空的,忍不住就有点上火,奸笑道:“你要想让我教你的话,那就帮我吧衣服脱了,否则我才懒得管闲事呢。”

    梅向月晕着脸没有动,盯着戴家郎说道:“这么说你父亲压根就没有病,你骗了周继尧。”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也不能说骗,我父亲真的病了,并且也住院了,只是做了一个胆囊手术,我回去看看也是应该的,再说,我这次回去也要办点事。”

    “这么说你专门绕道来二道河找我只是为了给我出出主意了?”梅向月一脸不信地说道。

    戴家郎犹豫道:“我担心你不明事由急着寻找当年那些医生和护士,如果不小心谨慎的话有可能会惹出什么祸事。

    二道河这个地方太复杂,稍不小心就会得罪什么人,如果当年某个医生或者护士跟黑帮分子有牵连的话,你这么没头没脑的调查甚至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危险,所以,我必须赶过来把话跟你说清楚。”

    “那你的意思我明天不要去见那个护士长?”梅向月迟疑道。

    戴家郎想了一下说道:“既然已经约好的话,还是要去一趟,不过,必须找个由头。”

    梅向月嗔道:“怎么?难道我还会打着周继尧的名字来办这件事?实际上我今天去医院就是冒充了报社的记者,谎称要在母亲节办理一档感恩节目。

    目的是帮着一些成功的企业家寻找当年帮助他们的子女接生的医生和护士,并且希望能给他们带来意外的惊喜。”

    戴家郎笑道:“我知道你不会这么蠢,这样吧,明天我陪你一起去,我就不信一个护士长能记住三十年前的一个产妇和新生儿的名字,如果她记得,那她当年很可能就是参与者之一,否则不可能会印象如此深刻。”

    “这么说你晚上要在二道河住下了?”梅向月高兴道。

    戴家郎故作勉强道:“既然要帮你,那就帮到底吧,对了,蚂蚁也跟着我来了,晚上我们两个要出去办点事,要晚点回来。”

    梅向月斜睨这戴家郎说道:“怎么?该不会在这里待了几天连相好都有了吧?”

    戴家郎骂道:“你这婆娘现在怎么变得怨妇似的,既然你这么好奇,那我也不瞒你,我晚上要跟蚂蚁去上坟,你想去的话也可以。”

    梅向月惊讶道:“又不是清明冬至,上什么坟?”

    戴家郎犹豫道:“这是我在看守所的时候答应一个人的承诺,他应该永远出不来了,我也就是替他尽一份心意。”

    梅向月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你倒是有求必应啊。”

    戴家郎见梅向月迟迟不愿意主动服务,只好自己动手脱了衣服,然后厚着脸皮挤进了被单里,谄笑道:“我当然有求必应了,既然都准备好了,咱们就赶紧睡一下,晚上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吃饭。”

    梅向月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然后就让戴家郎上了身,不过,嘴里哼哼唧唧地抱怨道:“我还以为这件事挺简单呢,没想到背后这么复杂,周继尧的家简直乱套了。”

    晚上戴家郎和蚂蚁果然带着梅向月去了二道河有名的美食一条街吃了晚饭,然后把梅向月送到宾馆,两个人就鬼鬼祟祟地开车离开了。

    梅向月还以为戴家郎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回来呢,可没想到在床上一直等到快十二点钟了还不见人回来,心里就恨恨的,压根就不信戴家郎去上什么坟,哪有深更半夜还待在坟地里的,难道是被鬼迷住了?

    就在梅向月听着窗户外面沙沙的雨声迷迷糊糊就要睡过去的时候,忽然被一阵门铃声惊醒,急忙爬起来凑到猫眼一看,原来是戴家郎回来了。

    “哎呀,你这是从哪里来啊,怎么像个泥猴似的?”梅向月刚打开房门戴家郎就迅速挤了进来,只见他身上只有一件背心,浑身都湿透了,裤腿和鞋子上全是泥巴,外套却包裹着什么东西。

    戴家郎把外套包裹着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甩掉鞋子和衣服钻进了卫生间,一边小声说道:“我先洗洗,你看看我在王奎老子的坟头挖到什么东西了?”

    梅向月一听,顿时吓了一跳,急忙钻进了卫生间,颤声道:“你,你说什么?你把人家的坟头给挖了?”

    戴家郎一边洗着身上的泥土,一边兴奋道:“不是从坟里面挖出来的,而是从坟头前面一颗树底下玩出来的,没想到还真被我猜准了。

    我就说嘛,那小子怎么会为了几句无聊的话让我跑一趟云埔呢,我一猜就知道他是要给外面的人传达什么信息,害我琢磨了好几天才解开这个哑谜。”

    梅向月被戴家郎几句莫名其妙的话搞糊涂了,嗔道:“哎呀,究竟怎么回事,我都听糊涂了,怎么?难道你那个狱友在他父亲的坟头埋藏了什么东西?”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戴家郎笑道。

    梅向月狐疑地瞥了戴家郎一眼,然后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有点惊惧地走到床头柜跟前,伸手慢慢揭开了外套,只见里面包着一个铁皮箱子,箱子上面还挂着一把小锁,显然,戴家郎还没有来得及打开。

    “哎呀,锁着呢,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梅向月大声道。

    戴家郎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面出来,走过来坐在床边,好像并不急着打开箱子,而是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吸了几口,这才说道:“什么东西能让一个即将入土的人惦记呢?肯定不会是普通的玩意。”

    “难道是钱?”梅向月猜测道:“戴家郎摇摇头,说道:“这么小的箱子,就算把钱塞满充其量也不会超过十万块,王奎的家里并不穷,他老娘这次光是拆迁费就有七八十万,他有必要把十万块钱埋在他父亲的坟前吗?”

    “你怎么知道他在坟前藏了东西?”梅向月狐疑道。

    戴家郎喷出一口眼说道:“实际上,一开始他只是恳求我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去见见他老娘,毕竟,他们母子可能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王奎究竟犯了什么罪?”梅向月插嘴道。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他不愿意说,我也没有问,肯定不是小案子,应该手里有人命,否则他自己也不会预感到死期将至。

    不过,我觉得有必要跟纪文澜见个面,看看他究竟犯了什么案子,反正他还有一个同案在逃。”

    “那你怎么会想到他在坟地里藏了什么东西呢?”梅向月一脸不解道。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这家伙鬼的很,一边郑重其事地委托我给他母亲传话,一边却把最重要的信息隐藏在漫不经心的闲聊之中,要不是我多个心眼的话,几乎就帮他义务劳动了。”

    “他想让你给什么人传达信息?”梅向月问道。

    戴家郎犹豫了一下说道:“他先是痛心疾首地让我告诉他母亲自己的悔意,还说什么下辈子继续当她的儿子之类的,表现的就像是孝子一样,当然,也许他真是孝子,那些话也是法子内心。

    不过,当时我觉得挺无聊,既然都要死了,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用呢?如果真的孝顺母亲的话,也不会蹲大牢了。”

    梅向月不耐烦地掐了戴家郎一把,嗔道:“哎呀,真啰嗦,这跟坟地有什么关系?”

    戴家郎笑道:“你是不是急着想看看铁箱子里究竟藏着什么东西?其实我也挺想知道,不过,反正也睡不着,咱们就自己吊一下自己的胃口吧。”

    梅向月瞪了戴家郎一眼,掀开被单爬上床去,戴家郎急忙扯掉浴巾也跟了过去,伸手把梅向月搂进怀里,一边上下其手,一边说道:“后来,王奎就跟我闲聊,问我在南召市有没有朋友,然后就好心给我介绍他一个有钱朋友,让我出去之后可以找他。

    我还特意问过他,有没有什么话让我带给他的朋友,他先是说没有,后来又说他不能再去给自己父亲上坟了,让他的朋友看在昔日朋友的面子上抽时间去坟上少点纸钱。

    其实这些话也没有什么令人可疑的地方,就像让我去见他母亲一样,还是想表达一点孝心。

    可他最后好像忽然才想起来似的,让我告诉他的朋友,说是他进来之前在他老子的坟头种了两颗柏树,不知道是不是活了,如果死了的话就重新种上两颗。”

    梅向月插嘴道:“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信息。”

    戴家郎白了梅向月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现在东西就摆在你的面前,你当然马上就明白了王奎的诡计所在,当时我可想不透其中的奥秘,只是在琢磨了几天之后,总觉得王奎好像是话中有话。

    不过,说实话,即便是晚上我和蚂蚁偷偷去坟地的时候,心里也没有底,可没想到还真被我猜中了。”

    “你应该还没有去见过王奎介绍你的那个朋友吧?”梅向月问道。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当然没有,我必须先验证自己的猜测,如果我稀里糊涂把王奎的话传给他的话,这个铁箱子就不会在我手里了。”

    “王奎这个朋友有可能就是他的同案。”梅向月说道。

    戴家郎迟疑了一下,摇摇头说道:“应该不会,王奎不可能冒险让我去见他的同案,实际上我想见到他这个朋友也必须通过一家川味餐厅的老板,我估摸着那个名叫东哥的人说不定是道上的一个头目。

    也许等我弄清楚铁箱子里装着什么东西之后就可以交给纪文澜他们去办了,反正这件事应该跟我们的卧底任务没什么关系,只是搂草打兔子罢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