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落十里:厉先生的万千宠爱章节目录 第98章 谢谢你,我的爱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98章 谢谢你,我的爱人

小说:鲸落十里:厉先生的万千宠爱 作者:百谷蓁蓁

    两个人被分别安排在了不一样的病房

    鲸落当时没有什么事,但是手上先前就有烫伤的伤口。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现在伤口有一点点发炎。

    是医生给她做了一系列的处理还有叮嘱。并且告诉她并发症还有可能会发烧恶心干呕等,鲸落点头,承诺自己会注意。医生这才放心,然后去治疗别的病人。

    趁医生还有护士不在,鲸落从房间里面走出去。

    她不知道厉君和此时在哪个病房,也许在自己隔壁。

    隔壁也只有一个房间了,想到这里,鲸落悄悄推门进入。

    也许是时间关系,这个时候的病房,并没有别的什么人探望。

    鲸落进来便有些后悔——直到看到病床上面无血色虚弱的男人,那种后悔的情绪才终于渐渐烟消云散。而是滋生出来一种难以言喻又丝丝入扣的心疼。

    对他,她还是会心疼。

    就在不久前,他愿意用一切换取她的平安。

    在宋绎做出疯狂的举动的时候,他几乎是条件反射,想都来不及想,只身挡在了她面前,替她挡下那一刀。

    一个人,要有多爱另一个人,才能连自己的安危都不管不顾?

    “厉君和……”

    她的视线慢慢停留在他菲薄而苍白的嘴唇上。

    那张凌厉的嘴唇平时沉默寡言,一开口就是可以向好几万人发号施令的存在,如今是那么的虚弱。

    也就是这张嘴唇,曾经,亲吻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曾经,他们是最亲密的人。

    鲸落几乎是被魔怔住,身体不受控制。慢慢地,慢慢地,俯下身去——

    在那张嘴唇上,留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那是只有女人才会有的动作。

    附身的时候别在耳后的头发受地吸引力影响向下滑落,带着发梢的香气,头发像丝绸一样落在了厉君和的面庞上。

    男人长而浓密的睫毛一阵颤动。

    下一秒,直接睁开了眼睛。

    鲸落只觉得眼皮上被扫了一下,很快睁眼,看到厉君和那双深邃的双眼此时此刻正平静无声地观看着她。

    她吓得赶紧起身离开他的唇。

    “你在干什么?”

    刚刚昏迷醒来,他的声音还有些沙哑。

    厉君和是因为失血过多昏迷的,现在止住了血,又及时进行了补充,伤口缝合以后只要好好疗养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我东西掉了,正在捡。”苏鲸落随便扯了一个谎。

    “什么东西?”

    “耳环。”

    “哦。”

    他没有追问,即便明明知道刚才她在做的动作是一个吻。

    这种察觉登时又让鲸落原本重新跳动的心再一次沉了下去。

    他都不问的吗?

    她到底是在吻他,还是在找耳环。她到底还是爱他,还是不爱他。她到底是放下,还是没放下……

    还是说,这些答案,他根本不在乎?

    “我、我先走了。”

    她没有忘记宋绎说的那些话。

    心里有些乱,隐隐有些希望奇迹会发生——他是爱她的。

    可是他只是平静的起来喝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关心的话语。

    让她觉得,这一次的感觉,再次只是错觉。

    失望过太多次了,就会变成一种习惯。

    “站住。”

    苏鲸落刚刚站起来厉君和就从后面把她叫住。

    “去哪?”

    “医生叫我换药。”

    “你已经换过了,”

    厉君和说着,“呆着。”

    这个男人真的有一种魔力,那就是无论他说什么,都会让你忍不住对他言听计从。

    鲸落抿着嘴唇,终究还是没走。

    “厉君和。”

    “说。”

    “宋绎她……”

    “我已经叫她爷爷把她逮回美国了,以后绝不会骚扰你。”

    呃。

    其实,她想问的不是这个。

    她是想说,宋绎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可是如今这么一问确实显得太做作了。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她低下头。

    “嗯?”

    他的“嗯”从喉骨低音里缓缓发出,呆着询问的语调,尾音上扬,因此显得格外撩人。

    鲸落被他这么一问的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没什么。”

    果然。

    以他的智商,她的表情,她想问的东西,他不可能猜不到。

    唯一一种可能那就只能是,他不想猜到。

    他在不懂装懂。

    想到这里,鲸落心里又一阵拥堵。

    苏鲸落站在阳光里,伤口上包着厚重纱布,但是整个人依然高挑美丽。

    她的长相一直是他最喜欢的那种,或许不是最美艳,论艳丽,没有人比得过万攸攸。但是苏鲸落的特点是清冷、疏离、气质。她很有特色,站在人群中,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亭亭玉立的女人开口:“不管怎样,谢谢你,为我做这些。”

    他本来在喝水,优雅骨节分明白皙的大手拿着透明玻璃杯。

    因为这双手过于好看,连他手中的杯子也跟着变得好看起来。

    他的动作没有一瞬一秒的停滞,但是那如午夜深沉海子一样深不见底又高深莫测如墨一样的瞳眸,却狠狠地沉了一沉。

    “嗯。”

    声音很冷。

    鲸落心中的难受又扩散了几分。

    “厉君和。”

    他用命救她,这份恩情,也许早就超越了爱不爱。

    她觉得自己开始有点看开了。两年婚姻与十五年陪伴,也许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早就不是爱不爱。

    只是生命中再也没有这样一个人,不能一起走下去,固然可惜。

    但是……

    不悔遇见。

    “虽然我们已经分开了,但是我会一直记得,你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人。”

    “以后,希望我们彼此都真的幸福吧。我也不会故意回避你了。我会试着努力……和你做朋友,上下级,之类的……社会关系。”

    说完,她觉得自己仿佛如释重负,丢掉了包袱,浑身上下当然就会轻松。

    可是一阵阵轻松过后,她又开始感觉到心里面好像空空的。

    或许,这就是放下吧。

    把一块生长在心脏上十五年的东西挖出来,又怎么可能不痛、不空?

    有同样感觉的不只是她。

    他此时此刻脸色铁青。

    这样一番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还不如她对他回避、冷漠、冷眼以对。

    这种体面和释然才是他最不想在她身上看到的,厉君和顿时心中无端一阵恼火与恼怒。

    “你刚才不是说要走么,走吧。”

    若是在他面前一直说这些话,那么她还不如不要出现。

    鲸落却感受到他的不耐烦,明白自己被驱逐。忍住内心的委屈,点了点头,从病房里离开。

    ……

    医院,走廊。

    从房间离开,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是这么的难受。

    眼泪仿佛随时都要夺眶而出,鼻尖一阵阵发酸,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异样,只想赶紧回到房间里面休息。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中年妇女身影一下子挡住她的去路。

    “站住!”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