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之爱:总裁宠妻上瘾章节目录 第217章 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217章 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

小说:咫尺之爱:总裁宠妻上瘾 作者:九里墨
第216章 有关系的人才可以吃醋←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白苏被傅沥行扣住手腕,男人指腹上的温度很温暖,贴在她脉搏的位置上,正好能感受到她脉搏上快速起伏的频率。

    还是个小姑娘,什么情绪都藏不住。

    其实白苏从开始喜欢傅沥行到现在,从来就没想过要藏住自己的心思,从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

    白苏忽然有些迷茫,这是她喜欢傅沥行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迷茫。

    将来这个词,因为不确定性,令她惶惶不安。

    不安来自傅沥行的身体,也来自傅沥行对她的态度。

    他说有关系的人才可以吃醋,她吃什么醋?

    她哦了一声,眼圈不受控制的红了两寸,心尖一颤一颤的,震得她胸口微疼,抬眸迎上他深邃平静的目光。

    她只是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瞪大的双眼越来越红,傅沥行看着那双眼睛,无动于衷。

    终于,她深吸一口气,”可是我喜欢你,又有什么错?我有说过要你回应我的感情吗?你凭什么,连我的一厢情愿也要掐断,傅沥行,过分的是你!”

    过分的是你!

    傅沥行皱眉,嘴角抿起来的弧度渐渐泛着苍白的寒意,他侧身而立,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这场雪不大,风卷过来的雪花零零落落。

    窗外有一棵不知名的树,树干修长,叶子掉光了,黑漆漆的枝桠像巨兽的利爪,抓着傅沥行的心脏,他似乎有些不适,眉头越皱越深,脸色也越来越不好。

    半晌他才幽幽开口道:“既然知道,那就别再喜欢我了,我一个将死之人,对你有什么用?”

    他似乎怕白苏听不清听不懂,刻意将将死之人四个字咬得极重,震得白苏心尖猛地一疼,心脏就像被人摘了去,空荡荡的,又疼又酸。

    她的身子发抖,听见身侧传来男人的咳嗽声,与他之前的咳嗽不太一样!

    猛地一回头,傅沥行胸前白色的羊绒衫上沾了几滴鲜血,那是从他的嘴角滴落的,滴落到胸前的衣服上。

    那血迹滴在白色羊绒衫上,像雪地飘落的红梅,刺得白苏双眼发痛发胀,

    “傅沥行!”

    她尖叫一声,接住傅沥行摇摇欲坠的身子。

    易山和锦瑟在听见白苏的尖叫声立马破门而入。

    锦瑟看到下巴搁在白苏肩头有昏迷迹象的傅沥行时,脸色一白,只是一瞬她就急忙将白苏拉开,而易山则是将傅沥行扶上床,并按下床头的警铃,医生很快就上来。

    沙发和床只有隔了三米不到的距离,白苏被锦瑟按在沙发上,不断搓着她冰凉的双手,手心里都是汗。

    两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床那边的动静。

    医生和易山之间的配合程度太过完美,这一切,令白苏的头皮一阵阵的发紧。

    一定是过去时常发生的,他们才这样有条不紊。

    白苏两眼发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愣是不掉一滴,锦瑟看着她这副模样,觉得心疼于心不忍,搓着她冰凉的手,说:“不怪你。”

    白苏只是摇头,执意认定:“是我惹他生气的。”

    锦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安慰她:“他不是生气,白苏,他不是生气。”

    锦瑟记得那次是傅沥行昏迷后被送来美国刚醒来的时候,他意识有些不清楚,看见病床边的人开口喊的是苏苏,她不敢被他认错,连忙纠正他:“傅少,我是锦瑟。”

    “我知道,”男人意识并不模糊,他语气淡淡的慢慢的说道:“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不用睁眼就知道是不是她。”

    锦瑟哽咽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伺候在床边,倒了一杯温开水,将病床摇上来,傅沥行接过水杯只喝了几口便放下,水晃着天花板吸顶灯散发出来的清冷光线,照得他的那张脸格外苍白。

    锦瑟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斟酌了一会儿,开口问他:“傅少,为什么要这样对白苏?”

    傅沥行看着窗外,那时候已经是深秋了,窗外树上的叶子都快掉光了,只零星飘着几片,愈显萧条。

    在他身边做事的人,一向知晓谨言慎行,尤其是在他面前,更不敢随意谈论他的私事,锦瑟有些懊悔,可话已经问出口,她再收回来已是不能。

    没想到傅沥行没有发怒,而是淡淡的说:“我和她注定如此,她还这么年轻。”

    一段不被亲人所认定的感情,注定走得艰难,以白父的性子,若她执意,只会闹得父女决裂的地步。

    他其实可以再自私一点。

    “可这真的是您的选择吗?”

    “是与不是也没那么重要了,到时候真的走了,也了无牵挂。”

    可是,真的会了无牵挂吗,即使是昏迷醒来,嘴边叫的还是苏苏的名字。

    锦瑟回过神来,刚刚白苏说了什么她也没仔细听,偏过头看她问道:“你刚刚问我什么?”

    白苏低声喃喃的问她:“锦瑟,他是不是已经安排好让我离开了?”

    “明天一早。”锦瑟如实回答她。

    明天一早,果然是他的风格。

    白苏静默了一会儿,抬眸看着床上昏迷的男人,如鲠在喉,半晌才开口:“好。”

    第二天,天刚亮,锦瑟就去敲白苏的房门,当看到坐在飘窗抱着膝盖望着窗外的人时,锦瑟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其实也预料到了,她一定是一夜未眠。

    锦瑟走进去,站在飘窗边上,手里拿着一套崭新的衣服。

    临走之前,白苏路过傅沥行的房间,头也不回的对锦瑟说:“我进去,说一句话就走。”

    傅沥行并没有下令不允许白苏去看他,所以锦瑟并没有阻拦。

    傅沥行并不喜欢消毒药水的气味,可此时的房间里还是有一股淡淡的味道,他在这里时间长了,身体总是不好,消毒药水的气味在所难免。

    白苏走进去的时候,正好他是醒着的,眉目如墨,淡淡的看着她。

    “我回去了。”她声音嘶哑。

    两只眼睛红得不像话,眼睑下一片影沉沉的青黑,想来是一夜未眠,又哭了一夜,眼睛都是肿的。

    傅沥行将视线移开,一夜飞雪,雪势不大,但也薄薄的积了一层雪,没有阳光,冰雪难以消融。

    他的眼底仿佛印照着外面皑皑的白雪,透着冰冷的寒意,“如果你再给我乱来,你和我,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

    白苏缩在袖子里的手指一颤,瞳孔缩了一下,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其实,如果他不再想见她,也没有什么区别。

    白苏是被专机送回国的,由易山亲自陪同。

    飞机上,白苏靠着窗户,看外面的云层翻涌,易山坐在离她几个座位的距离,静静的看了一眼她的侧脸。

    不知道在西雅图那栋别墅的房间里的时候,白苏面对傅沥行是不是也是这样,泪流满面,她浑身发抖,蜷缩着。

    易山亲自将白苏送回到白家。

    这一切都是傅沥行叮嘱的。

    白父在得知白苏失踪后,突然血压升高被送进了医院,好在只是血压升高,并没有出现其他问题,但白苏一天没有消息,他就一天不得安生。

    直到听到美国那边传来的消息,他才放了心,早早在家里等着白苏回来。

    看见女儿,他也不忍心苛责,只是抱着她颤抖的身子,听着她的呜咽声,他的心都要碎了,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背心,“傻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易山临走之前,被白父叫住了,“傅先生他……还好吗?”

    对白父,易山其实并不想表现的多恭敬,如果不是傅沥行对他以礼相待,以易山的性子,白父明里暗里的嫌弃傅先生身体不好,他早早翻脸不认人。

    可他终究是不敢的,只是声音冷淡道:“好与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呢,白先生,告辞。”

    说完之后,他便走了。

    12月25日,西雅图。

    别墅里的佣人不少,但能上傅沥行住的这一层的除了锦瑟就只有易山和医生,以及会不时过来探望的姜璐。

    所以昨晚白苏住过的那间房间一整天都没有人整理过。

    傅沥行吃了药睡下之后,锦瑟这才走进那间房间去收拾。

    其实也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东西,白苏一夜未眠,床上还是和昨天一样整齐,什么东西都没动过,除却被子上放着的那个陌生的锦盒。

    锦瑟愣了一下,早上进来的时候还没有看到这个盒子。

    那应该是白苏临走之前放下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