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第一卷 290.第二九零章 反复的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卷 290.第二九零章 反复的局

小说: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 作者:萧绾

    不一会儿,奉命去带人的两个太监回来了,他们抬着一个看上去已经咽气的人,放到殿中。

    皇后一改之前的镇定,娥眉紧蹙,“怎么回事?”

    太监答:“回娘娘,奴才们去的时候,钱太医已经自尽。”

    王贵妃扬唇:“皇后娘娘,一个死人,怕是不能助娘娘栽赃臣妾和云翊了吧?”

    谢云祈的眉宇近乎拧作一团,他认得这个人,太医院院判,姓钱。他父皇的病一向是由这个钱太医诊治。

    “这是什么?”安王看见钱太医的斜襟处有白色纸边,他俯身将之取出来,发现是一封信。

    安王看了看信上的字,面露惶色。他正想将信收起来,可是他身边还站着几个王公,有人顿时抢走他手里的信,同大家一起过目。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大惊失色。

    有人拿着信指向皇后和谢云祈,愤然质问:“皇后,太子,这你们如何解释?!”

    皇后不明所以,一把拽过那信亲自看了看。

    谢云祈就站在皇后身边,抬眼就能看清信上的字。这是钱太医留下的绝笔信,供称其之所以毒害他父皇,是受了他母后的要挟,

    “不,是有人想陷害本宫和太子!”皇后怔怔地摇头,对王公们道,“诸位王爷别被贵妃母子所蒙蔽,毒害陛下的是他们,钱太医也定是被他们母子所害,他们为了栽赃,就伪造了这封绝笔信。”

    王贵妃没有接话,让宦官去拿了钱太医平日给庆明帝开的药方子,当着众人的面将药方子和绝笔信的字迹一比对,立马驳回了什么伪造一说。

    皇后手中拿的正是钱太医亲笔所写的信,这使得皇后更为惊愕。

    如此反复的局,皇后当局者迷已然理不清。华盈寒默然看着,不难想到这个钱太医对王贵妃当是死心塌地,他假装转投皇后,是在助王贵妃也来一出将计就计的戏码,给皇后致命的一击。

    王贵妃扫视着皇后和谢云祈,“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她转过身,敛裙向几位王公跪下,“太子弑君弑父,天理不容,还请几位王爷能主持公道!”

    谢云祈垂在身侧的双手攥得紧紧的,攥手背都冒起了青筋。

    一个王公问道:“太子,你可还有话说?”

    谢云祈没有理会那人,只看着安王,神色凝重:“王叔,你说,我怎么可能害父皇!”

    安王满面愁容,他回头看下几个兄弟,正想替太子辩驳两句,有人就对他说:“这个时候还是少说为妙,以免引火上身。”

    安王指了指谢云祈人,仍固执地开口:“今夜的事当真没有别的隐情?云祈可是太子,他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小时候是任性了些,可他是个孝顺孩子,怎可能会做出弑父这等十恶不赦的事!”

    王贵妃冷着脸道:“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安王殿下还想替太子辩驳,难道此事……”

    谢云祈忙插话:“好了王叔,你别说了。”如今谁替他们母子说话都免不了会沾上嫌疑,他和他母后都已是自身难保,不能再连累谢云璘一家子。

    皇后转过身,缓缓抬起手摸了摸谢云祈的脸,一向坚毅的她,眼泪忽然含了泪,“祈儿,母后对不起你,是母后错信了不该信的人。”

    “母后你先别急。”谢云祈尽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如今闹是闹不出个结果,他得拿证据说话,遂向几位王公拱手,“诸位王叔可否给我三日时间,让我查查此事,父皇死得不明不白,我得揪出真凶才能让父皇瞑目!”

    谢云翊道:“二哥,你怎么还惺惺作态,如今证据确凿,你休想抵赖!”

    王贵妃的眸色一凛,站起来就下令:“来人,将皇后和太子拿下,带出去让大臣们看看,看看他们是多么的胆大包天!”

    禁卫一下子冲了进来。

    安王即道:“慢着!”

    安王原本想要阻止,可是没有人理会他,这些禁卫似乎只听王氏的话。

    除了冲进来的几个,门外还围了不少。皇后扫视着禁卫们,心下便清楚了,原来王氏除了收买太医和宦官之外,似乎还让这些禁卫另认了主子。

    皇后冷笑了几声,指着王贵妃,笑容霎时消散,“王氏,你这个贱人!”

    在场的王公一见这些手持利剑的禁卫,今夜的风会往哪边吹,他们心中也有了数。庆明帝的死再是有什么疑点,他们也不敢多言,唯恐会被迫下去陪他们那位皇兄。

    皇后睨着那些朝他们母子靠近的侍卫,冷道:“王氏,你有什么恨冲本宫来,别动本宫的祈儿!”

    王贵妃讥诮:“你们母子狼狈为奸害死陛下,罪该万死,还有什么脸面求本宫开恩?”

    局势已定,王贵妃再也不用装模作样,她大大方方地走大殿门口,脸上没了之前的悲怆,有的全是骄傲和得意。

    “把皇后和太子带出来!”王贵妃下完命令,抬步跨出大殿,站在丹壁上俯瞰下面的群臣。

    殿中的禁卫们开始慢慢地朝中间围拢。为防吃亏,几个王公自觉地跟着王贵妃走出了大殿。

    皇后在那些禁卫沾碰他们母子之前,牵着谢云祈的手,同谢云祈挺着腰板走向外面。

    “母后……”谢云祈看着他娘,眼中全是愤懑和不甘心。

    皇后凝眸叹道:“祈儿,母后真不该让你生在皇家,你是个好孩子,母后不该来让你来历经这些险恶。”

    “儿臣不怕。”谢云祈沉沉地道,“倘若早知会有这场波澜,我就该让盈寒带九儿走……”

    他忽然打起精神来,盯着那个背影喊道:“谢云翊!”

    谢云翊闻声回头看了看,成王败寇,他现在很乐意听听谢云祈这个寇贼还能说些什么。

    他笑着折回谢云祈身边,客气地说:“不知皇兄还有什么遗言?”

    “你要的不就是皇位吗?我让给你,但你别伤害我的家人!”

    “二哥,你犯的可是弑君的重罪,你身边的人也自有律法处置,我可不想开这个恩。”谢云翊背着手说得淡然。

    “你!”谢云祈咬牙切齿,“倘若你今日杀不了我,来日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二哥省省吧,你还有这个机会?”谢云翊微微倾身,靠近了谢云祈低声道,“实话告诉你,为防夜长梦多,母妃压根儿就不打算让你活着走出这个大殿。”

    谢云翊的目光下移,如今谢云祈和外面仅隔着一道门槛。

    谢云祈和皇后的后面还有三个禁卫,其中一人正在拔剑,动作缓慢,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谢云翊瞧见了,嘴角浮出一缕笑意,“二哥,咱们来世再见吧。”

    谢云翊的话音一落,谢云祈察觉到后背有阵微风扫过,然后就有什么东西溅到了他的脖子上。他抬手摸了摸,拿到眼前一看,竟然是血!

    “哐”一声轻响,有人的剑落了地。

    谢云祈惊然回头,正好看见他身后的禁卫倒在了地上,其脖间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身边还摆着把剑。看样子这个禁卫刚才正打算要杀他……

    谢云祈怔了怔,还没缓过神,其他两个禁卫一起拔了剑朝那个杀禁卫的人刺去。

    皓白的身影转身就是一剑刺进了禁卫的胸膛,再是一剑逼退了朝她冲过来的另一个人。

    她的身手之敏捷,手起剑落,不过转瞬,地上就躺了三个尸首。

    她抓着他的衣衫将他往后面一拽,飞快地同他交换了位置,然后她手里的短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架到了谢云翊的脖子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