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第一卷 349.第三四九章 一样的喜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卷 349.第三四九章 一样的喜欢

小说: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 作者:萧绾
348.第三四八章 不败之地←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入夜,华盈寒随姜屿回到王府,见李君酌在府门外迎接,才想起来姜屿今日出奇地没有带上李君酌随行。

    姜屿送华盈寒回了住处,看过小九之后才离去,踏着夜色回寝殿,走得很慢。

    月华淡如烟水,李君酌跟在姜屿身后。主上的性子急,如果没什么心事不会将步子放得这样慢。

    如今能让主上忧心忡忡的应当只有寒姑娘母女,他斗胆问道:“主上,那只猫是被人给掐死后丢进池塘的,此事主上告诉寒姑娘了吗?”

    姜屿摇了下头,言:“本王应该给她个确切的真相,而不是没头没尾的线索。”他道,“她视小九如命,若是知道了此事,免不了又会过度揣测,自己吓自己。”

    “主上以为,此事会是上官姑娘所为?”

    “盈盈有些话说得太过武断,有些话却说得对,抛开阿婧会不会这么做,若真是阿婧所为,以她的谨慎和缜密,不会让人一下子就猜到是她,更不会留下死猫这等明显的证据。”

    “可是寒姑娘从前在府里就颇受大家的尊敬,如今除了和上官姑娘有些过节之外,奴才想不到还会有谁会借此报复寒姑娘。”

    “此人的动机是不是报复盈盈还有待细查,过节这点不一定说得通,说不定此人正是知道我们会往恩怨上猜,才将计就计,把罪责推给阿婧,让盈盈误以为是阿婧所为。”

    “寒姑娘之所以认为是上官姑娘所为,除了是因为和上官姑娘有过节之外,还因为上官姑娘曾在池边提醒过寒姑娘,让寒姑娘照看好小九。”李君酌边想边说,“主上请恕奴才多嘴,这句话很容让人误会,奴才若是寒姑娘,也会认为上官姑娘和小九姑娘落水脱不了干系。”

    姜屿眉宇轻锁,慢慢地回忆起那日在璃秋苑发生的事,他母后说有奴才指证小九曾推过上官婧,还指证盈盈和上官婧在池边闹过矛盾……

    他当即止步不前,侧眼吩咐:“李君酌。”

    “奴才在。”

    “去璃秋苑问问,当日母后传召过的奴才都有谁,抓起来,严加拷问。”

    李君酌忽然就明白了他主上的用意,犹如如山重水复,柳暗花明。上官姑娘说过的话在寒姑娘看来是故意所言,其实也有可能是碰巧,碰巧被附近的人给听见了……

    他们查到猫并非被淹死,而是被人掐死后丢入池塘这条线索已经多日。线索断在了这儿,主上就让他待在府中督促下面彻查此事,可是一直没什么进展,要不是主上终于得了空亲自揣测,他们还不知要被这条线索困多久。

    李君酌欣然拱手:“主上英明。”

    姜屿回望楹花台的方向,他已经走远,看不见那间屋宇,只叮嘱:“拿人的时候务必谨慎,别惊动盈盈。”

    “是。”

    三日后,外面下着大雨,姜屿在书室里翻看军报,三十万大军正在往南疆集结,再过两日,就是他允诺的送秦钦启程的日子。

    越国那些王公谁当这个皇帝,他都无所谓,但要他助秦钦登上皇位,他心里其实不怎么安逸。

    他谁都没选,偏偏选了个和自己有过节的人,为的是能让秦钦从他们夫妇眼前消失,永远不要再回来打扰他们。看在秦钦是他王妃的师兄的份上,助秦钦一臂之力似也不过分。

    姜屿放下军报,正要去端茶盏,李君酌在门外禀道:“主上,秦钦求见。”

    姜屿有过片刻的犹豫,最终决定见见这个被他囚禁了数年,却没见过几面的敌人,启唇:“传。”

    他上一次见秦钦是在地牢里,在她一走了之后,那时他得知了她的身份,就将秦钦抓了起来,想从秦钦那儿问得她的动机和下落。

    今日再见,秦钦着常服的模样和沦为囚犯时的样子相去甚远,谈不上风光,却也是副好皮囊。

    姜屿仅是扫了来人一眼就收回目光翻看奏折,不欲主动理会。

    秦钦丝毫不介意姜屿的冷脸相待,走到正中就站定拱手,“谢殿下肯助我一臂之力,倘若我能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定与贵国结永世之好。”

    “用不着谢本王,本王这么做是为了博王妃高兴。”

    秦钦唇边浮出了笑意,客气言:“我来这儿除了想向殿下道谢之外,还想嘱托殿下两句。”

    姜屿原本看着奏折,听见秦钦说的“嘱托”二字才抬眼瞧向秦钦。

    不等姜屿开口,秦钦就言:“寒儿她虽贵为将门千金,但从小就被送进了军营,和我们一起习武学兵法,我们受的罚,她都受过;我们没受过的苦,她也受了不少,我曾经当着大将军的面发过誓,要照顾她一世,让她远离战火,无忧无虑,可是她最终选择了你。”

    秦钦的唇角的笑变得有些清苦,接着说,“缘分不能强求,希望殿下能代我照顾她,别再让她吃苦受委屈,请把她当个需要人保护的姑娘,而不是能替贵国征战的武将。”

    “你多虑了,盈盈在大祁是王妃,不是将军。”

    秦钦点了点头,又言:“寒儿她性子直,无关大局的时候喜欢直来直去;若要顾全大局,她情愿委屈自己也不会让身边的人为难,所以请殿下多包容她的小性子,也多为她考虑,她是个很懂事的姑娘,会为你们妥协,可这不是太皇太后能逼她一再忍让的理由,也不是殿下你能不顾她的感受,阻止她杀仇人的理由。”

    姜屿淡淡道:“本王知道该怎么照顾她,无需你费心。”

    秦钦沉眼想了一阵,好似没别的话可说,说来说去都是要对她好,可这偏偏是需要付诸行动的事,光说没什么用。

    “那便请殿下记住,我与殿下你一样喜欢她,如若殿下不能好好珍惜寒儿,就请将她还给我。”秦钦的神色变得严肃,仅这一句话他说得万分郑重。

    姜屿也一改之前淡漠,摇了头,正色道:“她从前不属于任何人,如今只属于本王,她的过去、将来都与你无关,何来归还一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