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好生活第一卷 378.第三百七十八章 提前办婚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卷 378.第三百七十八章 提前办婚事

小说:七零年代好生活 作者:糖兜

    她虽然看不上唐菊,但好歹也算是自己养大的,加上到了结婚年龄,她还指着她嫁人拿彩礼呢,现在倒好,名声坏了,来家里提亲的人都少了好多。

    这咋能让自己不急?

    “她……说大姐是个破鞋,还说是个早死的命?”

    唐翘表情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谁说不是呢!可真是气死我了,这几天我搬着凳子去她家门口骂了好几天,要是因为她这胡言乱语让人相信了,坏了咱家名声,还把你大好姻缘给破坏了,我非要扯了那娘们的皮不可!”

    怪不得,怪不得大姐没在镇子上,怪不得她回来,这人也没露面,看来多少是被流言蜚语给影响了。

    “娘,你确定,这话是她说的?”

    唐翘语气有点凝重。

    “是啊!”张来弟肯定不已,“不过你别把她话放心上,她前几天不是还说要恢复高考这种乱七八糟的话?没人相信的。”

    “啪!”

    唐翘一下子碰倒了手边的水碗。

    张来弟惊呼着上前看她咋了。

    别人或许以为她这话是胡言乱语,鬼话连篇,但唐翘却不能不正视这个人,因为她的话是真的,高考真的是要恢复了,她一个乡下婆娘,又是个疯疯癫癫这么多年的婆子,不可能有渠道,从别处得来这个消息。

    那唯一可以说得通的,就是……

    她是真的未来来的,真的知道某些事情。

    还有大姐是个短命的,这话就不是那么有水分的。

    可是为啥好端端的只抓着大姐来造谣?说她是破鞋,是坏人,会搞得人家破人亡,把灾星称号安到她头上,这倒不像提醒什么,倒是……

    跟她有不共戴天的仇。

    “你在想啥呢?”

    她想的认真,被耳边突如其来的嗓门打断,抬头见到的就是她娘那张控诉的脸,似乎是在责备她没把自己话放心上。

    “没,没想啥。”怎么可能没想啥呢,但我怎么跟你说呢,说你要有外孙了?

    算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点说早轻松。

    把铁蛋放下,示意大嫂把人带走后,深吸口气,扯了扯张来弟的袖子。

    “娘,我有话对你说。”

    “嗯,说!”

    我怀孕了几个字在嘴边盘旋却怎么也说不出,怕看到她失望表情,又怕她大发雷霆,气坏了自己。

    摸着包里还有未来婆婆给她的钱,赶紧献宝似得递给了她,果然,见到钱的张来弟,喜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健步走来把钱抢过,眉飞色舞道,“哎呦,我闺女这是啥本事啊,这才半个月功夫就又挣钱了,这钱是咋来的?是不是你又卖了剧本了?”

    跟她说着话,手上动作却没丝毫停顿。

    一心二用这也是唐翘最佩服的一点。

    唐翘没回答她,她又在自言自语,“我跟你说,这次要是排练出新的话剧,你可得给娘弄几张票,我先前就跟那些婆娘说了那是你写的,偏他们又不信……”

    她还在数钱,也在絮叨个不停,审时度势,觉得这时候就是大好时机,该说了!

    “娘,我怀孕了”

    “啥?”

    “我怀孕了!”

    “咚!”

    身后传出碗的碎裂声,她吓的打了个哆嗦,这咋后面有动静了?往后扭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唐菊大惊失色的脸。

    屋里动静这么大,张来弟怎么可能没察觉?她余光的瞥到先前还在数钱的女人,此时也停下了动作。

    咋办咋办,应付一个都困难,现在竟然出现了俩,这一刻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

    她娘会是啥表情?

    暴跳如雷还是痛心疾首?

    她要怎么说怎么做才能把这个坎迈过去?撒娇还是撒泼?

    时间像是被人拉长了一般,一分一秒,都十分难熬,一时之间,天底下好像只有她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声,再无其它。

    足足安静了一分钟多,还没动静。

    唐翘实在是受不住这份寂寥,咬着牙抬起头,豁出去了。

    可是……

    没有想象中的暴怒,痛心疾首,倒是她脸上出现十分复杂的表情。

    错愕惊讶复杂种种交叉在一起出现在她那张消瘦干巴的脸上,格外具有喜感。

    “娘?”唐翘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儿。

    也亏得这声叫,把人魂儿给唤回来了,张来弟把钱揣在兜里,竟然抱住了自己。

    唐翘虽然看不到她此时表情,但能感受到这人身子微微颤抖,糟了,这是把人气哭了?心底不安越发浓烈。

    “娘,你别这样。”

    虽然不是她亲娘,又是个极品,但她对自个的疼爱跟在乎丝毫不作假,也正是因为这个,唐翘才会对她产生愧疚的心思,是她不争气,但可别因为这个把她身子气坏了,这就得不偿失了。

    张来弟拉开俩人距离,面上哪里有难过的表情,拍了下她肩膀,语气里带有几分赞许,“干的不错!”

    “哎?”羞愧不安的表情顿时戛然而止,唐翘缓缓的眨巴了下眼珠子,啥意思,她这是没会错意吧?

    没有想象中的责备辱骂,竟然换来了一句……称赞?

    “娘知道你是个有心眼的,姜局长家那是啥条件啊,不拿个孩子拴着,这咋能成功,现在这一千块是男方家的聘礼?他们知道不知道你怀上的事了?要知道的话,这点钱就不行了。”

    跟不上她的思路,唐翘几乎是下意识道,“不,不是,说只是让我买点好吃的养身子的,没说是聘礼。”

    “我也说呢,姜家不可能这么小气,他们说啥时候办事了没?娘也该给你置办起来了。”

    “说,说了,说是出院了就来赔罪,还说商量日子。”

    “那就行,哎呀,你有身子了别站着了,快回屋休息去吧。”

    说完,她自己风风火火往院子去了。

    最大的难关攻克了,剩下的就好办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