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章节目录 729 许家大少,深不可测的男人(3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729 许家大少,深不可测的男人(3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岭南许家

    气氛略显沉闷的时候,有个男人提着行李箱进来,“大少爷,您的东西还是放在以前的客房里?”

    “嗯。”男人点头。

    京寒川挑眉,带着行李?

    这是准备常住。

    许鸢飞也有些诧异,“哥,你要住下来?”

    “有问题?”

    “不是,你设计院那边不是很忙?”

    “在电脑上就能工作,二叔担心你和许尧,让我过来照看点。”男人说得理所当然。

    京寒川无奈吸了口气。

    这许爷不是担心许鸢飞和许尧吧,毕竟许尧独自一人,在家也住了这么久,许家还有这么多人在,哪有照顾不周的道理,就是来防着他的。

    自己有这么让他不放心?

    “寒川,这是我哥——许舜钦。”许鸢飞也猜到了自己父亲的意图,硬着头皮给京寒川介绍。

    “您好。”京寒川淡定伸手,脸上自然看不出任何神色。

    “嗯。”

    两个男人,简单握手,互相试探着,却都读不出彼此的情绪。

    “哥,还没吃饭吧,快过来,今天晚饭是寒川做的,你来得太巧了。”许鸢飞活络气氛。

    三人落座后,京寒川才解释了一下。

    “鸢飞过敏了,所以菜色做得比较清淡,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挺好。”

    许舜钦不是个挑剔的人,他自己只能简单做几个菜,看到京寒川做了一桌子菜,品相俱佳,也就不吝夸奖。

    这点让京寒川有些诧异,本以为会是个敌意很大的人,没想到性子也爽直。

    不过接下来的话题,就有些尴尬了……

    许舜钦显然像个大家长,聊天内容也是:

    “你和鸢飞在一起多久了?”

    “四个多月。”

    “你目前做什么?”

    京寒川:“……”

    许舜钦抬眸看了他一眼,“没工作?”

    “做一些投资,赚得还可以。”

    “能自给自足就可以,你为你们将来打算过吗?”

    京寒川没在许爷身上体会到见家长,被人盘问的感觉,没想到在他身上体验到了。

    “有些打算,不过还得征求鸢飞和你们的意思。”不过他也是个心思通透的人,说话自然也不会让许舜钦挑出半点错处。

    ……

    两人一来一回,暗中衡量着对方。

    京家人寻思着,能和自家六爷这般过招的,也就是三爷和傅家大少了,这许家的大少爷,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许老有二子,但是他后来把许家交给许爷的时候,也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毕竟有长子,却把掌权人移交给了小儿子,而长子一家被流放到金陵,远在千里之外,据说长子一家心底是有诸多怨言的。

    有传闻说,除却中秋过年,极少回京,与许爷一家,关系也一般。

    虽然远离京城,却在金陵扎了根,也算一方名人,不过与京城毕竟千里之遥,京寒川以前也并未关注过许家,还是之前调查,粗略翻看了许家的脉细关系。

    许家长房也有一子,就是许舜钦,算是许家的嫡孙,在金陵设计院工作,年有三十,尚未结婚。

    京寒川诧异的是,他与许鸢飞关系明显不错。

    而且许爷能让他过来,他也愿意奔赴京城,看得出来,许家人私底下关系还是不错的,只怕外界传闻的那些,杜撰成分居多。

    京寒川不算是个健谈的人,但他想讨人欢心,总是有法子的。

    所以一顿饭交流下来,许舜钦对他印象还可以。

    用餐结束,三人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吃了点水果。

    许舜钦声线极淡的说了句,“时间不早了。”

    这就是明显要京寒川滚蛋了。

    “嗯,是不早了。”京寒川也不是没自知之明的人,立刻起身。

    可是许鸢飞还没开口,许舜钦已经起身,“我送你。”

    许鸢飞咬了咬唇,“哥,我送他吧。”

    “外面柳絮很多,你的脸刚好一点,别出去了,我送他就行。”许舜钦理由也是找的非常好,让她无法反驳。

    许鸢飞抿了抿嘴,“那我和他说两句成吗?”

    “说吧。”

    许舜钦双手抱臂,就这么盯着两个人。

    太尴尬了!

    最后许鸢飞咬了咬牙,“你到家给我打电话吧。”

    自家大哥盯着,就是半点体己亲热的话都说不出口啊,简直要命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前后脚离开。

    待许舜钦回来,已经是十多分钟以后的事了。

    “哥,你和他说什么了?”许鸢飞紧张得询问。

    “想知道?”

    “嗯!”她用力点头。

    许舜钦嘴角压着点笑,他笑起来时,有些懒洋洋的,竟然半边还有个不深不浅的梨涡,“不想告诉你。”

    许鸢飞急得咬牙,偏又拿他没办法。

    “我托朋友从国外给你带了治过敏的特效药,你待会儿在耳后进行皮试,没有过敏反应,就试试看,据说效果不错。”

    “谢谢哥。”许鸢飞还是笑着道谢了,“那我上楼休息了。”

    她无非是想着,回房后和京寒川打电话而已。

    许舜钦点头说了句,“以后在家还是要注意点,想亲热的话,回房间。”

    许鸢飞脸臊得通红,飞快地钻回了屋子。

    许尧得知许舜钦过来,加班结束,飞快地回来,还订了点烧烤外卖,和自己大哥喝到了夜里。

    **

    京寒川回去之后,特意找人查了许舜钦。

    除却姓名性别年龄,喜好却一无所知,因为他对外,从不喜形于色,就连喜欢吃什么,或者用餐会选择什么,都无从得知。

    整个人像是用铁皮箍起的铁桶,密不透风般。

    京寒川想到,傅沉的姐姐——傅妧,嫁入沈家,他们家祖居金陵,可能会知道一些情况,特意打电话给傅沉,想让他帮忙调查一下。

    “许家长房的?”傅沉此时还未归国。

    “对。”

    “既然有接触,人如何?”

    “看不透。”

    “是敌是友?”

    “不知。”

    许舜钦对他是有敌意的,不过吃饭的时候,对他厨艺却不吝夸奖,这样的人,最难攻克。

    “那你觉得他对许小姐影响力大吗?或者在许家的影响力。”

    “很大。”京寒川抿了抿嘴,“与许家众人关系都不错,而且深得许爷信任。”

    傅沉手指摩挲着手中的佛珠,隔了半晌笑着说了句:

    “京寒川,你完了,这才是许家最难啃的硬骨头。”

    许爷对他的情绪外露,但他好茶,总有方法能接近,许舜钦这种看不透的,那才最难搞。

    “你在调侃我?”京寒川挑眉。

    “我让我姐夫帮你查一下,有消息就告诉你。”

    ……

    傅沉收到许舜钦的资料是在第二天。

    这个男人的个人简介以及生平履历,简直可以用精彩来形容,个子高,智商高,学历高……

    也没什么特别的喜好,有点无法攻克的感觉。

    他把资料发给京寒川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话:“幸亏我的小舅子还小,不懂事。”

    **

    京寒川这边想着,到底该如何与许舜钦相处,毕竟人到京城了,他不可能半点都不表现。

    想从许尧那里问一些情况。

    这个二货只说了句:“我哥人很好,做你自己就行。”

    “你哥没和你提过我?”

    “提什么?”

    “我觉得你哥可能不太喜欢我。”

    许尧扑哧一笑,直接补了一句,“你本来也不是个讨喜的人啊!”

    京寒川第一次被许尧给怼了,许家小爷乐呵了一整天,终于怼到京寒川了,真特么爽啊!

    多年的仇,一朝雪耻。

    许舜钦看得出来京寒川想和自己示好,只是他面上并没表现出任何举动,任由他做各种事,不过京寒川不知道的是……

    这位大舅子,是个非常分明的人,与他见面第一天晚上,与许爷通电话:

    【很照顾鸢飞,做事细心周到,人不错,关于人品其他,有待考察。】

    评价极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