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爱:盛宠二婚娇妻章节目录 第47章 想走?门儿都没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47章 想走?门儿都没有!

小说:缠爱:盛宠二婚娇妻 作者:木雕

    贾盛铭瞪着一双桃花眼,惊疑的目光在裴景琛和喻意之间来回游弋。

    “到底是不是初恋?”

    “是。”

    “不是。”

    旋即,贾盛铭唇角邪魅的勾起,“有意思!”

    喻意和裴景琛四目相对,各自揣着各自的心思。

    裴景琛冷眸半眯,紧紧地凝着喻意,眼神似是在说,“蠢女人,不该讲的话就别乱讲!”

    喻意暗暗咬着牙,与他针尖对麦芒,眼神似是在说,“我哪里蠢?再者说,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初恋好不?”

    贾盛铭翘起了二郎腿,踢着脚尖,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景琛我是了解的,这小子对女人一向很反感的……”

    他略带着谑笑意味的目光落在喻意的脸上,“只有你是他的意外。话说,喻小姐的初恋又是谁呢?您方不方便透露一下,嗯?”

    裴景琛落在喻意腰上的手不动声色地掐了一下,疼得喻意浑身一僵,倒抽一口冷气。

    他是在警告她不要在贾盛铭面前说太多私人的事情,可他掐疼她了,这恰恰激起了她的反骨。

    喻意缓缓地吁了一口气,对贾盛铭说,“这有什么方便或是不方便的?初恋而已。有位名人说过,初恋的都不懂爱情。”

    贾盛铭冲裴景琛挑了下眉梢,“景琛,喻小姐可比你大方多了。”

    他完全无视裴景琛黑沉恐怖的臭脸,又把注意力投向喻意,饶有兴致地,“那讲一讲?”

    喻意信口直说,“我初恋,就是我的前夫。”

    话音一落,裴景琛就露出一副“彻底没救了”的表情,抬手捏了捏鼻梁,感到无语。

    至于贾盛铭则完全是一副被人猛然偷袭了似的表情,惊讶,错愕,揪心到难以名状……

    他只是想借机打击一下裴景琛,但没曾想竟刨出个这么惊人的消息。

    贾盛铭手动把快掉到地上的下巴推上去,愕然地看着喻意,“你,离过婚?”

    喻意大方承认,“没错。”

    就在几个小时前,她刚刚和韩浩宇办了离婚手续。她觉得这件事即便说出来也没什么好丢人的。毕竟,造成上一段婚姻失败的主要原因又不在她身上。

    贾盛铭吃惊地愣了几秒,突然发出“嗤”的一声轻笑,“看不出来啊,喻小姐的感情经历蛮丰富的。”

    喻意听了,挤了挤眉心,“你什么意思啊?”

    听贾盛铭的语气倒好像是在嘲笑她离过婚。可他凭什么嘲笑她?他的感情经历很单纯?还是穿破鞋的看不起光脚的?

    贾盛铭连忙摆了摆手,换了一副语气说,“您别误会,我可没有嘲讽你或是其他什么意思。我就是觉得您特别厉害,您看您……”他的手在半空很不礼貌地比划了下,“是这副相貌,还有那样的经历,可您居然把裴景琛这家伙迷的五迷三道儿的……”

    “这副相貌”“那样的经历”,从贾盛铭的嘴里说出来,就显得特别不堪。

    他的话就像是毒液,毫不留情地泼在了喻意的身上,蜇得她浑身的皮肉滋啦啦的疼,脸颊就像是被火烧着了似的,热辣无比,恨不得一头扎进脚下的见不得光的地缝里,永不见天日才好。

    “你够了!”一声怒吼从裴景琛的胸臆间震动出来,他“嚯”地站起身,气势逼人,一脚将人带椅子一起踹翻。

    喻意被裴景琛的怒气吓得一愣,脸色瞬间惨白下去。她浑身有些发抖,几乎是本能地死死地拽着裴景琛的一条手臂,嘴里喃喃地劝阻,“别……别……”

    贾盛铭趴在地上四仰八叉的,还啃了一嘴泥,整洁的衣服此时也褶皱肮脏了,模样别提多狼狈了。

    他迅速爬起来,红着眼睛指着裴景琛的鼻子,“你疯了吗?我说什么了你就踹我?”

    裴景琛根本就搭理他这话茬,只冷冷地下着命令,“送客!”

    贾盛铭地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他简直无法相信,裴景琛会为了那样一个女人真跟他动怒甩脸子。

    “疯子。舅舅和舅妈如果泉下有知,一定会被你气得再死一次的。”贾盛铭被气极,有些口不择言。

    裴景琛的脸彻底阴沉下去,双眸之中似有电闪雷鸣,浑身散发的强大凛冽的气场翻滚的滔天巨浪恐怖到无以复加。

    他朝贾盛铭快速走了几步,如同猎豹捕杀猎物一般,狠辣地掐住了贾盛铭的脖子,咬牙切齿地,“你再给我说一遍!”

    贾盛铭被裴景琛强大的力道和气场逼迫地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他喘不上气来,脸都憋红了。

    喻意站在一旁插不上手,只能焦灼万分地大喊,“快来人,出事了!”

    贾盛铭的双手无力地掰着裴景琛那双犹如铁钳一般的手掌,努力吸气,断断续续地说,“裴……景琛,你……放……开,我快……死掉……了。”

    匆匆的脚步声纷至沓来,保安们最终将裴景琛和贾盛铭两人分开。

    贾盛铭捂着火辣辣的疼的脖子猛烈的咳嗽了好一阵,喉咙处的血腥味令他几欲作呕。可他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裴景琛真的会被他往死里掐。

    他喘着粗气,胸口起伏不定,一张扭曲的俊脸表情极其复杂,愤怒有之,恨意有之,不解有之,失望有之……

    “好,好样的,裴景琛你给我记住你今天的所作所为。”

    裴景琛黑眸中的肃杀一闪而逝,用一种冷冽而驱赶的口吻,“滚!”

    贾盛铭怒极歪头冷笑,不甘而决绝的目光从裴景琛写满霸道的脸上抽回,从齿缝把字挤出来,“好!”

    裴景琛坐在椅子里,冷峻的面庞压抑着怒气,对身后的保安们挥了下手,“都下去!”

    喻意见状也跟着一起转身,打算趁机溜走。

    “你留下!”

    忽的,她听裴景琛冷冷地说。

    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但她就是敏感地觉得他是在跟她说话。

    她后脊梁一僵,顿了顿脚步,“还有什么事吗?”

    裴景琛用下巴指了下旁边的椅子,“坐下!”

    喻意微微垂眸,眼睫微眨,挪动了几下脚步,在他身旁坐下。

    两人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沉默了许久。

    最终还是裴景琛率先打破的死寂的氛围,冷不丁地说了句,“我不在乎。”

    “?”喻意无声地疑惑地看向他。

    他侧头看向喻意那张写满怔忪和无知的脸,低骂了一句,“蠢女人!”

    喻意早就对“蠢女人”免疫了,所以不仅丝毫不恼火,反而还面不改色地做出一副求知的态度,“你刚刚说你不在乎什么?”

    他低哼了一声,把视线投向很辽远的天际,钴蓝的天空中飘着几片雪白的云,又两只飞鸟一掠而过,很自在祥和。

    “没什么。”他说。

    喻意“切”了一声,“每次都说别人蠢,还不是因为你总把话只说一半。”

    她默了几秒,怯怯地递了一眼他冷厉的侧脸,“你刚刚干嘛对他发那么大的火?是好兄弟不是吗?”

    裴景琛垂了垂眸,冷淡道,“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不用你管。”

    喻意微微摇头,“你这人总是很霸道,但你以为你的位子比别人高,力气比别人大,就可以随便欺负别人啊?你这就叫做没有涵养知不知道?”

    裴景琛的眉头紧了紧,脸色再次阴沉下来,“蠢女人,有什么资格数落我?”

    “你看,你看,又来了吧……”喻意咋舌摇头,“说了没两句就又要发火。这还不叫没有涵养吗?”

    裴景琛张了张嘴,却感到无话可说,把头扭向一侧暗暗咬牙切齿——蠢女人,他对贾盛铭发那么大的脾气还不都是为了她?现在可倒好,坏人全让他当了,她却当起好人来了。

    他心里窝火又憋屈。

    喻意低下头默了几秒,手指无意识地搅在一起,“裴总……”

    “……”他仍旧火着,不肯搭理她。

    她继续低头自说自话似的说,“我知道你其实是为了我才跟铭少动手,可你不觉得自己管的太宽了吗?”

    “他把我说得再不堪那也是我跟他之间的事,就算要动手,那也该是我跟他动手。”

    她咬了咬下嘴唇,脸上的神色有些许变化——诚恳的,又有些难为情的样子。

    “裴总,虽然您平时对人总是冷冷淡淡又凶巴巴的,但是,我能感觉到您其实心地很善良。比如有些时候,您本可以不帮我的,可您却执意帮了。我心里充满感动和感激,都不知道该怎么回馈您才好。”

    “这种被庇佑的感觉很好,可是,裴总,我希望您以后还是少插手一些我的事情,因为,没有一个女人能抗拒的了像您这样优秀的男人的吸引,我也不例外。”

    她说着说着眼眶都有些红了。

    “我的心里防线甚至比寻常女人更脆弱,更禁不住诱惑,所以不要再管我了,更不要送一些价值昂贵的礼物,不要为我出头跟人打架,我怕将来有一日,我会控制不住我这颗卑微的心。”

    “我这样说您懂吗?”

    “……”

    喻意发现一直都是她在说,而裴景琛对她理都不理。

    “已经走了吗?”

    她疑问地抬起头,却对上一双深邃的幽黑的安静的眸子。

    四目相对,眼观鼻,鼻观心。

    裴景琛动了动薄唇,“继续说。”

    “啊?”喻意脸颊一红,目光变得有些飘忽起来,“呃……”,迟疑,难为情,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您让我走吧!”

    裴景琛幽眸慢慢地眯起,透露出危险的气息,嗓音低沉而喑哑,隐忍着怒气,“所以,你刚才说了那么多迷惑人心的话,其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从我这儿离开,对吗?”

    他差点就以为这女人对他已经有那么一丢丢的动心。

    他差点就着了这个蠢女人的道儿。

    喻意因为被猜中了心思,心虚地脸更红了,“就……就是不想给您添麻烦嘛,所以裴总……”

    不容她把话讲完,裴景琛就起身大步流星地头也不回地离开——蠢女人,想走?门儿都没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