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捉鬼家章节目录 第399章 饕餮暴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399章 饕餮暴走

小说:阴阳捉鬼家 作者:南顾微城

    随后,我跟他又细谈了一会儿,广羽哥也对他表达了深深的歉意。

    “大师兄,这竹屋是谁的啊,好漂亮啊。”我满脸羡慕的打量着这座房间的内景

    “哈哈哈,这竹屋可是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才做成的,你小子还挺有眼光的。”他大笑着赞赏我

    “这房子是大师兄你的啊?”我咧嘴一喜:“大师兄你可真行,把竹房建的真漂亮。”

    “那当然了,大师兄可是万能的,在以前那可是年轻一代的修道天才。”广羽哥也在旁边为他点赞

    “都过去了,现在我只想调查师父那件事,然后在这里等待有缘人。”

    他长叹了一口气,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丝丝不甘心。

    “有缘人?谁啊?”我看着他问道

    “对不起,这件事情我可不能跟你们说。”他笑着对我表达了歉意

    “没事没事。”我尴尬的摆了摆手

    随后,龙羽躺在床上看着书,我和广羽哥两人去到后面的厨房做饭。

    这厨房都不是现代化的,有的只是一个灶,一块锅,加上一点配料。

    再加上我和广羽哥根本就不会做饭,以至于这顿饭吃的很是艰难。

    原本以为大师兄吃饭要我们谁去喂的,就这事我跟广羽哥还吵了大半天。

    没想到他却被子一掀,整个人精神抖擞的走了下来。

    我和广羽哥在一旁都看呆了,嘴巴张大的可以吞下一个鸡蛋了。

    “你没事啊?”广羽哥满脸的诧异

    “我能有什么事啊?难道你们想我有事啊?”他用手指了指我们

    我摆了摆手,赶紧摇头,广羽哥也乖巧的摇了摇头。

    饭后,我们三人搬了三条凳子加上一个竹桌,一起坐在竹桥上聊着天。

    大师兄用他独创的砌茶法,为我们两人各砌了一杯茶。

    “说吧,你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他笑着把茶递到了我们两的面前

    我接过茶,低着头不说话,广羽哥也是紧握着茶杯,不知该怎么开口。

    这次我们是来找龙蛭的,但找到了龙蛭没有活死人是不行的。

    而广羽哥来之前说的要那人当活死人的应该就是大师兄了。

    但看这情况,几乎是不可能了。

    “你们都低着头干什么?我可不认为你们是专程来看我的。”他拿起茶杯,在嘴边泯了一口

    “是这样的,大师兄,念羽她快不行了,我们是来这儿找龙蛭的。”

    当广羽哥说到龙蛭的时候,大师兄的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虽然很短,但还是被我给瞟到了。

    “龙蛭?这里有这种生物吗?我待了这么久,怎么没听说过?”

    他并没有问念羽姐怎么样了,而是对龙蛭的事很是上心。

    “怎么会没有?我们龙虎山的典籍里面就有记载,说就在凫丽山的。”广羽哥急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师弟,别冲动啊,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是个急性子?我说的是我没见过,但并不代表没有啊!”他站起来笑着把广羽哥给按了下去

    “大师兄你就不关心下念羽是怎么个情况?你以前在龙虎山的时候,可是最关心她的?”广羽哥抬起头,狐疑的看着他

    谁知,龙羽只是轻轻一笑:“对了,念羽怎么样了?”

    可想而知,广羽哥刚才的那个气啊,就差把茶杯给摔在地上。

    “她被吸血鬼所伤,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如果没有活死人去救她,可能她撑不了多久了,我们现在就是来找龙蛭,让他告诉我们哪里有活死人的。”

    元一其实撒了一个谎,他心中所想的活死人不就是眼前的这位大师兄吗?

    只是现在情况有变,让大师兄当活死人那是不可能的了。

    “师弟啊!”他又泯了一口茶:“你难道不知道让活死人救人必须要心甘情愿的吗?”

    “这个我知道,但也没其它的办法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广羽哥倔强的在次站了起来

    “我这里到是有个活死人,而且他也会心甘情愿的。”

    他突然的一句话,把我和广羽哥都惊讶到了。

    我还好,表现的很平淡,但广羽哥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道:“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很平淡的笑了笑

    “那你说个屁啊,跟没说似的。”广羽哥丧气的把他的胳膊用力一甩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他会来找我的,我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他使终保持着一张微笑的面孔

    “等?等什么?等念羽死?”广羽哥现在我估计他气的都想打人了

    “我说过的,等那有缘人来,你们就能见到那位活死人的。”他微笑着往自己以空的茶杯里倒满了茶

    “那位有缘人什么时候来,几天?几个月?还是几十年,几百年?”

    广羽哥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双手抱胸,翘着二郎腿,一脸的不爽。

    “都说了,我们要做的就只有等,可能他明天就会来了,做事情别毛毛躁躁的,不然什么事都做不成的。”他像一位师父的口吻教育着我们两个人

    我反正是没啥触动的,但是广羽哥嘴巴都快气歪了。

    随后三人安静的坐在竹桥上,大师兄进屋拿出那根萧,忘情的吹给我们听。

    我对萧反正是一窍不通,既然他要吹,那我就凑合着听,反正吹的还不错,就当是给耳朵的福利吧。

    整段萧他吹了半个多时辰,期间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连口水都没有喝过。

    我听的非常的忘情,双手衬着脸,安静的听着他演奏。

    而广羽哥就不是这样了,整个人背靠在一根竹竿上,口水鼻涕流的到处都是。

    还好的是他的呼噜声没有盖过萧声,不然我准给他一脚,送他去湖泊里洗个澡。

    演奏完毕,他笑着把萧递给了我。

    我接过萧,问道:“给我干什么啊,我又不会吹。”

    他大笑了一声:“能一直听到我吹完还有精力的人你还是第一个,我见于你有缘,就将他送给你,就当是给你的见面礼了。”

    “真的吗?”我惊讶的一喜:“真是谢谢大师兄了。”

    我把萧紧紧握在怀里感受了一下,随后就把他收好放进了背包里面。

    {本章完}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