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捉鬼家章节目录 第945章 血海深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945章 血海深仇

小说:阴阳捉鬼家 作者:南顾微城

    看着他一个个的担架被抬出来,我心猛的一抽,刚踏出两步,又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爸,妈……”

    我也顾不得什么血不血的了,拼命往前冲。

    维持秩序的两个警察想拦住我,可他们的力气拿走我的大,直接就被我放倒了。

    “萧子,冷静啊!”广羽哥在后面大声的安慰着我

    刘队长见我过来,让那些抬着担架的警察都停了下来,放在了地上。

    我慢慢的走过去,蹲下来拉开第一张白布,二叔苍白的脸庞躺在地上,额头带着隐隐的黑气。

    我的心再次一震,拉掉了所有的白步。

    二叔,二婶,我爸,我妈,还有小妹以及保姆张婶。

    全家六个人,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我捏着拳,慢慢的站起来看着刘队长道:“知道是谁干的吗?”

    我们魏家从来都是老老实实的,都没得罪过谁,到底是谁下的杀手?

    今天不管是人还是妖,不管是谁干的,我都不会让他们活下来。

    这他娘不叫杀人,这是灭门。

    杀父之仇就是不共戴天,灭门就是血海深仇。

    刘队长摇了摇头:“情况还不明确,但我觉得会是灵异案件。”

    我点了点头:“你们先去忙吧。”

    理智告诉我,现在还不能耍小性子,我要抓住凶手,用他们的头来祭奠我的全家。

    刘队长招了招手,他们便把尸体抬上了车。

    与此同时,广羽哥他们也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节哀顺变。”

    我看了看房间内,大声道:“我要进去找凶手,我在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了妖气,里面绝对会有蛛丝马迹的。”

    随后,我推开门,慢慢的走了进去。

    屋内狼藉一片,有打斗的痕迹,还有一摊摊的血迹。

    许是亲人间的血缘吧,我看到那几摊血心里就隐隐的刺痛。

    吞天大哥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节哀顺变,这个仇大哥会帮你的。”

    我点了点头:“先找一找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吧。”

    我爸他们的尸体肯定不会埋在这儿的,我要将他们带回老家,埋进我魏家的祖坟之中。

    屋内的东西都被打翻了,要找出痕迹还真的有点难。

    吞天大哥闭上双眼,用力闻了闻,随后道:“这儿不止有血的味道,还有一股狐狸的骚味。”

    广羽哥白了他一眼,指了指胡媚:“你旁边不就是一直狐狸吗?”

    吞天大哥踹了他一脚,严肃道:“可不是胡媚的味道,而是老狐狸身上的味道。”

    一听这话,我顿时想到了一个人,胡三太奶。

    我眯着眼睛,在整个屋子里巡视了一番,最终在窗户上发现了一啜白毛。

    我快步的走过去拿在鼻子前闻了闻,果然不出我所料,就是狐狸毛。

    而且我跟胡三太奶交手过很多次,她身上的那股狐骚味我在清楚不过。

    广羽哥走了过来,接过我手里的毛,闻了一下问道:“确实是狐狸毛,不过知道是谁的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说道:“胡三太奶!”

    吞天大哥也走了过来,估计是听到我们的谈话,并没有让胡媚过来。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萧子,需要我帮你报仇吗?只要你一句话,我把他们在东北的老窝都给端了。”

    我摇了摇头,给拒绝了。

    这是我的仇,怎能让别人来报?

    “麻烦吞天大哥帮我查一查她的位置,仇当然是由我来报。”

    他点了点头,接过广羽哥的狐狸毛,一溜烟就消失在了我们的面前。

    外面突然传来哭喊声,我趴在窗户上看了看,竟然是陈浩南。

    昨天我还在可怜这小子一家死的差不多,今天就轮到我全家死的一个都没有。

    看来双煞之局不仅仅是将棺材给打开就可以pò jiě的,它是要将棺材完全打开在不埋进去啊。

    现在我跟陈浩南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他在外面大哭着,趴在小妹的尸体前,久久不愿离去。

    看着他痛苦的模样,我捏紧拳头,狠狠的锤在了墙上。

    这个仇,我非报不可。

    不管是谁,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管他胡三太奶还是胡三,只要他们是一起的,通通都杀了。

    我魏萧可不是好欺负的人。

    斗不赢我就拿我的家人开刀,狐狸果然是狐狸,阴险!

    广羽哥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在我耳边道:“想开点,阴阳界的事,都充满了危险,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

    我没有理他,眼睛看着远方。

    现在大仇未报,我还不能哭,在多的苦,只能打碎了往肚子里咽。

    我不能让仇人看到我痛苦的模样。

    第二天中午,我就将尸体从派出所给领了回来。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他们也不必查来查去。

    我开了一个简单的追悼会,来的人有很多,大部分都是我以前帮助过的人。

    弄完一切后,尸体火化,我租了一辆车,一个人带着他们的骨灰回了老家。

    下午接近黄昏时刻,车到家,很多还没睡的大叔大婶都围了过来。

    当看到一个个的骨灰和遗像被拿下来时,都是大惊失色,跪在了遗像前。

    村里人都很淳朴,谁家出了事,死了人,都会到遗体或者遗像前磕一个头,表示对亡者的悼念。

    在这期间,我没说话,也没阻止他们,静静的看着他们。

    一会儿的时间,全村的人都跑了过来。

    弄完一切后,村里几个青壮年拿着锄头过来,我们一起上了山。

    他们一直在问我怎么回事,可我不想说话,没有理他们。

    挖坑的时候我是亲自动手,每个坑我都动手挖。

    到最后,五个坑挖好围在了爷爷的坟墓旁。

    我把所有人都一一劝走,自己一个人将他们的骨灰放进去,慢慢的将旁边的土往下面推。

    每推一下,心情就沉重一分。

    心里此时就像放映机,回顾了跟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刻。

    人哪,总是在失去了之后才懂得后悔。

    我真想多陪一陪他们,每天就待在他们的身边,哪儿都不去。

    只是现在只能想一想了。

    子欲养而亲不在,大概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吧。

    {本章完}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