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捉鬼家章节目录 第1107章 任教主的另类性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07章 任教主的另类性格

小说:阴阳捉鬼家 作者:南顾微城

    开山老人端来了一盘烤全羊,还没进来的时候我都闻到了香味。

    任虎大笑的接了过来:“开山爷,这你就不厚道了吧,我想了大半辈子这东西,你都没有给我吃过,现在来了两个生人,你就这么大手笔,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开山老人大笑的将三把刀插在了烤全羊上:“以前你都是一个人来,我弄一只羊给你吃,你吃的完吗?浪费。”

    “就是就是,别扯那么多了,快点吃吧。”

    我拿着刀就上手割,专门挑好地方下刀。

    羊肉送到嘴边,轻轻一嚼,油而不腻,这种味道可真好啊。

    连对食物挑剔的苏青都忍不住大吃了起来。

    开山老人又提着一壶酒,拿出三个碗放在了我们的面前:“喝吧,喝了暖身子。”

    我赶紧摇头:“不喝了,再喝身体就不行了。”

    任虎倒是心大,直接倒了一碗,倒是倒出来的却是白色的液体。

    靠,原来是羊奶,我还以为是酒呢。

    吃着羊肉,喝着羊奶,求旁边活羊的心理面积。

    吃完之后,开山老人给我们铺了三个床铺。

    当然了,三人是睡在一个炕头上。

    我睡中间,苏青和任虎睡在我的旁边。

    至于开山老人,他说他还要巡山,便拿着猎qiāng,提着煤油灯,走了出去。

    屋子里又陷入了黑暗之中,我们三人则在聊着天。

    “任教主,那开山老人是什么来历啊?”我先开了口

    “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他时也是别人介绍的,还交代一定不能得罪他,老头子算卦的本领很强。

    别人进了大兴安岭,还没进入深部就不敢走,他只身一人,走遍整个大兴安岭,结果还平安的活着回来了。

    当时我见到他时,就是这番模样,二十多年过去了,他还是这副模样,一点都没变。”

    听着挺神奇的,看样子又是一个隐士高人。

    渐渐的,三人说着说着,便进入了梦乡。

    当然了,睡着的是我而已,他们怎么样,那我就不得为之了。

    第二天醒来时,整个人呼吸不畅,仿佛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

    待睁眼一看,任虎这犊子压在我的身上,嘴巴朝我凑过来,舌头都伸了出来。

    我赶紧一脚将他踹到了地上。

    妈的,还好醒的早,不然名节不保啊。

    这该死的家伙,竟然对男人感兴趣,太她娘的重口味了。

    任虎懵逼的站起来,指着我就是大骂:“瘪犊子,你找死呢,踹我干什么。”

    我跳到他面前道:“谁让你想亲我的,大清早的对我做这种事,你他娘的可真重口味啊。”

    他拍了拍炕头:“别跟我在这儿扯犊子,我会对你感兴趣?本教主的取向正常。”

    “放屁,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错,滚犊子。”

    妈的,我她娘的眼睛在差也不会看错的。

    “你们吵够了没有?没有的话出去吵,打扰我休息,让你们变成我的同类。”苏青坐起来双手抱胸,平静的看着我们

    我们两人顿时抱在一起,摇了摇头:“不了不了,我们承受不起,你老继续睡。”

    变成僵尸?还是算了吧,走到哪儿都会被别人追杀,我可不想变成过街老鼠。

    苏青继续睡,任虎也回到炕头上继续他的梦。

    我坐在炕头上抽着烟,想着昨天的那杯酒。

    虽然劲很大,但不得不说,真的挺好喝啊。

    我掐灭烟头,开始在屋里翻找。

    那味道真的太美味了,喝了一口就上瘾了。

    然而好东西却不是放在显眼的地方,我找了半天,愣是连酒香都没有闻到。

    正翻箱倒柜一时,开山老人拿着一把开山刀,满身是雪的走了进来。

    我心里一惊,赶紧往后退了好几步。

    找酒喝而已,没必要灭口的吧。

    他慢慢的朝我靠近,我也不断的往后退。

    实在不行我就跑吧。

    他对我们也挺好的,没必要动杀手。

    而且像他这种隐士高人,我能不能打赢还需要打一个问号呢。

    正准备翻窗时,他突然冲过来拉住我咧嘴一笑:“年轻人,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找酒喝嘛,就在你睡的地方下面。

    这点嗅觉都没有,实力有点不行噢。”

    目的被识破,突然有点小尴尬。

    我嘿嘿一笑:“没事,我不喝,随便看看而已,你现在才回来吗?”

    不知怎的,总觉得开山老人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他点了点头:“你去干你的事吧,老头子在给你们烤只羊,最近屯子里黄皮子猖狂。”

    “那可真是麻烦你了。”

    他放下开山刀,换了套衣服,再次走了出去。

    不过对于他刚才的话我倒是有些奇怪。

    黄皮子不是家仙吗?为什么会来偷羊呢?

    看来等会儿还是问一问他的比较我。

    趁着他离去,我赶紧爬上了床。

    虽然嘴上说着不喝,不过我的手还是挺老实的。

    果然如开山老人所说,我睡的地方是一个暗格,里面放着一坛酒,还有几个小碗。

    看坛子的样式就能确定,酒的年份已经很久了。

    我拿出来闻了闻,真香啊。

    就这么一揭开,任虎突然坐了起来,双眼放着金光的看着我:“好啊,你竟然偷酒喝,还不叫我们喝,良心大大的坏。”

    我瞥了瞥嘴:“什么叫偷喝啊,凭他放的东西,不告诉我的话,我能找到得吗?”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快点倒出来喝点,可馋死我了。”

    我不禁白了他一眼:“好歹你也是魔教的教主,能不能矜持一点啊?”

    “教主怎么了?教主就不是人了吗?快点快点。”他着急的用胳膊顶了我一下

    就这样,我们两人一人倒了一杯。

    当然了,喝完之后就放了下去,我可不敢在喝一杯。

    开山老人一会儿就将烤全羊给端了进来,而苏青也准时醒来。

    这女人肯定是装的,刚才还睡的香,闻着味就起来。

    虚伪。

    开山老人这次跟着我们一起吃,期间我也好几次问了胡家的事情,他都是闭口不谈。

    我顶了顶任虎,他也是无奈的摊了摊手。

    见没什么用,我也就闭口不在说话了。

    {本章完}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