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相逢离别时章节目录 第109章 关心则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9章 关心则乱

小说:纵然相逢离别时 作者:千岁老猫
第108章 揣测←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到底怎么回事?”林羽墨眉头紧蹙,心疼的看着他们。

    怎么会突然来了那么多人,将林嘉杰他们打成这样。

    秦朗忍着身上的伤口,对林羽墨说道:“林小姐,今天您走后突然来了一群人,都是生面孔,只有上次那个一直躲在车里的男人在。”

    林羽墨眼神微眯,那个人男人在。

    “应助理,联系陈凡。”

    难道是雇主对陈凡失去信任了,为什么这种事情没有叫陈凡一起。

    “姐,最近你就不要去救助站了。”林嘉杰语重心长的劝说着她。

    这帮人现在来的没有个时间段,也不提前告诉陈凡,如果那天突然来了,林羽墨受伤了该怎么办。

    “这怎么能行,我不能将你们扔在那里。”她听到弟弟的话,有些不高兴。

    救助站是她开的,她怎么能把人扔在那自己做逃兵呢。

    “羽墨,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去了只会添麻烦,他们还要分心保护你。”叶轩宁轻皱眉头,劝说道。

    林羽墨那里都好,就是有些倔强。

    “轩宁,救助站不能没有我,我不在那些受伤的动物该怎么办?”林羽墨始终不愿答应他们,救助站是她开的,她就需要负责到底。

    “有秦冲他们,你不必担心。”叶轩宁赶忙安慰道。

    他有些无奈,林羽墨为什么这么固执,一定要去救助站不可。

    听了他的话,林羽墨沉默的坐在那里。

    许久之后,她才再次开口:“轩宁,事情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吧,我不能总做缩头乌龟。”

    叶轩宁眉头紧蹙,“你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吗?”

    他明白自己劝不住她,现在只能为了她的安全而考虑。

    林羽墨向面前的男人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我已经想好对策了。”

    “那好。”叶轩宁无奈的摇摇头,他对于这个小女人实在是没有办法。

    等到所有人的伤处理好之后,陈凡才姗姗来迟。

    “你们这是怎么了?”陈凡惊讶的看着秦冲他们,只见一个个头上身上都包着纱布。

    林羽墨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你雇主那边派来的人。”

    “这?我怎么不知道,她没有给我打电话啊。”陈凡低头沉思,这件事没有通知他,难道是被发现了?

    “陈凡,我有一个计划,需要你配合。”林羽墨看他的样子,便确定了他不知道这件事。

    “您说。”陈凡赶忙应道。

    他母亲的治疗费用都要靠林羽墨,今天出了什么大的问题,他都不知道,他有些愧疚。

    林羽墨在给陈凡说时,所有人都凑过脑袋来听。

    “林小姐,这个方法能行吗?”陈凡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这个问题听起来可行度很高,但是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

    “羽墨这个方法应该没问题。”叶轩宁听了林羽墨的话,表示赞同。

    几人商量之后,就决定按照林羽墨的计划行事。

    翌日。

    林羽墨一大早就跑到救助站。

    “太太,已经准备好了。”秦朗恭敬的站在她身旁。

    “陈凡刚刚联系我说他今天也会一起来。”林羽墨对众人了这件事。

    雇主还是联系了陈凡,这说明她并没有对陈凡失去信任。

    除过秦朗他们之外,叶轩宁又多派来了几名保镖。

    没过多久,汽车声传来。

    “秦朗,快点把门堵上。”林羽墨命令道。

    收到命令后,秦朗带着保镖们迅速将铁门关紧。

    “关门算什么本事,赶紧把门给老子打开!”陈凡第一个从车上冲下来,用铁棍敲打着门,怒吼道。

    陈凡为了取得雇主的信任,现在必须要努力的冲在最前。

    林羽墨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外,淡道:“秦朗,不用跟他们废话,将门堵好便是。”

    现在这种情况,她要尽可能减少人员受伤的情况,堵住门便是最好的选择。

    门外一行人一直在敲打着门,他们谁都没有发现,秦冲不见了。

    黑衣男人坐在车里,目光紧盯着林羽墨,这个女人是他遇到过最难处理的人。

    “齐小姐,他们不开门。”他淡淡的对电话那头的人开口。

    “这都几天了,我给你们那么多钱,这点小事你们都办不了,我养你们干什么?”只听齐晨莀在电话那边疯狂的怒吼着。

    这帮废物,钱还不如喂狗。

    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保证道:“齐小姐,再给我些时间,我一定将此事办好。”

    这个女人,她不来不知道这林羽墨到底有多难处理。

    电话挂断之后,男人打算亲自出马。

    他刚刚打开车门,突然身后伸出一双手,捂住他的嘴拉到一旁。

    “你是谁?”男人试图回头看清身后人的长相。

    却被秦冲死死的卡住了脖子,“安分点。”

    陈凡余光瞥到车内的男人已经不在,又装作凶狠的样子继续闹了一阵。

    “这林羽墨也不出来,咱们在这里守了这么久,要么走吧。”他注意到周围的人也都有些疲倦。

    “这……廖先生还在后面看着咱们呢。”一旁的人想走,却担心黑衣男会整治他们。

    他们都是靠黑衣男吃这口饭的,如果不好好工作,就会失业。

    “廖先生人都不在了。”陈凡回头提醒道。

    众人一听,纷纷回头,发现车里的男人的确已经不在了。

    “那要不我们走吧。”他们嘈杂的商量过后,便一个个的离开。

    等到以后一个人走掉后,秦朗才将门打开。

    “林小姐,人走了。”

    “去让秦冲把人带进来。”林羽墨冷冷的看着大门方向。

    没过多久,秦冲便带着黑衣男走了进来。

    黑衣男看到人之后,惊讶道:“林羽墨?”

    “正是。”她眉头轻挑,上下打量着男人。

    “你把我抓来想做什么?”男人也不害怕她,直接开口问她目的。

    “怎么称呼?”林羽墨轻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男人沉思许久,答道:“廖。”

    “廖先生,你我都是明白人,你在这闹了这么久,也没有结果,不如跟着我,怎么样?”林羽墨眉眼弯如月牙,露出纯良无害的笑容。

    但是她并不指望男人会答应她,这个人一直躲在背后,应该不会是轻易背叛的人。

    男人讥笑道:“林小姐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他跟着白先生混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背叛他,去选择跟一个黄毛丫头。

    林羽墨朝林嘉杰使了个眼色,没过多久林嘉杰便拿出了一箱钱,推在男人面前。

    “廖先生,只要你跟我,钱我绝对不会少你。”林羽墨目光真诚的看着他,眼眸中看不出一丝虚假。

    仿佛是真的有诚意要请他。

    只见男人上前摸了摸那些钱后,将钱一把推到林羽墨面前,讽刺道:“林小姐,你认为我廖某会缺这点?”

    他根本看不上这点钱,跟着白先生这么多年,钱从来没有亏欠过他。

    林羽墨心中暗笑,目的达到了,她当然知道他不会缺这点钱。

    “既然廖先生不愿意,那就算了吧。”林羽墨对秦冲摆摆手,让他放人。

    男人疑惑,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将他放走了。

    “怎么?廖先生不愿意走,是想留下来了?”林羽墨讥讽的看着他,她现在就是要将男人逼走。

    男人听到她的话,赶忙离开,他才不想呆在这个是非之地。

    待到男人走后,林羽墨露出了一抹奸诈的笑容,转头问:“怎么样?拍下来了么?”

    “拍到了,林小姐您看看。”秦朗将手机递给她。

    照片正好抓拍到男人摸钱的样子。

    “随便找一个路人将照片发过去。”林羽墨淡笑,她一定要将这个男人拉下来。

    齐晨莀正在怒骂着林羽墨时,手机突然亮起。

    她打开手机的瞬间,就看到男人被贿赂的照片。

    齐晨莀咬牙切齿的握着手机,“这个廖伟,怪不得这么多天都处理不了,原来是叛变了。”

    她将电话给男人拨过去,冷笑道:“廖伟,林羽墨的钱拿着手感如何?”

    “齐小姐,您什么意思?”男人心中一惊,她为什么会这样说。

    她此时都能想象到男人慌乱的样子,她讥讽道:“怎么?敢做不敢认?”

    “齐小姐,我不明白。”男人细细思索一番之后,突然想到自己刚刚在救助站的那一幕。

    看来是被林羽墨摆了一道。

    想到这里,廖伟赶忙解释道:“齐小姐,您听我解释,林羽墨刚刚将我抓进救助站内,给了我一笔钱,说要让我顺从于她,但是我没有答应。”

    他知道齐晨莀在白老板心里的位置,如果今天这件事被说出去了,白老板很有可能就再也不会相信他。

    白老板对人很好,但是唯有一点,不能受到背叛,如果有一次,他就再也不会相信。

    齐晨莀冷冷的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摸钱?”

    真是可笑,不要为什么还要去拿那份钱,这男人的解释真的很拙劣。

    “这……”廖伟此时后悔无比,他当初就不应该去碰那个钱,他只是想将钱推回去,没曾想却被拍了下来。

    现在他是百口莫辩,他说什么齐晨莀都不会再相信他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