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江山:重生之嫡女倾城章节目录 第245章 探病2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5章 探病2

小说:凤舞江山:重生之嫡女倾城 作者:晴无衣
第244章 探病1←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246章 春游

    一大碗药汁就这样尽数倒在地上。

    “这……”顾云思睁大眼睛,颇为懊悔的说道,“都怪我,这几日生着病,手上没有力气,才将这药撒了的,这是六妹妹一片心意,我……”

    话都说成这样了,顾云歌也不可能为此去怪她,便安慰道:“无妨,我这药本来也就是让你喝了好受些的,要是你为此难过,就适得其反了。”

    顾云思这才好受了些。

    顾云歌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她方一走,顾云思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春桃。”顾云思冷冷的看了眼地上的药汁和碎碗,“将这些打扫了。”

    “是。”春桃应了一声,有些不解的问道,“小姐您方才为什么要将六小姐的药碗打翻?”

    顾云思压了下嘴角:“自然是因为她在这里面放了东西。”

    啊?

    春桃相当不解:“可是六小姐她自己都尝了呀?”

    “我与你说了那么久,看事情别只顾着表面。”顾云思目光泠泠,“顾云歌在里面放的是泻药,又不是沾之必死的毒药,她方才就用嘴唇碰了一小下,都没有入口,对她自然不会有影响。可我将这一碗药汁尽数喝了呢?”

    她对外宣称本就在病中,一个生了大病的人再腹泻,情况是很严重的。

    顾云歌果然不安好心。

    春桃也很是不忿:“咱们与六小姐院里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要不是您,上次被老夫人冤枉的就是她了。到头来您又是落水又是生病,她不感激就罢了,怎么还对您下药!”

    “就怕人家自己不知道呢。”顾云思垂下眼睫,“那日我擅自抽走莫姨娘给顾云歌的手帕,还是有些莽撞了,兴许她以为那莫姨娘当时是真的为了她好,而我从中作梗,所以这是对我的报复呢。”

    也就只有这般,才能解释顾云歌为何给她下药。

    事实上,顾云思抽走帕子的时候的确不怀好意,不过她自己眼下故意忽略罢了。

    “那可怎么办?六小姐是夫人的心尖尖,她对您起了不满,以后夫人会不会为难您的婚事?”春桃有些担忧道,“要不咱们还是去求求四皇子吧?”

    听见“四皇子”这三个字,顾云思眉头一厉,呵斥道:“闭嘴!我与你说了多少次,在家中就怕隔墙有耳,你怎么就敢肆无忌惮的这般说,让旁人听见了怎么办!”

    春桃喏喏应声。

    顾云思见状,声音才平缓了些:“春桃,我们现在如履薄冰的,每一步都走得不易,行将踏错一步都不得了。这些年你一直陪在我身边,我自然是知道你的衷心的,你放心,将来不管我嫁去哪里,都会带着你的。但你也要改改这莽撞的性子,学会谨言慎行,万不得让人抓了把柄。”

    春桃连连点头:“奴婢知道,方才的确是奴婢大意了。”

    顾云思点了点头:“至于你方才说的去告状,也是没有必要的,他整日那么忙,不能为了我这点事情去烦他。”

    还有一点顾云思没有说出口。

    四皇子对她还没有那么上心,他靠近她的理由很多,觉得她有些特别,也想通过她拉拢明阳侯府或者三房。

    但总的来说,她并没有在他心里占据多少位置,因着这些小事去找他,最后只能让他厌烦,适得其反。

    春桃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那四皇子约了您去游玩,咱们还去吗?”

    顾云思沉默了一下,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笔直如银枪的身影。

    她要是去了,便是堵上了自己的名节,从此跟四皇子紧紧的绑在了一起,再也没后悔的余地。

    顾云思这次沉默的格外的久,久到春桃都不准备再问,打算离开了,才听到她肯定的回答:“去!”

    既然顾云澜从她手中夺走了爱情,那终有一日,她要用权利夺走顾云澜的幸福!

    ……

    顾云歌经过此事,便彻底明白顾云思懂得医术,也庆幸自己之前没有给顾云思下药,否则说不定被对方反将一军。

    收拾不了顾云思,顾云歌也没闲着。

    乔筝给她留下了不少好东西,其中包括绝育药,顾云歌便让紫苏寻了个合适的时间,悄悄下在了莫姨娘的饮食中,还下了不止一次。

    “小姐,这能成吗?”紫苏有些疑惑道,“奴婢听闻,那些脏地方出来的女人,都有几分本事,若是被她尝出这绝育药,再告诉老爷,会不会伤了您与老爷的父女情分?”

    女儿给爹爹的妾室下药,这事儿说起来是惊世骇俗、有违人伦的。

    顾云歌看着书,口中随意道:“她不会发现的,就算她有些识药的本事,能辨别的了寻常绝育药,也不会识别出乔筝给的这些。”

    神医谷的药哪儿能让个寻常的青楼女尝出来?

    也就是听乔筝说顾云思的医术可能很厉害,不然顾云歌都想用乔筝留下的药试上一试,思量再三还是决定不要打草惊蛇。

    至于没本事的莫姨娘,还是先解决了吧,那女人如此有野心,现在还只是个妾室就敢算计嫡出的姑娘,将来生了孩子,指不定再起波澜。

    ……

    这个月京城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瑾王叶疏寒向圣上请旨离京养病,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京城瑾王府便交给了其弟叶明昭。

    京城中对此议论纷纷,谁都知道叶疏寒身体不好,若是这一去不回了,是不是证明以后的瑾王爵位要让叶二公子继承?

    顾云歌听见这个消息时,写字的手指一顿。

    他走了?

    也对,他身体中的蛊毒一日比一日严重,就算再不得已也要先放手京城的事情,赶紧寻到续命的法子。

    “小姐?”

    半夏见顾云歌发呆,放大声音喊了她一声。

    “嗯?”顾云歌回头看她。

    “奴婢方才说啊,祁公子递了信儿来,说过几日一起出去踏青,您可要去?”

    就在这个月初,祁府又差了人来探口风,顾三爷终于有了松口的意思,相比依着东亭县主的性子,很快便要使人来定亲了。

    到了这地步,两人的关系就要过明面儿,顾云歌与祁凤煊见面便也不必偷偷摸摸了。

    眼下顾云歌却有些犹豫:“几日前陛下设宫宴迎接大周的使臣,我是称病才没去,这才过了多久,要是跑出去游玩被人瞧见,这欺君之罪的罪名岂不是坐实了?”

    她可还记得旬月之前与北周公主的冲突,自然不会自投罗网的入宫,不止是她,连祁凤煊也找理由避开了宫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