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笑百媚:摄政王的仵作小娘子 第二十四章:医者父母心,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四章:医者父母心,却……

小说:医笑百媚:摄政王的仵作小娘子 作者:深巷酒肆

    自从那日起,弦君对吴雪琦越发的殷勤,而雪琦却是能躲就躲,一副深谙不讳的样子,不该说的一句话都不会说,该说的话,能少几个字就少几个字,一连半月都是如此,直叫弦君叫苦不迭,却又无可奈何,爷爷至今还没有回来,若是他老人家在,说不定,还能帮自己说说好话,到现在……

    唉!苦啊,这当仵作的娘子,可真不好追哇……

    第十九天的时候,镇外来了一队士兵,县丞大人吩咐雪琦前去照顾,说是雪琦治外伤治得好,所以才派她去,并给了雪琦一百两银子,做为医病的酬劳,至于草药,县丞打了保票,一切从县衙里走账。

    明面上,大家说的好听,可雪琦知道,县丞不愿意找大夫去的原因,无非是想节省几个银子而已,即便是这样,雪琦还是收拾了东西,就去了军营,随行的还有弦君,原本,雪琦还想让弦君留在义庄照看,可后来一想,留下他的危险系数,还是比把他带去军营的系数高,索性便带了他一起!

    受伤的将士有很多,雪琦没日没夜地处理着士兵的伤口,弦君则在一边帮她打下手。

    许是太长时间没有休息,他十分没精神的样子,时不时打个哈欠。

    “雪琦,雪琦,咱们也去休息休息吧。”

    “雪琦,雪琦,你这样子我会心疼的。”

    “雪琦,雪琦,快看那个人是不是长得很奇怪。”

    “雪琦……”

    “闭嘴。”吴雪琦终于不耐烦地打断他,许是过度劳累,平日里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居然写满了厌倦和烦躁,她一把将针线从弦君手里抢过来,道:“赶紧给我滚。”

    虽然被骂了,弦君却忽然来了精神,眼睛亮亮的:“雪琦,雪琦,你骂我了!”

    旁边受伤的士兵听到热闹纷纷看过来,一个个嘴角全都憋着笑,看看弦君再看看吴雪琦,有大胆的居然开起了玩笑:“哥们,女人不能这样宠的,得骂着打着她才听话。”

    弦君可怜巴巴地看看吴雪琦,见她目光冷冷的,缩了缩脖子,道:“我家雪琦脾气不好,我如果骂了她,她会把我赶出家门的。”

    又是一阵哄笑,弦君抱头鼠窜。

    笑声最终消弭于吴雪琦淡漠的神色里,她低着头继续手里的动作,仿佛完全和这热闹哄笑隔绝。

    军营里大多数是男人,吴雪琦作为一个姑娘,得到了稍微好点的待遇——单独分给她一个帐篷。

    受伤的士兵终于全都得到了救治,吴雪琦这才有机会回到帐篷里睡觉。她太累了,根本没有察觉到弦君已经不见了很久。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似乎听到了许多杂乱的脚步声、叫嚷声,她以为是在做梦,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帐篷外灯火通明的火把一跳一跳的,揉了揉眼睛,这才清醒过来。

    忽然,帐篷里进来一个人,吴雪琦神经紧绷了一下,待那人转过头来,她才松了一口气,想到外面叫嚷着有奸细的声音,她蹙了蹙眉,冷冷地盯向他,问:“你做什么去了?”

    弦君笑嘻嘻地凑上来,坐到了床边,顶着吴雪琦那冷冰冰像刺一样的目光,他还能满嘴甜言蜜语:“雪琦,我想送你一件礼物,可惜没钱。”说到这里他羞涩了一下,手伸进袖子里掏出个东西,“便从外面捡了块木头,给你雕了个发簪。”

    那发簪木质粗糙,雕工粗糙,就连样式都很粗糙。

    吴雪琦接过那个簪子来回把玩着,面无表情,似是在琢磨说什么才不会打击到弦君。

    弦君被这样的吴雪琦弄得脸越来越红,最后终于忍不住一把抢过了簪子,讷讷道:“这个不好看,我回头再给你雕个。”

    “第一次雕吧?”吴雪琦从他手里把簪子拿了回来,难得说了句勉强算是夸赞他的话,“第一次雕成这样已经很好了。”顿了顿,又补充道,“我很喜欢。”

    她声音轻轻的,被火把映亮的帐篷里,虽然仍旧看不清神色,可弦君能听得出来她的温柔。

    打破宁静的是外面的士兵,他们进来查人,一个个表情凶悍狰狞。

    吴雪琦却一点也不怕,淡定地将弦君挡在身后,道:“我们一直在一起。”

    吴雪琦与弦君在军营里待了六天,不知怎么,吴雪琦的仵作身份忽然被传开,所有的士兵都不再愿意吴雪琦为他们治伤,甚至连碰都不愿意让她碰一下。

    吴雪琦尴尬地在军营里住了两天后,被上面叫去语重心长地谈了一番,大致意思就是请她回家。

    吴雪琦向来善解人意,她立即回自己的帐篷收拾了东西,回了义庄。

    可没等雪琦休息两日,县丞便派了衙役来义庄请雪琦过去,雪琦也没有细问,只是吩咐弦君不要乱跑,然后便跟着衙役们走了!

    才一到衙门,雪琦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只见县衙院里站满了士兵,就连县衙内,也坐了个身着戎装,一脸杀气的将军,其实雪琦并不能肯定这个陌生男人究竟是何身份,只是见他一身戎装,且被县丞大人奉为上宾,在军队里职务即便不是个将军,也应该地位不低。

    雪琦满脸疑惑的踏进了大堂,还未说话,便被县丞大人的一声惊堂木,吓得跪倒在了地上,兀自惊恐间,雪琦只听得县丞问她:“大胆雪琦,你可知罪?”

    雪琦被问的很是奇怪,她是又犯了什么错吗?

    “小人不知……”犹豫了片刻,雪琦方才低声说:“还请大人能明确告诉……”

    “雪琦啊!本官平日里待你也算不错吧?可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县丞好似十分痛心的惋惜:“陈将军说,前几日你去他军里给士兵医治治伤病,有一日军队里却出了点意外,当时就你跟弦君两个外人在,后来你们因故离去,可军队里的一份重要文件丢了,你说,是不是你们偷了?”

    雪琦大骇,不知道这文件丢了关她们何事?她们在军营的时间不长,且日夜不停的给士兵们疗伤,哪里有时间去找什么文件,更何况,雪琦实在想不出军营里有什么文件可以让她惦记的…… ♂多♂看♂小♂说♂吧* ♂m.d♂u♂o♂k♂a♂n♂8.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