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一魂三魄归位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一魂三魄归位

小说:借命 作者:九道泉水

    我最开始以为是幻觉,在濒死之际,忽然听到了谢静姝的声音。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微微摇头,想找到谢静姝的影子,最终没有看到谢静姝。已经彻底死心了。

    岂知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陈朗。那个一魂三魄有用的。快点打开吧。”声音比刚才要焦急得到。我本已绝望,听到这里,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右手抬起来,在胸前翻动。终于找到了那个黑色的盒子。

    我拼着最后气力,把黑盒子扔了出去。直接砸在地上,随即从中打开了,开了一道缝隙。只见一道白色的雾气散出。也不知道是不是人死的时候,阴气弱一些的缘故。我看到那一团雾气。有方小倩的模样,是蓝色的衣裙,在空中摇晃了几下。

    那团白雾摇晃了两下,随即快速地飞动。就落在了女尸身上。就在那团白雾落到女尸身上的时候。我感到我脖子上所受的力气弱了很多,也有空气流入我的肺部。

    女尸的眼珠子转动,开始变得有神采起来,不再是提线木偶一样的存在。她眼神愣了一下,随即松开了我。我摔倒在地上,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刚才一口气差点断了,可以再呼吸,整个人的感觉好极了。那女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上的寒气好似都要弱了一些。我咳嗽了几声后,再看白先生那边。

    戒力已经走了过去。方星与白先生缠斗了很久,眼见白先生靠在墙角位置,也没有逼上去,只能戒力上前。白先生连着大喊,都没有用处。

    戒力越来越近,我来不及把气理顺,忍着身上的剧痛,捡起地上的桃木棍,就跑了上前。这距离有七八米的远,我冲了上前。

    戒力抬着的法杖直接朝白先生砸过去。我心想不好,这白先生要被打死了。只听到轰地一声,法杖砸在了一边的墙壁上,砸出了一个小坑。戒力因为用力过猛,虎口位置都裂开了,有鲜血流出来。

    戒力松开了法杖,走到了方星身边,双腿跪在地上,叫道:“师父,在真理和师父之间,我无从选择,只有毁灭自己。师父若是需要鲜血,你享用我身上的鲜血。”

    出现这种状况,是我和白先生没有预料到的。我赶过去的时候,白先生把靠在墙壁上的法杖用力一撩起来。法杖飞了起来,我迎面就把法杖接在手上。

    方星眼见戒力跪在地上,没有遵循他的命令,当即大怒,直接跳上前,双手抬起,用力往中间击打,看样子是用双手真死戒力。

    戒力处于两难境地,不能帮我和白先生,又不愿意违背方星,抱着必死的决心,根本就不会躲闪。白先生冲过来,直接一脚踢在了戒力的后背上。

    戒力受了猛力,直接就是一个狗啃泥,摔在地上。方星双手落空,眼睛完全变得通红,鲜血流出来。我迎上去,用尽全力,抬起黑色法杖,照着他的身子砸了过去。

    方星抬手握住了我的黑色法杖,血蛊虫沾在了法杖之上。我单手压着法杖,用力按压。白先生赶过来,忍着剧痛,一脚踢上去,踢中了方星的胸膛。方星整个人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

    我把法杖放在火堆上一烤,血蛊虫发出一股恶臭,直接被烧死了。方星摔倒在地上,张口吐血,挣扎了几下,都没有站起来。戒力赶紧跑过去,一把抱住方星,叫道:“师父,你做错了。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你回头吧!”

    戒力紧紧地抱着方星。方星则是不断地挣扎,有血蛊虫跑到了戒力的身上。白先生冲过去,站在一米开外,叫道:“戒力,你真是傻瓜。你师父入魔,哪里还能听得进去!”又对方星喊道:“方星,不要伤害你的徒弟,快控制你的血蛊虫!”

    方星被戒力抱住,嗷嗷地怪叫,又对女士喊道:“女尸,你快过来帮我。我不想……输……你快点过来!”

    女尸站在院子中间,晃动了几下脑袋,就跟着跳了过来。不过女尸没有帮方星,而是站在一旁,没有说话。我道:“白先生,我把方小倩的魂魄放出来了。那一魂三魄好像落到了女尸身上,这女尸应该不用听方星的话了!”

    白先生道:“那就好!”白先生眼看戒力抱着方星,血蛊虫越来越多进入戒力的身上,最后走上前,拉住戒力的手,用力拉开。

    我知道白先生是要救戒力,我也上前帮忙,用外套套住了方星的脖子,勒着他不能叫喊。

    戒力道:“不要伤害我师父。当年我差点误入歧途,是他救了我。要不然,我就是杀人凶手,成为被通缉的恶魔了啊!”

    白先生道:“救赎你的人,已经入了魔道,不值得你用性命来唤醒他、戒力,你不要为难自己。剩下的事情交给我的处理。我来拔除他身上的魔性!”

    白先生伸手在方星额头上重击了几下,每一下都大喝道:“不要让恶念占据你的心灵……不要忘记你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人世。你不是谁的棋子。你是为自己活着的。你为文灿做的事情,已经足够了!”

    我道:“先生,直接打晕吧。绑住再说吧,万一子时月光更通透,再发作,咱们都没有办法的。”

    白先生想了一会,说道:“那就按照你说的办,直接打晕吧。我们也学一会佛家,慈悲为怀!”

    我抬起法杖,按照骷髅大师所教,小声默念《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念完一遍《心经》之后,躁动的方星安静了很多,就连戒力也好像受到了感染。我随即抬起法杖,照着方星的后脑壳拍下去,用的力度很合适。方星直接晕死了过去,血蛊虫跑动得很快,四处跑动。

    戒力看着师父晕死过去,也松开了双手,紧紧地抱着方星,大声哭泣。白先生叹气道:“你这个和尚啊,我真不知道怎么评价你。现在我手上也是血蛊虫了。”

    白先生为了拉开戒力,不惜上前亲自动手,血蛊虫有一些都跑到了白先生的身上去了。我道:“既然做了好事,就不要叽叽呱呱地,你又不是没有和血蛊虫打过交道,赶紧压一压,到时候再想办法找到骨花,利用骨花来解蛊虫!”

    白先生道:“哎,没事,我有办法。咱们先把方星绑起来,照看着点,别让他死了。”

    又对戒力道:“你放心吧,我会医好你师父的。你把他松开,找根绳子来,把他捆好了。你自己身上有血蛊虫。呆会我给你画一张符,你烧了之后,喝下去,可以暂时压住血蛊虫!”

    戒力松开了方星,我和白先生快速把方星绑上,绑得很死,方星醒过来,也没有办法挣开绳子逃跑了的。处理好之后,就关在方星的禅房里。

    女尸还在门外站着。白先生道:“陈朗,女尸怎么办,你去处理一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