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116 陆少,无论如何都不会去那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16 陆少,无论如何都不会去那儿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沈娆没有尖叫,但她本能地捂住了耳朵。

    眼前几个闪回,斑驳的光影之间,一道又一道黑色的身影从窗框里跳了进来,英勇地踏过玻璃残渣,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下一秒,开始一点点地缩小。

    然后莫名其妙的,Fit哥就满脸怒气地大步冲了过来。

    沈娆错愕地看着男人眼角那道快要飞起来的疤痕,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心中猛地震了一下。

    等等,他不会以为这群人是自己招来的吧?

    冤枉啊,她根本不知情好不好!

    沈娆自己都还懵着呢……

    “三嫂,别发呆了!”

    所幸这会蓝奕就在她边上,尽管他已经脱力到没法和对方正面杠了,但拉着沈娆躲开,还是不成问题的。

    然而蓝奕的手刚触到沈娆的腕子,就被一股从后方袭来的力道凌空劈开了,他猛地吃痛,身子一歪,踉跄地跌在了地上。

    紧接着耳朵里钻入一声惨叫,蓝奕抬起头,就见Fit哥正捂着手臂在地上打滚,神色十分痛苦,凄烈的哀嚎久久不散。

    什、什么情况?

    蓝奕心头发瘆,赶紧去搜寻沈娆的身影,还好她没事,稳稳当当地站在那儿,表情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有些迷茫的模样。

    只是,她的身边多了一个人,男人,干练而肃冷的背影,让人不由自主地望而生畏。

    那是谁?

    离沈娆那么近又想做什么?他还伸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嗯?

    蓝奕立马不乐意了,赶紧爬起来,动一下,眉头就皱,张口就是嘶气声。

    没办法,他浑身都疼,可危机感已经亮起了红灯,敦促着蓝奕咬紧牙关坚持。

    他直觉这个男人不是善茬,不得不防。

    蓝奕撑住膝盖,一瘸一拐走到沈娆边上,见缝插针地挤到了他们中间。

    他听到那男人问她“有没有事”,不过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脱口,人就被蓝奕给推远了。

    对方眸中射出的视线即刻冷了下来,针扎一般刺入他的皮肉里,蓝奕轻轻笑了,血色渲染之下显出了几分轻狂不屑。

    这不就是之前在监控室冲着三哥出言不逊的男人么,还敢对自己动手?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了!小爷我怕你啊!

    蓝奕攥紧了拳头,作势就要扑过去。

    却被眼尖的沈娆拦住,她笑了下,轻声道,“我没事。”

    蓝奕还特别不服气,但是看在沈娆的面子上,他噘着嘴安分了下来。

    沈娆算是服了他,什么地方都敢冲,什么人都敢揍,前车之鉴还倒在地上呢,还是说,他也想断个手试试?

    其实沈娆也没想到,来的人会是云深。

    刚才蓝奕偷偷告诉她说,在确定是这伙人绑架了她之后,他是联系上了季林之后,才大着胆子挑事儿撒野的。

    所以沈娆才会欣喜不已,她觉得陆予骞立马就会到,再不济,也该是季秘书救场,但到了最后,她的指望全落空了。

    说起云深……

    沈娆一闭上眼,脑子里就是在酒庄长廊,和他不欢而散的场景。

    啧,尴尬。

    而且,他为什么要亲自跑这一趟,还搞这么大的阵仗?

    他是不是国外待久了,他以为在拍反|恐24小时,要拯救美国总统吗?!

    沈娆头疼得不行,这份恩情太大了,难还,她最讨厌欠人情了。

    很奇怪,明明蓝奕因为她差点丢了命,可自己却没有这种急于撇清的意识。

    这么想,好像又太对不起蓝奕,他这一晚上已经够惨的了,沈娆扭头,就见那小子一晃一晃的,两眼一闭,身子猛地往前栽去。

    沈娆赶紧伸手扶住,“喂!”

    人彻底晕过去了,叫他也没反应,软体动物一样往地上滑。

    沈娆费劲地跺跺脚,快要架不住他。

    云深见状,招来两个人帮忙。

    “要送他去医院吗?”

    云深问,他瞥了眼沈娆的前襟,白衣被血迹染红了一大块,那是从蓝奕身上蹭过来的。

    沈娆也顾不上矫情了,用力点头道,“那麻烦了。”

    她眉头紧皱,看着蓝奕被抬出去,云深补充说,会马上联系他的家人,目前来看也就皮外伤严重些,是体力耗尽导致的昏迷,让她不用太担心。

    沈娆点点头,明白男人的意思,蓝奕之前是一直卯着一股劲儿不倒下,现在自己终于得救,他大概觉得完成了使命,自然而然就撑不住了。

    云深带来的那队人马,清场工作干得十分利索。

    据他所言,警方大概在一公里开外的位置,云深问沈娆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她却反问,他为什么会对警方的动态了如指掌?

    云深抿唇,没有答话,只朝她讳莫如深地笑了下。

    沈娆略一思索,联系自己发出去的那条报警短信,心中有了猜测,难道,是他在警局有眼线?

    也不是不可能,沈娆可没有忘记,他曾经被通|缉过,最后警方却偃旗息鼓了,宛若一场无聊的闹剧。

    沈娆默默地揭过这页,抬起头,让几个押着Fit哥的黑衣男人先停一停,她上前,面无表情地问他:“白舒在哪儿?”

    Fit哥这会跟一条死鱼没两样,被云深拧断的手惨兮兮地在空气里荡来荡去,他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干裂的唇如同死水一般,也不知道是说不了话,还是不想说。

    沈娆斟酌了一下,才接着道,“你放心,我说话算话,你们那什么帮什么派的,我没兴趣动,也不会拿你、和你的这一干兄弟怎么样。当然,钱我就不给你了,别说十倍,半毛钱都不可能。毕竟这会立场不同了,我和你的角色也对调了,我没问你要精神损失费什么的,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Fit哥:“……”

    果然传闻不假,沈大小姐,真的是财迷本迷了。

    “不过前提是,你得告诉我白舒的下落。”沈娆见他的嘴巴在动,稍微凑近了一些,“啊?你大声点……”

    下一秒,沈娆的神色一怔,显然有些不大相信。

    但Fit哥急喘了一口气,断断续续地、拼尽全力地,抖着嗓子往下接,“她、她说,那个地方很安全,而且、陆少……无论如何都不会去那儿。”

    陆予骞不去的地方?

    沈娆挑眉,那自己倒要去见识一下!

    她刚转身出了那家店,双眸就被门外的车灯闪了一下,沈娆抬手遮挡,从指缝里辨认着那辆熟悉的车,然后看着车门打开,里头的人探出半张脸。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