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137 如果手术,成功率只有5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37 如果手术,成功率只有5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沈娆眯起眼,加快脚步,踏下了最后几步手扶梯的台阶。

    如果自己没有认错的话,那应该是白素的主治医生。

    说来惭愧,沈娆只知道他的姓氏,而且,要不是有过一面之缘,她根本留意不到穿着常服的赵医生从自己眼前经过。

    赵医生并不是一个人在卖场里转悠,身边还跟着他的妻子和女儿,小公主拉着爸爸的手进了一家琴行,两条麻花小辫随着她的跳动一荡一荡的。

    沈娆正好有事要找赵医生,便就跟了过去。

    走两步,猛地觉出了不对,沈娆一低头,发觉自己还大咧咧拎着那袋情趣用|品,顿时臊得要死,赶紧折了好几折,塞进了包包里。

    赵医生一家子正在挑选钢琴,小公主一直处于兴奋又好奇的状态,而两位大人,可能不是太懂行,表情看上去都有些苦恼。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沈娆面带浅笑,走到他们的面前,在对方抬起头之后,她立刻友好地打了个招呼,以致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像一个推销的,“赵医生,你好,我是……”

    沈娆做自我介绍,赵医生没等她说完,立即一拍脑门,道,“啊,我记得你,你是予骞的太太嘛,我那年去参加过你们的婚礼。还有前两天,疗养院里也见过,当时忙,没顾上你,不好意思哈!”

    他看了眼她手上拎着的奢饰品纸袋,“来逛街啊?”

    沈娆点点头,也没有冷落赵太太,“你们带女儿来买钢琴吗?”

    小公主被领着试琴去了,弹的是肖邦的夜曲,沈娆听了一小节,由衷地夸赞道,“基础不错的呀。”

    “诶呀陆太太你过奖了,她学了小两年了,本以为小孩子玩心重坚持不了多久,但她的兴趣至今还是很浓。不过家里的二手琴已经旧到快要报废的地步了,再不换台新的,我担心她跟不上学习进度。”

    听着赵太太忧心的语气,沈娆表示理解,她还小小地提了两个建议,一是长期练琴的人避免买国产琴,因为音准普遍不够,二是质量的话德国和日本制造的钢琴比较可靠,可使用百年之久。

    沈娆报了几个牌子,还有相应的价位,赵太太赶紧如获至宝一般地记下了,连声对她说谢谢。

    “不用,举手之劳而已。”

    沈娆恬静地笑了一下,又站在原地欣赏完了整首夜曲,然后她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才说明了自己真正的来意。

    “赵医生,我想向你请教一些问题,你看,我们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你去吧,女儿我陪着就行。”

    赵太太对沈娆的印象很好,想也不想就帮她先生应承了下来。

    “那……行吧。”

    赵医生跟着沈娆,来到商场外的一家露天饮品店。

    沈娆点了两杯喝的,因为答应过陆予骞要注意饮食,她给自己点的是降火清热的菊花茶。

    赵医生搅动着面前的黑咖啡,沉默半天,愣是没找到能和沈娆闲扯的话题,于是索性开门见山道,“陆太太,你是想问我关于白素的事儿吗?”

    沈娆捧起杯子的手又放下,指尖在杯把上敲了两下,“呃,对。”

    赵医生笑笑,觉得沈娆会主动来向他打听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她似乎才刚刚得知有白素这么个人的存在,并且还是一个曾经和她丈夫关系匪浅的——女人。

    若换做是自己,被蒙在鼓里那么久,肯定也是不能淡定的。

    就是不清楚,这姑娘是仅仅产生了危机感而已,还是已经开始不信任她的丈夫了呢?

    “那你想问什么?”赵医生抿住唇停顿了一下,露出一抹苦笑,“千万别问我她什么时候会醒,这个我真不知道。”

    “不是的,赵医生你误会了。我大致清楚白素的情况,现在不是她醒不醒的问题,而是如果没有合适的肾脏,她可能支撑不了多久了。那个,我……我也想出一份力。”

    “嗯?”

    沈娆那满腔真挚的眼神,倒是让赵医生有些意外了。

    “你看,你能给我一个期限吗,我尽力在那之前……”

    赵医生摇摇头,道,“肾源已经找到了。”

    “什么?找到了?那这么说,白素有救了?”

    “也别抱太大的希望,容易失望的。”

    ——甚至到最后,会变成绝望。

    沈娆被赵医生叹的那口气搞得下意识蹙紧了眉头,她忙问他是什么意思。

    “白素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经不住手术所带来的损伤。如果手术,成功率只有5%,也就是说,剩下95%的可能性,她会死在手术台上。可是,如果继续任由肾脏衰竭的话,她的存活率,基本为零。”

    赵医生的声音很轻,却字字刺心。

    沈娆抬起头去看他的脸,发现赵医生的眉目十分的平静,就仿佛,他其实是在和自己讨论明早是天晴还是下雨一样。

    或许,生生死死,他见得太多太多,早已淡然了,麻木了,但沈娆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她艰难地问出一句,“所以,我们只能寄希望于,那5%的可能性,是吗?”

    “是的。”

    沈娆缓缓闭上眼睛,她忽然就理解了,为什么昨夜萧谨南会喝得酩酊大醉。

    他肯定也被告知了这一消息,但他却无能为力。

    不止是他,他们所有人都无能为力……

    沈娆仰头,将菊花茶一饮而尽,她想了想,掏出手机和赵医生交换号码,“麻烦你,如果白素的病情有任何进展,不管好坏,都请通知我一声。”

    赵医生边将那串数字输入通讯录,边叹了口气道,“其实,你大可不必做到这个份上。她和你非亲非故的,严格算起来,也就是予骞的前女友而已。这么些年,予骞他,已经做的够多了……”

    赵医生可以说是旁观者清。

    从白素出事到现在,维持她活下去的日常开销,陆予骞一力担着,还有那一笔笔巨额的医药费用,每个月也都会准时到账,从不延迟,更没有间断过。

    如果不是陆予骞身家殷实,换个没多少经济能力的普通小伙儿试试,看他愿不愿意为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甚至不知道能不能醒的植物人女朋友,背上这笔债,并且一背,就是整整八年……

    试问,有多少人能够做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