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005 你的记性怎么越来越差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5 你的记性怎么越来越差了?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一听到“开饭”两个字,客厅立马就热闹了起来。

    陆婉儿跑得最快,下楼的最后几级台阶是用跳的,她一头扎进陆予骞的怀里,甜甜地叫了一声——“哥!”

    陆予骞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柔和,但也没有太纵着她,淡然地抓开她抱住自己的两只手,道,“都几岁了,还没个正行。”

    陆婉儿朝他吐吐舌头,“知道啦。”

    陆予骞拍了拍她的背,然后转过头,和迎面而来的长辈们问好,“大伯,二叔,二婶,四叔。”

    三叔因为身体的缘故,长居国外,陆老爷子给过特赦,这雷打不动的家庭活动,只有他可以不参加。

    落座之后,沈娆四处看了一圈,没看见陆戎,她觉得奇怪,正欲抬头询问,却正撞上陆予骞寡淡的视线,男人稍微凑近了一点距离,气息划过她粉嫩的耳垂,“陆太太,玩得开心么?”

    沈娆愣了一瞬,陆予骞这话听着平淡,但她只觉一股飕飕的冷意直冲天灵盖,冻得心脏都有几秒停跳,可她面上的笑容没有半分消减,把真话当做玩笑般说了出来:“有你在,我当然很开心。”

    陆予骞别开脸,权当没有听见。

    沈娆自嘲一笑,冷不防耳畔传来陆戎打趣的声音,“夫妻俩说什么悄悄话呢?”

    陆予骞抬眸,淡笑而过,反问他,“怎么才来?”

    陆戎举起手中的拉菲,解释道,“刚去酒柜挑这个了,喝点儿么?”

    陆予骞颔首,看了眼沈娆面前空空如也的高脚杯,来了句,“给她也倒一点。”

    陆戎的眉峰很明显地揪了一下,沈娆朝他小幅度地摇摇头,轻笑着打了个圆场,“对,我是挺想喝红酒来着。”

    陆予骞一贯是要在爷爷面前和自己装恩爱的,她都习惯了,索性也就由着他。

    但男人的手很快伸了过来,轻轻与她碰杯。

    沈娆尚在病中,本就不该喝酒,对面又坐着她的主治医生,时刻眼神提醒让她不要胡来。

    但她的为难也就只持续了半秒而已,沈娆施施然抿下一口红酒,酒香甘醇,只是她嘴里清苦,什么味道也没品出来。

    恍神间, 碗里已经多出了好几片鲜嫩的虾肉。

    沈娆瞥过头去,陆予骞正在剥虾,十分专注细致。

    这道菜是清蒸的,没有油,但大虾自身的汁水还是弄湿了他的手,在灯光的映衬下,男人细长的五指带着淡淡的光泽,一时间晃了沈娆的眼睛。

    她下意识撑开一抹笑:如果他不是在做戏,该有多好啊。

    沈娆配合地往嘴里送了一只虾,这是她钟爱的食物,不吃白不吃。

    对面的陆戎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沈娆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夹起第二只虾,然后是第三只。

    这下陆戎是忍无可忍,清了清嗓子道,“堂嫂,感冒发烧的确是小病,可无论再怎么贪吃,医嘱总该遵守的吧?”

    “呃……”

    沈娆一时间呆住,嘴里的虾还没嚼完,就咕噜一口全咽了下去。

    陆老爷子原本说着话,下一秒就转过头,问道:“小娆病了?”

    沈娆连忙摆手,“爷爷,我没事!”

    陆老爷子咳了一声,饭桌上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指了指陆戎,“你说。”

    “啊,的确没什么事呢,就烧到38度2,扁桃体发炎,外加慢性感冒,而已。我以为堂哥知道,不过,这又是让她喝酒,又是帮她剥虾,看起来可一点也不担心她的病情会恶化……”

    沈娆听着,伸手扶住额头,只觉脑袋又开始疼了。

    余光瞥见陆予骞的表情,她有些奇怪那张脸上的不可置信是从何而来,他俩明明在医院碰过面了的。

    哦,或许在陆予骞眼里,她去医院,就是专程去找白舒麻烦的。

    自己顽强得跟只小强似的,怎么会生病呢。

    陆老爷子的脸色更难看了,语气沉得可以压死人,“予骞,你不知道这事儿?”

    陆予骞并未开口,他垂着眉眼,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回答。

    陆婉儿坐在哥哥边上,紧张得额头出了一层薄汗,但她不敢帮腔,这种时候插话,只会让爷爷更加生气。

    屋子里,陆老爷子的一众儿子儿媳,也都提着呼吸噤若寒蝉,唯恐波及到自己。

    不过,有一个人却是例外。

    沈娆轻松笑了笑,语气也颇为随意,“爷爷,他怎么会不知道呀,我一早就告诉他了的。”

    陆予骞眸光一滞,她这是想把事情闹大?

    但下一秒,沈娆便扭过了脸,有些忧心地看着他,叹了口气说,“老公,你的记性怎么越来越差了?回头我给你煮点黑鱼汤,帮你补补脑吧。”

    陆予骞对上她认真的模样,心中微动,转念却又想起那个蛋糕,顿时觉得胃很不舒服。

    但陆予骞还是点了头,然后让人把沈娆面前的红酒杯和装着虾肉的碗都撤了,他重新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又给她夹了一些清淡可口的菜,看着她吃下去,他才收回了视线。

    沈娆也不看他,要笑不笑的模样,这算什么,致谢么?假情假意。

    那边厢,陆戎的白眼已经快翻到天上去了,沈娆头大地一直给他使眼色,让他安分点别再挑事了,帮着陆予骞糊弄爷爷,她也很累的好不好。

    这场小风波算是过去了,但四周的氛围仍旧有些僵。

    陆婉儿深吸了一口气,悄摸着,把电视打开了。

    于是有了一点人声,是个娱乐频道,恰好在播白舒昨晚拍夜戏,摔下马背受伤的新闻,陆婉儿大惊失色,一把抓住陆予骞的手臂,焦急地问: “哥,舒姐姐没事吗?!”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