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007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7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爷爷,是我,小娆。”

    沈娆说完,便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这是林嫂刚熬好的药,您趁热喝了吧。”

    她将药碗放在桌上,抬头看了一眼陆老爷子满是怒气的脸,然后沈娆直起背,朝陆予骞身边挪了一步。

    这是个极小的动作,却让男人的心跟着波动了一下。

    她现在肯定已经不爽到极点了,却还是选择和自己站在了同一边,陆予骞眉头一拢,他不想让沈娆也掺和进来,可她却快他一步开了腔。

    “爷爷,你错怪予骞了。是婚戒不合手,我才暂时不戴的。”

    “好端端的,怎么会不合手?”

    沈娆笑笑,摊开自己的手晃了晃:“我最近减肥呢,手指细了一些,戒指就老掉,我怕哪天彻底找不见了,只好先把它收起来了。”

    可陆老爷子哪是那么好糊弄的,依旧黑着脸,“那就送去改一下……”

    沈娆摇了摇头,表情无比认真,“爷爷,这对戒指是予骞亲手打造的,我舍不得乱加工艺,破坏它原来的样子……”

    声音不受控制地渐渐低了下去,沈娆不得不抿紧嘴唇,但很快地,她又重新露出一抹笑容,“还有啊,您放心,我和予骞感情好着呢!您快喝药吧,我们就先出去啦!”

    说着她迅速抓住陆予骞的手,大步走在前面,将男人带离了书房。

    门在身后缓缓合上,沈娆松手的同时,笑意凝固在了唇角。

    她扭过头去看陆予骞,男人也正看着她,眼睛里有着几分不可思议,像是根本没料到她会就这样没大没小地拉着他跑了出来。

    别说他,就连沈娆自己都没有料到。

    在爷爷面前做戏,早该得心应手了不是么,可沈娆知道,她刚才要是再多待一秒钟,就真的要喘不过气来了。

    或许陆婉儿说的对,陆予骞的确是挺无辜的吧。

    他又做错了什么呢,不过是给心爱的人打造了一枚戒指罢了。

    说什么不合手,原本就不是她的尺寸,怎么可能套得牢?

    但她却还硬要厚着脸皮抢过来,自欺欺人地戴在手上。

    直到有一次,戒指不慎掉入了人造喷泉里,沈娆跳进去找了整整一个下午,找到最后惊动了陆予骞,他命人排干了人造喷泉里的水,才终于在角落看到了那枚闪闪发亮的戒指。

    那个时候,沈娆站在喷水的柱子边上,瑟瑟发着抖,她浑身没有一块干的地方,体力也已经到了极限,而陆予骞全看在眼里,却连半个嘘寒问暖的字眼都没有。

    沈娆怎么会不明白,他是因为戒指才出面的,不是因为她。

    自己一个活生生的人,在陆予骞心里,敌不过一枚死物的分量。

    于是沈娆学乖了,她收起婚戒,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继续当她的陆太太。

    她天真地以为过往种种早已没有了杀伤力,然而现在,被回忆撕咬得遍体鳞伤的人,依然是她。

    沈娆攥紧拳头,一下一下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她试图以这种方式让自己喘口气。

    陆予骞的手却忽然伸了过来,强硬地止住了她的动作。

    沈娆一瞬忘记了眨眼,惊讶于男人主动的肢体接触。

    她的手缩在他的掌心,感受着他的体温,心情也跟着平复了下来。

    沈娆一直默默读着秒,期待又不敢太过期待地,想看看陆予骞能坚持多久。

    男人却不知着了什么魔,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扣得更紧。

    沈娆心脏砰砰直跳,只是牵个手而已,她却恍惚觉得,自己被捧上了天。

    她其实很贪心,而且一贯心肠冷硬,可对陆予骞,她真的特别容易知足,轻易地就能被感动,这一点微薄的关心,足够她撑过一整个寒冬了。

    “予骞,谢……”

    后面的话,被开门声盖了过去,陆老爷子走出书房,叫住陆予骞和沈娆,让他们等家宴散了之后安排车辆把每个人送回住处。

    前一秒还在天上的沈娆,眼前一黑,毫无预警地摔了下来。

    哈,怪不得,怪不得。

    沈娆低头看了一眼两人交握的手,此刻除了笑,她没法做别的表情。

    刚才是她大意了,竟然没有听见爷爷的脚步声。

    就说呢,陆予骞怎么可能大发善心,浪费感情关心自己。

    原来还是在演戏,他这么专业这么克己,奥斯卡真该颁个奖给他的。

    “我知道了。”

    夫妻俩异口同声应了一句,惹得陆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

    -

    回程,沈娆自然是坐陆予骞的车。

    换在平常,沈娆早已经缠着男人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了,但今天的她却格外安静,大概是生着病的缘故,一直恹恹地靠在车窗上,看着外面一掠而过的风景。

    最后,还是陆予骞先开了口。

    “明天你有空吗?”

    沈娆挺想高冷地回一句“没空”,但她又好奇这个万年话少的男人想干嘛,于是表现得漫不经心的样子,反问道,“什么事?”

    “去挑戒指。”

    沈娆还以为自己幻听了,诧异地皱了下小脸,她坐直了一些,强调道:“戒指我没弄丢,真的只是收起来了。”

    陆予骞点点头,吐出三个字,“我知道。”

    沈娆的眉头拧得更紧。

    知道,然后呢?

    他真要和自己正儿八经地戴同一款对戒么?

    他是觉得她巴巴地守着一枚大号的戒指太可怜,还是为了以后在爷爷面前更加滴水不漏,或者,他只是单纯地想要让她开心?

    想到最后沈娆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还没到睡觉时间呢,怎么就做梦了?

    陆予骞倒也没让她失望,忽然就把车停在了路边,然后对她说,“沈娆,你先下车。”

    沈娆怔了一秒,垂头看见男人手心里疯狂震动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白舒的视频通话邀请,只因为这个,自己就要被赶下车?

    沈娆连发火的欲望都没有了,她无比优雅地撩了下头发,淡然反问,“陆予骞,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这是最近极火的一个段子,很长一段时间,沈娆就用着那只贱萌贱萌的脆皮鸡的表情包横扫朋友圈,但都到这种时候了,她竟还在脑抽地想,要是陆予骞能回她一句“不会啊,因为我没有良心”,自己估计会不合时宜地笑晕过去。

    当然,陆予骞是绝对不会如沈娆所愿的,他那个老古董,恐怕连表情包是什么都不知道。

    更何况,陆予骞哪里会在意沈娆说什么呢,他只是冷峻地紧着眉头,加重了语气重复道,“下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