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011 他倾身压了下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1 他倾身压了下来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叶二娘是沈娆给叶清竹设的备注。

    这个人物出自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她在四大恶人里名列第二,外号曰“无恶不作”,专门抢别人的孩子……

    啊呸,才不是!

    叶清竹是沈晓柔的生母,也就是沈娆的后妈。

    后妈等于二娘,加上她姓叶,所以叫叶二娘,没毛病。

    发完图片,叶清竹紧跟着问了句:“晓柔,这你男朋友么?什么时候带回家让爸妈见见?”

    嗯?男朋友?

    出于好奇,沈娆顺手点开了那张图片。

    这是叶清竹朋友圈的截图,背景做了马赛克处理,只留下了沈晓柔几分钟之前发的一条动态。

    照片上的女孩子歪着脑袋比了个剪刀手,笑得特别灿烂,身后是某个男人的背影,还露出了一点点侧面,周围璀璨夺目的珠翠宝石,光华却不及他的万分之一。

    沈晓柔附文——感谢陪伴,今天我很开心!~

    为了表明心情,后面还跟了一连串的笑脸符号。

    叶清竹是在家族群发的消息,此话一出,群里顿时炸开了锅。

    “欸?真是男朋友?”

    “肯定是,没看两个人都穿情侣装了么!真般配啊!!”

    “的确很养眼。”

    “……”

    一片讨论声中,沈晓柔发了个害羞的表情。

    这就等于是默认了。

    气氛刚平息了一点,又重新狂热起来。

    “我艹,那我哥们不是没机会了?二姐你可是他的女神啊啊啊啊!”

    “哪家的小伙子,把我们柔柔拐跑了?倒是给个正脸呀!”

    “我侄女儿眼光一定好!”

    “那个说脏话的臭小子,回家我抽烂你的嘴!”

    “父上大人重点是这个吗?/(ㄒoㄒ)/~~”

    “…………”

    手机嗡嗡嗡响个不停,沈娆手都震麻了,但她就是舍不得放下手机,一双眸子透着冰冷,还有几分凉薄笑意,看猴戏一样津津有味。

    “你在干什么?”

    低沉磁性的男声忽然钻入耳膜,沈娆不防,身子一抖,手机啪地落在地上。

    抬起眸,陆予骞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沈娆毫不犹豫地冷冷瞪了他一眼:走路不出声,吓什么人!

    “怎么了?”

    陆予骞一点做错事的自觉都没有,垂眼看着她,又淡淡问了一句。

    男人见沈娆站着不动,于是蹲下身去,想帮她把手机捡起来。

    沈娆莫明就有些烦躁。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搞的,本来还挺若无其事,陆予骞一出现,平静的心湖硬被他搅出了一番波澜。

    怎么了?

    他还好意思问?

    沈娆盯着眼前那方让人生起依赖欲的宽厚脊背,真想一脚踹上去。

    要不是他一点警惕心都没有,怎么会被沈晓柔钻了空子?

    她这个二妹啊,胆子倒是挺大,偷拍就算了,还敢发出来,她是不是忘记了自己也在这个群里?

    不过,她在群里,那又怎样呢?

    她还能大张旗鼓地跳出来说,照片上的是我老公陆予骞,才不是沈晓柔的男朋友?

    人从头到尾都没提男朋友三个字吧,都是七大姑八大姨YY出来的,不过沈晓柔也没否认就是了。

    更何况沈晓柔假归假,好歹手里有张照片,她呢,她有什么?

    沈娆皱着眉头挤开陆予骞,迅速抓起手机收进口袋,凉凉地甩给他三个字,“没什么。”

    沈晓柔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耳边没了她的叽叽喳喳,世界顿时清净不少。

    陆予骞也没有走开的意思,问道:“有看中的东西么?”

    沈娆听得好笑,她拍了拍一毛钱都没装的大衣口袋,促狭地反问:“看中了,你付账呀?”

    陆予骞一脸“你以为呢”的表情看着她。

    沈娆愣住,睫毛扑棱了两下,有些难以置信。

    陆予骞这意思,是除了首要任务——戒指之外,她还能打包点别的贵重物品带走?

    他他他、他是不是中邪了?

    自己可不会和他客气的啊喂!

    沈娆直起背,风情万种地撩了下头发,然后她朝导购小姐勾勾手指。

    “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沈娆看了陆予骞一眼,又转过去笑眯眯地说:“把你们的镇店之宝拿出来。”

    导购小姐闻言,立马睁大眼睛,倒抽了一口凉气。

    沈娆挺满意她这样的反应,微笑起来:你放心,我老公很穷的,穷得只剩下钱了,不宰他一把,真是太对不起他了!

    没耐心听导购小姐浮夸的介绍,沈娆摆摆手直接略过,要求试戴那条一看就不是凡品的蓝宝石项链。

    外套的领口高得盖住了脖子,沈娆嫌它碍事,便脱了下来,一旁有人伸出手,她看也不看就递了过去。

    项链的分量很足,极尽华贵珍奢,稍微靠近就被闪得眼晕,一般人根本镇不住。

    但挂在沈娆纤细的颈上,却是浑然天成,一点也不觉得突兀。

    宝石本身璀璨的光芒非但没有喧宾夺主,反而将女子柔嫩的肌肤,烘托得更是白皙胜雪。凹陷的锁骨似是一对羽翼,圣洁无垢,让她整个人,美得极具侵略性和杀伤力。

    所有人都看呆了,四周一瞬间变得很安静。

    身侧传来沉稳的脚步声,然而沈娆浑然未觉,继续臭美地欣赏着镜中的自己。

    直到一只宽厚的手掌扣住了她的后脑勺,沈娆尚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和陆予骞之间的距离便只余一线,她条件反射地转过脸,呼吸交错的那瞬,差点撞上男人高挺的鼻梁。

    “!”

    沈娆立刻伸手去推他,纤腰跟着扭了一下。

    “别动。”

    陆予骞的手指没入她乌黑的长发里,缓慢地游弋,像在安抚一只不安分的猫咪。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动作比直接触摸她的身体还要来得撩人蚀骨,沈娆觉得自己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就那么直直僵在了原地。

    他……他到底要干嘛?

    还有心脏,你能不能别跳得这么用力?为什么会那么没出息,连这点撩拨都招架不住?

    沈娆边怨念自己的承受力,边紧张地吞咽着唾沫。

    下一秒,陆予骞忽然倾身压了下来。

    沈娆屏住呼吸的同时还在想,自己是不是该闭上眼睛啊,这一幕才会更加唯美?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