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023 他看着沈娆对别人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3 他看着沈娆对别人笑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沈娆在等陆予骞打完电话的过程里,事态却忽然有了转机。

    陈警官说,新的证人出现了。

    沈娆十分好奇,便自己一个人先跟过去围观了。

    那名证人很高,目测得有190,黑色的大风衣,敞开的下摆贴住健壮的小腿,再往下是霸气的黑色军靴,几排铆钉,不但扎眼,还能扎人。

    沈娆离得远,只看得见背影,但就是那么个背影,却散发这一股野生豹子的压迫感,令人胆颤。

    然后又听见那人的声音,机关枪一样对着张新明扫射,已经到后半程了,“……你特么告她蓄意伤人?她伤你哪儿了?你的猪脑还是你下面那根针?明明是老子揍的你你个怂货!只会欺负女人的下三滥!躲?往哪躲?有本事躲上天啊!上天了也是老子的地盘,老子开战斗机轰死你!”

    沈娆叹为观止,满分100的话她给打82分,剩下的以666的形式送给他。

    “这位先生,这里是派出所,麻烦注意你的言行举止!”

    小高警官拍桌示警,义正言辞。

    “小崽子闭嘴!我话还没说完!”

    被吼的小高警官懵到失声,从来只有他吼别人的份嘤嘤嘤。

    男人将一个信封拍在桌上,从里面抖出一张小小的内存卡,声音一下子无比正经锋锐,“这是行车记录仪里的内存卡,昨晚我开车经过山水居,拍到这个男人企图性侵他的女乘客……”

    峰回路转!

    沈娆面露喜色,这事儿总算解决。

    她快步走到程北身边,正撞上男人撇过脸,剑眉星目,唇角一丝坏笑,那样痞,他在和程北说话,“我昨晚就告诉过你,你可以告他强||奸||未遂,你非跟个圣母似的息事宁人,现在被反咬一口,爽吗?”

    程北红透了一张鹅蛋脸,却也不甘示弱地顶了回去,“你还好意思说,你下手那么重,我要是告他,不就把你暴露了吗?还是你想蹲局子?”

    沈娆看着那教科书一般的俊脸一怔,这不是萧谨南么?他救的程北?

    T市的名门望族,当初沈娆嫁进陆家之前,有做过一些功课,所以认人不成问题。

    不过据她所知,萧谨南常年混迹海外,回国次数少之又少,今天竟在这里让自己碰上了,真稀奇呀。

    更稀奇的是,北北为什么对萧谨南是这种态度?一点没拿他当救命恩人的感觉。

    唔,有猫腻……

    萧谨南豪爽地一声朗笑,长臂一扬,揪过张新明的衣领,猛力向上一提,“被打了不服气是吧?要给自己讨公道是吧?我人就在这里,现在有人证又有警察,你告不告?”

    “不不不!不告!不告!”

    张新明死命摇头,口齿不清的,眼泪都快流下来。

    萧谨南松开他,手指夹出张新明放在上衣口袋折好的一张纸,抖开,扫了两眼,眉头挑起,“啧,拿了医院的检验单过来的,伤得挺重哪!要么我赔钱给你?说个数吧!”

    “不不不!不用!不用!”

    他现在只想回家,警察把他拘留了也行啊,只要不让他面对这阎罗,怎么都成。

    萧谨南摊手,斜睨程北,不可一世的霸王样儿,“你看,我一点不用负责啊!”

    程北:“……”

    算你狠!

    沈娆噗地笑出声,萧谨南这狂野不羁的性子,她还挺欣赏。

    男人闻声,蓦地和她对上了视线。

    沈娆的笑还挂在脸上,弧度浅浅的淡笑,她自认没什么失礼的地方,萧谨南却拧起英气的眉,大掌沉沉向她压了过去,“你……”

    沈娆一瞬呆住,她见识过那只手的威力,某个硕大的猪头在她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她抽了口气,浑身僵硬。

    下一秒,视线轻晃,一方挺拔刚硬的脊背稳稳挡在她面前,独属于陆予骞那凛冽幽沉的气息潮水般袭来,将沈娆团团围住,倏地抚平她一颗跳乱的心。

    “老三?”

    萧谨南往前伸的手旋即停住,眉头松开,声音里也染上了笑意。

    “嗯。”

    陆予骞脸容沉静,余光停在沈娆莹白的手指上,终于是不抖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一早。晚上本想和你们聚聚,谁知道错过了。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

    陆予骞点点头,眸底情绪不明,他也没想到。

    “哦对了!”

    萧谨南想起什么似的,一把勾过陆予骞的肩膀,失去男人高大身躯的遮掩,沈娆白软的小脸便露了出来。

    男人指了指她的前胸,轻声道:“你的衣服上粘了线头。”

    沈娆低头一看,还真是,所以这人有强迫症,那么严峻的表情其实就为取一线头?

    早说呢,她刚还以为他要对自己动手!

    沈娆撵去胸口上的那根细小黑线,朝他扬唇,“谢了。”

    陆予骞看着沈娆在笑,清婉明媚,却是对着旁人。

    他想她为什么要笑,又为什么谢萧谨南?谢他什么?

    刚才若是自己晚一步,萧谨南的手会碰到哪里,她自己不知道?

    这个女人的防备心呢?

    不是警惕得连他在她头晕快要摔倒时扶了一把都觉得虚伪不堪,换一个人,明目张胆地袭胸,倒是君子所为?

    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至冰点,任谁都想远离那冷源,只有萧谨南异常抗冻一般,笑嘻嘻凑上去,“老三,不介绍一下?”

    陆予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金口一下未掀,像是不清楚他指的是谁。

    沈娆一口气堵在喉头,吐不出也咽不下,最后化为一丝薄笑。

    ……明白的。

    在他歃血过命的兄弟面前,她就该是个隐形人,谁叫陆太太的位置,原本并不属于她。

    那是属于白舒的——他们兄弟几个都熟识的,陆予骞的青梅竹马——也只有她才配得上。

    所以此刻,陆予骞不会提自己,也不屑提。

    “你好,我是沈娆,北北的朋友。”

    她展颜做自我介绍,神采飞扬地朝萧谨南伸出手,言辞间,也只字未提陆予骞三个字。

    男人大方同她握手,“幸会!”

    一旁的程北急得跳脚,去摇沈娆的肩膀,“娆娆,我和他没有半点关系!我不认识他的!!”

    言下之意,她这介绍方式大错特错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