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048 你难道爱上她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8 你难道爱上她了?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047 你触了底线←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49 搬出去住

    “收拾东西。”

    掷地有声的四个字,陆予骞脸色紧绷,丝毫不拖泥带水。

    白舒泪眼朦胧,仰头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轮廓,薄冷如往昔,可她却觉得陌生,无比的陌生。

    为了谁?他究竟为了谁动这么大的肝火?冰山在融化啊,简直有血有肉到不像是陆予骞了!

    白舒脑中倏地闪过一张绝美的瓜子脸,双眸瞬间睁得老大:“是因为沈娆?因为沈娆你才这么对我?”

    她质问得极其大声,但话里却没有多少的不可置信,白舒盯着陆予骞,仿佛吃定了他会否认一般。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前尘过隙,有些人注定比不上,这白舒认命,但沈娆算什么,这个半路杀出来的贱||人算什么?自己一定不会连她也赢不过……

    然而,陆予骞却沉默了。

    空气里,只剩下白舒低微的啜泣声,鬼魅般四处游走。

    呵,底线。

    心脏像是被挖开了一个大洞,冷风透骨,白舒低低念着这两个字,双目失焦地问道:“她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底线了?啊?”

    仿佛被那凄厉的嗓音刺中,陆予骞也跟着恍惚了一秒。

    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根本没有考虑太多,完全是脱口而出,但,往往潜意识的举动才更加的可怕。

    男人敛眉,眸中风云暗涌,又听见白舒泣泪,“予骞,你难道,爱上沈娆了么?”狠嘶了口气,她又立马否定,疯了似的地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你明明爱的是……”

    声音却再次戛然而止,那个名字,那个犹如毒咒一般的名字,白舒念不出来。

    唇也咬破,殷红的一道印子,白舒的脸上写满了不甘。

    梦碎一地,碎片割得她遍体鳞伤,那么疼,她眨尽眼泪,絮絮地就问出了口,“这才过去两年,仅仅两年而已,你就移情了?可既然沈娆可以,那为什么我就不行呢?予骞,我比她更早认识你,我等了你这么多年,这些你都知道的,可你为什么不选我,你给我一个理由……”

    陆予骞无奈地叹息一声,让她别说胡话了。

    “换个医院,你好好反省一下。”

    轻描淡写,男人带过原先的话题。

    白舒嘲讽地笑了,她明白的,这就是变相禁足。

    哪怕去的不是让她害怕的那家医院,但白舒很清楚,总有一天,自己会被送过去的。

    陆予骞为沈娆做到这个份上,甚至对她一丝情面都不讲,这是白舒无法容忍的。

    “反省?予骞,我做错什么了?”

    白舒双目赤红,两片唇气得发抖,反问道:“你说今天下午的事吗?还是更早以前的?她会吐血又不是我害的,我一直拉着蓝奕了可他口没遮拦我能怎么办?她出车祸也不关我的事,我也差点死在手术台上不是吗?!”

    “我感谢她输血救了我,所以我才买了慰问品去探望她。但是予骞,沈小姐的确受了许多苦,可你别忘了,我也是受害者!!”

    陆予骞听她歇斯底里地吼完,低低重复了一遍“受害者”三个字,声音幽冷,白舒顿觉一股寒恻之气灌进了天灵盖。

    “小舒,蓝奕信你,是因为他死心塌地地喜欢你,但你也别把所有人都当成蓝奕。”

    陆予骞转头,看着窗外深深夜色,面上容廓越发沉敛,“短短一天时间,这家医院某几位医护人员……的远房亲属,户头上都多出了一笔钱。打款账户各异,打款方式也不同,很可能就是那么凑巧吧,他们集体发财了。”

    白舒一个激灵,觉得自己幻听的同时,尖利指甲狠狠刺进了掌心。

    “对了,今天白天,你的经纪人有出现过么?”

    “……谁?”

    “祁放。”陆予骞有些严肃,作为幕后大BOSS的严肃,气势压人,“你将要停工很长一段时间,他总该和你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他……他有事在忙,明天会过来。”

    “哦是么?忙着跑各大银行?”陆予骞从口袋里夹了片小光盘出来,在白舒面前扬了扬,“都录在里面了,你要亲眼看一看么?”

    白舒一脸菜色,她看着那片光盘,脑中全是空白。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陆予骞竟是有备而来。

    这个男人真的好可怕,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又怎么会怀疑自己?

    白舒细细回想,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由于主刀医生鲁莽行事,的确将她的动脉划伤了,但经过抢救,其实当场就保住了命的。

    只是出血量有点太大,不输血的话,她会有休克的危险。

    当时白舒半身麻醉,感觉不到疼,但脑子还是清醒的,流了那么多血她心里又火大又暴躁,尤其自己血型特殊,多难才能补得回来啊!

    血库的血又好死不死告罄了,于是白舒计上心头。

    主刀医生本来就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吓了个半死,一听白舒说,只要大家肯配合她,她非但不会追究,而且还少不了他们的好处,换谁谁都会动摇。

    加上听完白舒说的,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所有人便就欣然同意了。

    其实最开始,白舒只是希望通过夸大事实,找到人给自己输血而已。顺便有备无患吧,万一手术后期缺血呢?

    她并没有特定的目标,但想不到实习医生最后把沈娆带了进来,简直是意外收获!

    白舒这会百思不得其解,她觉得一切发展下来完全是顺理成章的,为什么陆予骞看出了破绽?

    男人锐利的眼眸寒意料峭,声音早已失去了原来的温度,“是你让人抽了她600CC的血,不是么?”

    那一瞬,白舒浑身僵硬。

    她当时,是太兴奋了,演技简直好到飞起来,不知道隔了一块帘子的沈娆,心境会是如何,一定很凄凉吧。

    所以,当实习医生建议抽300CC就完全足够的时候,白舒根本就听不进去。

    那个时候沈娆都已经晕过去了,白舒还是硬要翻倍抽完才肯罢休,没办法,都上了同一条船了,实习医生也只好照办。

    “怎样?还觉得自己无辜么?”

    陆予骞将那张光盘随手一丢,目光浅浅刮过她惨白的脸。

    “你利用蓝奕的事,我暂时不和你清算,总有一天他会醒悟。但小舒你记住,沈娆的那些血,不是白流的。你最好祈祷,她以后都不会受伤流血,否则,该还的,你统统都要还回去。”

    越是平淡的话,掀起的涛浪越大。

    白舒好不容易支起的身子,下一秒,又惨惨跌回了原地。

    她伏在床上,哭不出,也笑不出,只觉得自己脆弱的灵魂,被生生劈成了两半。

    -

    解决完白舒的事,陆予骞一秒都没有再多待,他关门出来,细长手指狠狠拧紧眉心的肉,模样看上去有些疲惫。

    “今晚就给她办好转院手续。”

    陆予骞吩咐道,季林应下,也松了口气,这么一来,太太总算能安生养病。

    他提步跟上,帮陆予骞摁开电梯,一手抓着手机在联系司机了,要他赶紧过来交接。

    总裁累了一天,不能让他自己开车回去。

    跟着陆予骞走进电梯,季林正好挂断电话,另一手伸出去,看都还没看清,就落了下去,没碰到数字“1”,数字“5”倒是亮了。

    “嗯?”

    季林眨巴着眼睛,感叹这就是缘分吧,太太所在的楼层诶!

    他窃窃笑了,扭过头去看陆予骞。

    “干什么?”

    总裁大人端着架子,没拿正眼瞧他。

    季林搓了搓手,十分狗腿地问,“总裁,您真的不去看一看太太么?”

    陆予骞刚要皱眉,又听见季林补充道,“司机没那么快会来的。”

    所以啊,去太太那边打发一下时间呗!

    季林觉得自己特别神助攻了,月底奖金可能会翻倍。

    但陆予骞沉吟片刻,冰着一张脸,又把那个红色的“5”给消掉了。

    他去做什么?再听她无理取闹提一次离婚?什么时候她肯冷静下来好好听自己说话了,问题才有可能解决。

    “做你的事。”

    陆予骞丢下一句话,疾步走掉了。

    季林顿时蒙圈,没明白他指的哪一件事。转院几分钟就能搞定诶,可自己还用继续暗中观察太太的动态么?

    再抬头,人都远到看不见了,季林抹了把辛酸泪,觉得自己真是为着主子的恋爱操碎了心。

    但陆予骞显然没当回事,或者说,他有自己的考量。

    男人本来的意思,给沈娆多一点时间,说不定她自然而然就想通了,两年来她一直这样,他觉得这次也不会例外。

    但往往,事与愿违。

    这天,陆予骞正在开会,关乎新品上市的重要会议,却忽然接到了张嫂的电话。

    季林双腿打颤,在男人可以将人撕裂的视线里把手机递到他面前,硬着头皮道,“总裁,是、是大事。”

    含着后面半句没讲出来——关乎您的婚姻大事啊!

    会议暂停,陆予骞接起电话,那头,张嫂声音急得都快哭了,“先生,先生啊!你快回家来,太太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