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060 再亲一口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0 再亲一口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沈娆快要气炸了,萧谨南这人套路百出,简直防不胜防。

    奈何程北心大,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坐在镜前卸妆。

    余光扫过一直走来走去的沈娆,她无奈叹了口气,道,“娆娆,你坐下成么?我头都快被你绕晕了。”

    沈娆一个箭步过去,摘掉程北手里的卸妆棉,双手夹住她的肩膀使劲摇,“你要觉得晕你就赶紧清醒过来呀!你刚刚可是被人轻薄了好不好!!”

    程北别在脑后的发髻被晃到散开,发丝频频刮过耳垂,她觉得有些痒,便止住了沈娆的动作,失笑道,“没那么严重吧?就碰了下脸颊而已。”

    “而已?这还而已?”

    沈娆扶住额头,顿时累觉不爱。

    “好了好了,乖。”

    程北拍了拍她的后背,从她手里拿回那片卸妆棉,倒了点卸妆水在上面。

    镜子里,程北睫毛弯弯,唇角是带着笑的,抹开颊上脂粉的那一刻,她抿住小嘴,娇俏得像个怀春的少女。

    沈娆全看在眼里,眉头一点点蹙紧。

    这不妙,北北似乎是动心了。

    其实有个问题沈娆很想问程北,就是如果刚才在台上,换成别的男人亲了她一口,她会如何呢?也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接受么?还是,只有萧谨南才可以?

    但最终沈娆忍住了,她想当棒打鸳鸯的那根棒,可不想做月老手里的那根红线。

    -

    程北换好衣服,终于记起她的手机还关着,赶紧开机。

    屏幕一亮,微信群的消息就炸开了,程北等手机滋滋振动完,才点开翻看。

    沈娆在边上看着她小脸微僵,就问怎么了。

    程北尴尬地抓抓头发,支吾道:“我……我把这边结束之后,要去联欢的事儿给忘记了。”

    怪不得呢,这会化妆室就只剩自己和沈娆了,大家伙都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怎么一点没觉察到?

    程北一脸的迷瞪,疑惑刚才自己的脑子神游到哪里去了。

    “联欢?”

    沈娆漆墨一般的眼眸忽然一亮,眉头也跟着挑起。

    “是啊。”程北摊平手机,哭笑不得地说,“团长着急在群里@我呢,问我现在在哪儿。这群人,终于发现我不见了……”

    程北发了个捂脸哭的表情给他们,来表达此刻的心境。

    沈娆施然在镜子前坐下,一边打开手包,一边问她,“目的地是哪呀?”

    “我看看啊……在东街那边,清野酒吧。”程北抬起头,感觉到身边的人忽然矮了一截,于是放低视线,她看着沈娆细致地对着镜子描眉的模样,有些不解,“娆娆你干嘛呢?”

    沈娆停下手里的动作,朝她狡黠一笑,“补个妆~”

    程北一时没有get到她的意思,歪着脑袋继续发懵。

    沈娆很快搞定,将东西收好,眼线挑起的精致眼尾朝她勾了勾,轻扬下巴道,“走吧,坐我的车过去。”

    程北“哦”一声,跟了两步又停住,小口微张,“啊你也去么?”

    她看上去三分惊奇,七分诧异,因为沈娆对这种闹腾的场合,虽然说不上讨厌,但绝对不会喜欢。

    平常约酒约饭,人至多不超过三个,而且往往都是彼此相熟的好朋友。

    可今天是怎么了,娆娆竟然会想要参加这种大型聚会?而且,还打扮得这么亮眼,给人一种,她已经做好成为万众焦点的准备。

    程北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沈娆笑眯眯地吐出两个字,“当然。”

    不如说自己就是为了这后半夜的活动才来的好么,不然她干嘛想不开,千里迢迢跑到歌剧院的观众席睡三个小时,睡得她脖子到现在都有些抻不直。

    沈娆一向是行动派,既然今晚有机会,那她势必要去物色物色的,万一她桃花旺,撞上个好的呢?

    雪佛兰载着程北,到达清野酒吧。

    这酒吧就跟它的名字一样,有清净一面,也有狂野一面,越过宁逸的卡座和吧台,便踏入了声色犬马的另一个世界。

    沈娆听着某几个包厢传出的重金属乐,脑袋微微有些眩晕。

    程北拉住她,捂住一边的耳朵,一路走到了底。

    推开包厢的门,嘻嘻哈哈的背景音里,就见两个男生手牵着手站在大屏幕前,望着彼此,深情对唱道:“OH,Baby你就是我的唯一~~~~”

    基得她们风中凌乱。

    可能是打开方式不对,程北想退出去再来一次。

    却被坐在人群正中的长发女人叫住,她站起来,让大家都停一停,“各单位注意了啊,我们小北到了!”

    程北:“……”

    长发女人冲她笑,打趣道,“小北,你是爱丽丝么,梦游仙境去啦?怎么现在才来?”

    众人附和“就是就是”。

    “薇薇姐,还有大家,不好意思,有点事耽搁了。”

    程北将挂在肩上的包放在玻璃茶几上,知道他们就是起哄,大方地歉意一笑,然后她挽过沈娆,“对了,我带了朋友来。”

    刚准备介绍,长发女人却对她摇了摇食指,“NONONO,小北你搞错了。这边是已婚趴,单身趴在对面包厢。”

    程北都快坐下了,一听她这话,身子猛地僵住,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你们迟到了,领完罚再走。”

    长发女人挤着眼睛,一脸坏笑。

    走出包厢,程北一边举着小镜子,一边拿湿巾擦拭脸颊,嘴中嗔怪道:“我的小祖宗,你亲的也太狠了,这让我怎么擦……”

    惩罚竟然是好姬友的亲亲,还被一堆人拍照留证了,城会玩!

    她倒不是放不开,和沈娆嘴对嘴亲都无障碍,但那小妮子多野啊,竟然加厚了一层口红,啪地往她脸上盖了个戳!

    她擦了半天,痕迹消不掉不说,反倒将口红晕成了腮红。

    沈娆揪住她尖尖的下巴,左右看了两眼,“没事,多漂亮啊,正好帮你消毒。”

    对,自己亲的就是之前被萧谨南“玷污”过的位置!

    程北无语两秒,又给她气笑,拍掉她的小爪子,“可是,这红得也太不对称了啊!”

    “那我再亲一口。”

    “去去去。”

    程北推了她一把,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忽然把沈娆拉住。

    “干嘛?”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