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071 你想死就直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71 你想死就直说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男人的脸,都快要偏到脑后去,他缓缓转了回来,那五道清晰的指印,红到刺眼。

    可见沈娆有多用力——

    她真切地想要他痛,这一巴掌,她早该给他的。

    然而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沈娆也不会比他少痛多少,掌心火辣辣地在烧,更煎熬的是胸腔里的那颗心,像是快被人撕裂一般。

    “陆予骞,我从前有没有和你说过,你要乱搞,麻烦你出去搞,别把人带到家里来?”

    陆予骞神色一暗,沈娆没有漏看,立刻冷笑反问,“怎么,你想说这不是乱搞是吧?你们有情人名正言顺是吧?”

    她满目的冰寒,点点头,“行啊,我理解,谁叫我这个讨人嫌的搬出去了呢,这儿也不再是我的家了。于是你迫不及待把人带回来了……呵,白舒她,身体还没有好全吧,用不用这么急||性啊?”

    陆予骞的脸,已经不足以用黑沉来形容了,整个二层的空气,逐渐凝结成冰。

    “沈娆,你……”

    他的语气很重,压下来,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沈娆立刻低吼着打断,“别叫我,我嫌恶心!”

    她此时就站在床前,俯身,将整条被子扯落在地,她踩上去,力道很重,似发泄似示威。

    “陆予骞,你把人带回来,我没有意见!这么大地方,你们想在哪玩,爱怎么玩,都行!但是,谁准你们弄脏我的房间?!”

    沈娆脖子上的青筋,一鼓一鼓地跳,如同随时都会爆开。

    她其实早就想过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所以离开时将自己的房间上了锁,以保一方净土。

    但陆予骞……

    还真是从来都不曾叫她失望过!

    “先生,太太,你们别吵,别吵啊!”

    张嫂在原地急得团团转,想劝,又不知道该怎么劝。

    这都是她的错,要是昨晚,自己没去搭理那个姓白的女人,该有多好!

    她不在,说不定现在,太太和先生都已经和好了!

    正想着,那女人又出现了,张嫂被挤开,余光瞥见那毛茸茸的小脑袋,很想揪过来打一顿。

    白舒在上楼的时候,就听见沈娆气冲冲的声音了,这会近距离看着她盛怒的表情,内心别提有多愉悦。

    昨夜,医生处理完她的伤口离开,之后张嫂给她空出了一间客房,也不再管她,自顾自回别院去睡了。

    白舒很纳闷,按理,她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连陆予骞都惊动了,不可能沈娆还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她能睡那么死?

    要是她知道,陆予骞把自己留下来过夜了,会是什么反应?

    ——一定很精彩吧。

    白舒好奇,她已经不敢去招惹陆予骞,但去惹沈娆不痛快,她还是很想试一试的。

    于是,她找到了次卧门口。

    门是锁着的。

    但白舒根本没想过敲门,备用钥匙她之前留意过,那个佣人是放在楼下储物柜里的,但或许急着去补眠,她没有收好,最后落在了桌子上。

    白舒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沈娆的房间,但是,里面空无一人。

    这也在意料之中了,白舒想,沈娆大概是还没有出院。

    虽然有些遗憾,但次卧的规模,比客房不知道高了多少档次,白舒来都来了,索性就睡下了。

    而且,置身在这个房间,坐拥一切,让她有一种,凌驾在沈娆之上的感觉。

    所以,她尽情地将沈娆的东西翻弄了个遍,大手大脚,无所不用其极。

    人在搞破坏的时候,就跟野兽没两样,这话并不夸张,至少放在白舒身上很形象。

    就算她做这些,暂时膈应不了沈娆,但第二天也能膈应陆予骞,甚至是那个目中无人的女佣!

    不过白舒也没想到,沈娆竟然会那么巧,赶在今天出现了,果然连老天爷都帮自己!

    从他们的对话里,白舒还获得了一个意外收获,原来,沈娆不是不在家,而是已经搬出去住了。

    这就更加好玩了,白舒眼底闪过一道锋芒:要让他们的关系进一步恶化,简直是易如反掌。

    她将垂落的发丝挂在耳后,抬起头,很快换上一副很心疼的表情,低声惊呼道,“呀,予骞,你的脸……”

    细长的手指探过去,眼看就要碰到陆予骞,但男人头一偏,白舒落了个空。

    尽管陆予骞的视线一直盯着沈娆,但他依旧躲得很快,亦躲得很准。

    白舒心底恨然,幸好沈娆像是没有觉察到自己刚才的窘态,也对,她现在在气头上,哪有什么判断力。

    “沈小姐,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

    白舒转而去挑沈娆的刺,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反手甩了一耳光。

    张嫂在旁边看着,差点拍手叫好了。

    白舒捂着脸,脑中嗡鸣一片,睁大了眼睛瞪着沈娆,“你……你敢打我?”

    “我有什么不敢!”

    沈娆比白舒高,气势上也压人一头,利落地补上另外一耳光,她看着她两边对称的脸颊,笑了,笑意如刀,刀刀封喉。

    “我的房间你也敢住,我的床你也敢睡?!翻我的衣服,用我的东西,弄脏我的地盘,白舒,你想死就直说!”

    “你……你……”

    白舒嘴唇哆嗦,气得说不出话来,这本该是自己占上风的!怎么会……

    “你什么你?杀人犯法这我知道啊,但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比死还要难受!”

    沈娆咄咄逼人,那般嚣张冷锐,白舒一步步后退,到最后脊背贴在了墙上,冰凉的墙面激得她一抖。

    担心沈娆真会说到做到,白舒下意识向陆予骞求救,她知道他无论如何会保自己一命的。

    沈娆听得猖狂哼笑,罂粟一般致命,“叫个鬼的陆予骞啊!你没看到我连他也打了嘛?!张嫂!”

    “诶,在,在的!”

    张嫂捂住小心脏,差点被太太吓死。

    “我房间里的东西,凡是被她碰过的,该扔的扔,该烧的烧!还有,这间屋子,需要彻底消毒过,然后翻新!你算清损失,所有的费用,全由白小姐一人承担!”

    沈娆说完,霍然转身,往陆予骞的房间走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