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076 连您也要抛弃他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76 连您也要抛弃他么?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075 惩罚自己←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77 救你

    “这什么?”

    沈娆边问,边翻开那份东西。

    季林安静地垂立在一侧,并未答话。

    这是最直接的证据,不需要多加解释,太太看了便能懂。

    文件夹很大,可里面也就三张纸,沈娆俯下头,瞄了眼甲乙双方,瞳孔猛地一缩。

    没仔细看内容,她直接掀到最后一页,落款不仅有签名,还盖着印鉴,非常的正式,正式里又带了丝荒唐。

    沈娆盯着末尾的签署日期,一阵发愣,那个时候,自己和陆予骞还没有相识。

    他同白舒签下的……协议。

    沈娆捏住后颈,灌了一口冰凉的咖啡,神智稍微清冽几分。

    视线往回退,沈娆扫过细则,越看眉头蹙得越紧。

    上面白纸黑字罗列得分明,要保护白舒的人身安全,要对她悉心照顾,还要为她铺平一条坦荡的星途,等等等等。

    往难听了说,陆予骞就算包||养一个人,都不需要如此的尽心尽责。

    而反观甲方对乙方,就一点要求——听话。

    这什么鬼了?

    妥妥的不平等条约啊,沈娆盖上封壳,有些气闷。

    “陆予骞脑子进水了啊,签这种东西?”

    沈娆抬头,望着季林,直接问出口,对方一脸的尴尬:太太,能给总裁留点面子不?

    季林思量了片刻,才道,“这是白舒小姐拟的,当时总裁有求于她,再加上事态紧急,不得不签……”

    沈娆抿紧了唇,直觉陆予骞还有一段不寻常的过去,而那段过去,是她不曾了解过,或者在眼下,无法去触碰的。

    然而,此时此刻的沈娆,根本无暇顾忌太远。

    这个荒诞而又可笑的事实摆在她面前,就如同在喉头卡了一块巨大的,啃不动的骨头一般,难以消化。

    ——她真的过了一个假的两年。

    自己的所有认知,全是错误的。

    她以为,白舒是他们婚姻里最大的障碍,陆予骞对她不理不睬,都是因为心有所爱。

    可到头来,白舒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陆予骞对她百般好,只因白舒身上,有他想要,可至今还没有拿到手的东西。

    这个男人,要么不解释,要么一解释,就拿最直观最有冲击性的铁证出来摊牌,一点缓冲都没有。

    沈娆想笑,可她又笑不出来,滚了下舌尖,满口的苦涩。

    她又想,那过去的几百个日日夜夜里,其实是存在着真实的。

    ——疼痛,深入骨髓的疼痛。

    每次被撇下,被遗忘,不被重视,不被选择,一切一切,都是自己切身经历过的。

    那些揉在每一分每一秒里的痛楚心酸,她做不到,做不到一笑置之。

    可沈娆也只能接受,打碎了牙都要和血吞下去,谁叫她相信陆予骞。

    哪怕他刚才,就在电话里告诉了自己全部,沈娆内心的天平,肯定依旧会不由自主地向陆予骞倾斜。

    这种对他无条件的信任,沈娆改不了。

    所以,她才一直封闭自己,不肯给陆予骞机会。

    她怕,怕被说动,也怕自己心软,更怕乖乖回到他身边,却又是重蹈覆辙……

    沈娆猛地沉眸,一掌拍在桌上,为什么忽然想到这些?!

    季林被她吓到,还以为是协议的内容刺激到了她,连忙想把文件夹拿走。

    “太太,您……您没事吧?”

    “没事。”

    沈娆通红的手心按住压住文件夹,示意季林不要动。

    她还有一点想不明白,既然陆予骞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履行协议,但他坚持了这么久,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肯定是翻脸了吧?

    不然,白舒也不会放着这大好的资源不要,跑去招惹萧谨南了。

    为什么?

    只能是白舒没有“听话”,触怒了陆予骞。

    但,他那样冷||性无情的人,白舒究竟做了什么,才让他单方面毁约了?

    沈娆有些入神,季林在一旁看得干着急,很多事情太太并不知情,光靠猜测,不晓得会歪到哪里去。

    “太太,您就没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沈娆的思绪被打断,瞥了季林一眼,对方一脸想为自己解惑的诚挚表情。

    她却轻轻笑了,嘴角含了丝不屑, “季秘书,你是不是想说,陆予骞是因为我,才和白舒决裂的?”

    季林眉梢一喜,用力点了点头,太太果然聪明过人!

    沈娆淡淡哦了一声,反问,“可那又怎么样呢?”

    季林心中咯噔一下,眼睛瞪成铜铃,“太、太太?”

    “我该感动?还是该高兴?”沈娆冷笑,眸光似刀,“在他不顾我生命安危,一定要我去救白舒的前提下?季秘书,我可不是受虐狂。”

    “太太我,我绝不是这个意思!”

    而且那件事,是误会呀,是白舒小姐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总裁也被蒙蔽了,他真的不是故意伤害您的!

    然而季林的嘴不够快,沈娆抢在他之前开了口, “那你是什么意思?陆予骞又是什么意思?不要捅了我一刀,然后再给我敷上最名贵的金疮药,一次又一次,这样吊着我的命,还不如一刀了结了我……季秘书你说呢?”

    季林听得冷汗直冒,这比喻,太瘆人啊,太太您是真不打算原谅总裁了么?

    “对了,帮我转告下他,明天上午十点,民政局,不要迟到。”

    沈娆说完,便站了起来,她将那份文件夹拍到季林的胸口,然后捏起自己的手包,转身就往外走。

    “太太,请您等一下!”

    季林不顾旁人探寻的目光,奔着追了好几步。

    沈娆停了下来,侧眸,睫毛上挂着淡漠。

    “太太,您一定要将自己,陷在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里吗?总裁已经有所改变了,为什么,您就是视而不见呢……”

    “季秘书。”

    沈娆出声警告,意在让他闭嘴。

    但是季林没有停,为了BOSS大人他豁出去了,“太太,我相信您比我更了解总裁。就算他是座冰山,但冰山也会有融化的时候!您是总裁的妻子,您更是他的未来……可现在,连您也要抛弃他么?”

    “季秘书,你真的管得太宽了。”

    沈娆的神色彻底冷下来,对季林,更是对有所动摇的自己。

    她在内心警告自己,不要犯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