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177 这个问题,我亲自回答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77 这个问题,我亲自回答你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那是一道女声,破碎到喉咙都仿佛被撕裂了一般。

    程北猛地停住了脚步,这是谁在喊?

    她扭头,萧谨南已经冲到了检查室外,拍着门,“素素,你没事吧素素?!”

    然而回应他的,是一片诡异的死寂。

    萧谨南心急如焚,拍门拍得更用力了,“素素,你听得见吗?你不要吓我!素素!”

    程北就定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男人表现得越急,她的心就越凉。

    但她不走了,沈娆还在这里,程北怕她一个人应付不了。

    下一秒,那扇门被护士打开。

    萧谨南火急火燎,疾风一般迅猛灌入。

    “娆娆。”

    程北也小跑过去,和沈娆碰头。

    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是半斤八两的懵怔。

    沈娆此前正和赵医生比对检查报告,两个人是听到动静,才从ct室里穿出来的。

    因此,当她看到瘫坐在地上,紧紧捂住双耳的白素,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素……”

    “别过来!谁都别靠近我……”白素话落,看着那道骤然僵住的影子,声音越来越低,“让我一个人静一下。”

    “好,我出去,我让他们都出去。素素,有事你叫我。”

    萧谨南嘴上安抚得小心翼翼,凌厉的视线却已经扫过了在场每一个人,他一把扯过嫌疑最大的白舒,两秒之后,人被他重重掀在长凳上。

    “你和素素说什么了?”

    白舒艰难地坐直了身体,她早已习惯了这种粗暴的对待,甚至还轻轻笑了一声,“那你得问那边的陆太太了。”

    “陆太太”三个字被她叫来特别的扎耳,沈娆不明所以:“问我?”

    “是啊,我们可是同一阵线的。你不是让我给白素吃点苦头么,怎么样,我完成得不错吧?”

    沈娆的眸光倏然冷冻成冰,声音也冒出了寒气,“白舒,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诶呀,别装了,人我还是会救的啦。”白舒嬉笑的表情让人看不懂她在想什么,“不就一颗肾么,给就给了,姐姐的命最重要嘛!呵,活着多好,还有数不尽的折磨等着她,真是……”

    话没有说完,脖子就被萧谨南扼住了,白舒面上的血色急速褪去,可她并没有挣扎,唇角的笑意,看得男人无比想只手撕裂它。

    “你到底做了什么?”

    女人白眼翻了好几轮,一口气断断续续的,如同快要死过去。

    “我只是……告诉了姐姐,事实……谁叫你们……都骗她……”

    萧谨南暴躁地低吼一声,无比厌恶地甩开了白舒。

    她呛得厉害,可声音却没停,眼睛里现出的恶毒光芒令人不寒而栗,“陆太太这个头衔,永远都轮不到她白素,永远……我得不到的,她也休想得到!”

    萧谨南怒得想杀人,“你竟然敢,你竟然敢用这件事,去刺激素素!”

    白舒仰起头,反笑得愈发厉害,“我为什么不敢。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把她带下去!”

    女人的狞笑声很快消失在路的尽头。

    萧谨南感觉自己像是吞了颗哑弹,五脏六腑被巨大的冲击震得四分五裂,可他硬生生全受下了,这是他活该,痛在他身上就对了!

    他该有所防备的,除了自己,这些人,她们一个一个,都想伤害素素!

    “接下来轮到你了,沈!娆!”

    最后两个字,何止是用咬牙切齿就可以形容的。

    要不是程北反应快,及时扯开了沈娆,她一定会被那忽然逼近的杀伐之气击打得支离破碎。

    沈娆被程北护在身后,刚要说话,没想到程北比她还要激动,“萧谨南,你要干什么?你也想对娆娆动手吗?白舒说的话能有什么可信度?这么拙劣的陷阱你也往里跳,拜托你有点判断力行不行!”

    “程北你让开!我今天非教训这个歹毒的女人不可!”

    沈娆对上他那一脸恨不得把自己碎尸万段的表情,也十分的上火,“我歹毒?萧谨南你说话注意点,别仗着自己是北北男朋友就对我蹬鼻子上脸!我忍你很久了!”

    “谁特么要你忍!你以为你那副多管闲事的嘴脸很好看么?少对老子指手画脚,还有程北!”男人扣住程北的肩膀就把她揪到自己身后,“你是我女朋友,这种时候你站谁那边你心里没数吗?!”

    “你……放开!”

    程北吃痛地皱紧眉头,可男人拦在她面前,岿然不动。

    “姓萧的,你今天是铁了心要和我撕破脸了是吧?就为了那个白素?!”

    她这话怒气冲天,却惹得萧谨南一阵狂笑,眼角眉梢写满不屑,“沈娆,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有什么资格和素素比?要不是你横刀夺爱,让老三娶了你,他们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一对!”

    沈娆一时气结,“你!”

    “怎么我哪里说错了吗?”

    “所以,这是真的?”

    萧谨南所有的盛气凌人,被这一声轻柔的低问声击碎。

    “素素!”

    “予骞他,结婚了……”

    白素扶着墙,避开萧谨南想要扶她的手,很慢很慢,走到了沈娆身边,“他是你的丈夫吗?”

    “素素,不是的,你听错了,这中间有些误会……”

    “我在问沈小姐。”白素目不斜视,身子绵软,但声音稳得出奇,“谨南,你让沈小姐说。”

    “我……”

    “沈小姐,我刚才情绪不太好,但我现在已经冷静多了。小舒她,从小就爱恶作剧,每次我都会被她搞得很崩溃。但这件事……这件事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所以我得再确认一遍。你的丈夫,是不是陆予骞?”

    沈娆:“……”

    她犹豫了,尽管她被萧谨南那警告的眼神搞得特别想点头说‘是’,但面对白素,理智还是让她有所犹豫。

    今天的这出闹剧,同样也有自己的一份责任在,如果她能把白舒看好了,一切就还会如原先粉饰起来的那般太平,谁都不必在这里挖出自己的伤口,鲜血淋漓地呈给旁人一观。

    ——“这个问题,我亲自回答你。”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