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179 婚戒你作何解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79 婚戒你作何解释?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178 这是我太太←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180 我不会原谅你

    说时迟那时快,沈娆大喊一声,“白素!”

    萧谨南连忙松开手,他扭过头,走廊上却是空荡荡一片。

    他竖眉瞪向沈娆,气得冒烟,“你骗我?!”

    沈娆冷哼一声,正眼都没瞧他一下。

    陆予骞扯平发皱的前襟,身子斜了个度,将沈娆挡在身后,淡淡地问道:“谨南,能不能好好说话?”

    “还说什么?还有什么好说的?老三你tm好样的,要么不来,要么一来就能把天翻了!我不指着你能救素素,可你是打算逼死她么?!”

    又开始了,萧谨南又高举着那“一切为了素素”的伟大旗帜,投入了忘我的战斗状态。

    程北觉得白素真该来看看的,看完估摸着还能给萧谨南颁个奖,他天生就是为她而战的。

    但这种如同与生俱来一般的本能,却成功恶心到了程北,她从后面走上来,视线冷冷地刺进萧谨南的胸膛,“那你想怎么样?让陆予骞和娆娆撇清关系?然后对着白素山盟海誓,你侬我侬?他们夫妻俩欠你的吗?还是欠白素的?得用这么畸形的方式还?又要还多久?!”

    萧谨南的脸色已经沉到了谷底,但程北并不打算停下来,“还有,手术与否,那都是白素自己的选择,与他人无尤。她不按照你所期待的方式活,就是在寻死?别搞笑了好么,这世上多的是临到手术反悔的病患,相比去赌那不可能之中的一点可能,他们宁愿选择另一条路,人之常情罢了。”

    “不是你做手术,也不是你去挨刀子,做不到理解,但至少尊重吧?”

    程北眯起眼,薄唇吐出料峭的寒意,每字每句,都是无情的嘲讽。

    刺痛他,自己其实也不会好过多少,但至少这一刻是畅快的,仿佛整个人都重生了一般。

    萧谨南无言以对了好半晌,心里郁卒得不行。

    讥讽也好,针对也罢,要是换做旁人,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旁人也没有这个胆子。

    然而此刻,在自己眼前的人,是程北。

    锋利的、尖锐的,活像一只竖满了刺的刺猬。

    萧谨南不喜欢这样的程北,他不想听那些长篇累牍的大道理,他也搞不懂她到底在争什么,证明谁对谁错有那么重要?

    他只是希望,她能无条件站在自己这边啊……

    萧谨南心念一动,伸出手,想把人拉到身侧,但下一刻,陆予骞清冷的嗓音,打破了宁静。

    “她不会想死的。她努力了八年,就是为了不死……她的求生欲望,比任何人都要强。”

    “是啊。”沈娆点点头,附和道,“白素应该只是受了刺激,一时想不开,等她……”

    “闭嘴,你少在那儿幸灾乐祸了!”

    萧谨南又暴跳起来,跟条鬣狗似的,单咬着沈娆不肯放。

    沈娆无语地撇撇唇,并不大想反咬回去。

    陆予骞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在忍,轻轻拥住沈娆的肩膀,柔声道,“走吧,我们回家。”

    萧谨南却不让,坚持要陆予骞去劝一劝白素,眼下,只有他说的话,她才可能听得进去。

    陆予骞叹了口气,“谨南……”

    “你直说吧,兄弟还要不要做了?”

    陆予骞:“……”

    他看了沈娆一眼,征询她的意见,沈娆则松开挽住男人的手臂,放他自己决定。

    陆予骞敛眉,沉吟片刻,然后附在沈娆耳畔,低声说了一句话。

    她一怔,再抬眼,陆予骞已经拢好外套,“我去去就回。”

    沈娆有些放心不下,想跟上,萧谨南立刻指着她的鼻子,冷声警告,“你要是对素素还有一丝愧疚之心,就让他们两个单独好好谈一谈。”

    程北上前,啪地挥开男人的手,要笑不笑地嗤道,“够了没有?到底谁在多管闲事?娆娆你不要理他!”

    萧谨南手背红了一片,有点小委屈,“程北……”

    “都说了别叫我!”

    程北背过身去,心安理得地往沈娆身后站。

    她比自己要高,当挡箭牌再合适不过。

    萧谨南却越过她的脑袋,直接去拍程北的肩。

    沈娆:“……”

    招谁惹谁了她。

    萧谨南放软了脾气,难得声音里带了丝央求,“程北,我知道,是我误会你了,让你受了委屈,我很抱歉。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

    “不好。”

    “你别这样,程北,给我个机会,我真的知道错了。”

    程北说“不给”,头也不回,拉着沈娆要进电梯,萧谨南赶紧给沈娆使眼色,让她别夹他们中间掺和。

    沈娆差点给他气笑了,刚才拦住她不让走的怕是只鬼。

    换在平常,她说不定就当电灯泡到底,耗死萧谨南那个渣渣,但沈娆又实在担心陆予骞 ,因为刚才他说,他去这一趟,会将过去的感情,彻底和白素做个了结。

    沈娆觉得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机,因为白素离开的时候,看着像是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她想了想,最终决定找过去。

    白素的病房外,一地的狼藉,沈娆避开摔碎的盆栽,还有热水瓶的玻璃渣子,小心地向门靠近。

    白素大概把能摔的东西都摔了个遍。

    果然,那些平静的外表,淡定的反应,都是在强撑。

    或许也是为了在心上人面前保有最后一丝尊严,白素才一个人躲起来,默默发泄。

    不打扰,已是我最后的温柔。

    可我没有想到,你却还要再来补一刀……

    沈娆不知道,陆予骞看到这满室凌乱,会不会懂得循序渐进,他有时太过直白,开门就见山,伤人亦伤己。

    踮起脚尖,沈娆的动静特别轻,刚好听到白素的声音,她就停了下来。

    “予骞,你口口声声说不爱我了,那婚戒呢?婚戒你作何解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