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184 爱上一个魔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84 爱上一个魔鬼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183 移植手术提前←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185 嫌抱着我睡觉不舒服

    程北那晚回到家,做了一整宿的噩梦。

    她梦到白舒被绑住手脚,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

    然后一把锋利而又短小的手术刀,就那么硬生生划开了她的身体,血流得到处都是,衣服、床单、地板……越来越多,越扩越大。

    最后,把自己的眼睛也染红了。

    她轻眨一下眼眸,滚落了两滴殷红的泪水。

    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血?

    自己又怎么可能流出红色的眼泪?又不是妆花了。

    假的呢,都是虚妄,是幻象,但潜意识里的那股真切感,却如同薄刃一般,一片一片地,往她身体里嵌。

    疼啊,要命地疼,到最后,程北已经分不清,那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她的人的确安然无恙,但是心,却大病了一场。

    吃药是不会好的,也没有合适的医生来医。

    只能靠自愈,靠遥遥无期的自我消化。

    没有人可以告诉,早上母亲问她为什么精神不好,程北也只是信口说了最近压力比较大,就搪塞了过去。

    她连描述都不敢描述的事,而他竟然能够下得去手,自己或许是爱上了一个魔鬼。

    程北咀嚼完口中的食物,放下筷子,“妈,我吃饱了。”

    “再喝杯牛奶吧。”

    程妈妈起身,给她热牛奶。

    程北是跟妈妈姓的,她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姓什么。

    也不是不知道,是年岁太久,她模糊了,记不大清,到后来,索性就直接遗忘。

    因为在程北心里,那个抛弃妻女的渣爹早已经入了土。

    对一个死人,忘记就是最好的报复。

    程北暗忖着自己的行事作风,好像一直都挺利索的,该狠的时候可以很狠,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在萧谨南这个问题上,拖泥带水到不像话。

    程北抵住额头,无力地叹了一口气。

    程妈妈将牛奶放到她面前,问道,“干嘛叹气啊?胖了?”

    “没有啦。”

    程北一时失笑,在母亲眼里,自己大概是从来不会被感情所困扰的。

    ——她忽然无比怀念,从前那个只醉心跳舞的自己。

    “哦对了,小北,如果你今天还要炖鸡汤的话,妈出去给你买一只回来。”

    程北愣了会神,然后坚定地摇头,“不炖了。”

    “啊,你不说小南喜欢喝?怎么……”

    “喜欢喝也不能天天喝。美得他了!”

    程妈妈不满地打了一下她的手,“诶,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她开始絮叨,巴拉巴拉巴拉。

    程北头疼,心想我这么说话已经很客气了,那些鸡汤熬给萧谨南,最后全进了白素的肚子里!告诉你听你还心疼买食材的钱呢!

    程北喝着牛奶,顺了会心气,才道,“我接下来会很忙,哪有精力弄这些,老妈你多心疼一下你女儿不行嘛。”

    “哦,又有演出呐?”

    程北佯装委屈地点点头,程妈妈一听她提工作上的事,立刻安静了。

    “等下我陪你复诊完,就去乐团,晚上就不住家里了,我回自己那里去住。”

    “成。”程妈妈眼珠子转了转,拍板道,“那我还是去买只鸡回来,最后一顿了,吃好点。”

    程北:“……”

    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说,“还有,妈,你能不能别‘小南小南’地叫啊,他和你又没有多亲。”

    小南和小北,听上去真像是一对,她不喜欢。

    然后程妈妈夺过她手里的牛奶,又开始了第二轮轰炸。

    程北落荒而逃,简直快被自己蠢死,好不容易揭过去的一页,她干嘛又要作死提。

    都怪萧谨南那个害人精!

    -

    午后,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沈娆醒了。

    通知人是沈娆自己。

    因为是脑部手术,惊险归惊险,但术后并不会有什么痛觉残留,她现在,已经可以顺畅地下地走路了。

    程北听沈娆在那头抱怨道,“北北,我真的好无聊啊。我想出院,可是予骞不让。”

    “你说什么傻话呢?他要是会让才奇怪好吧?”

    程北脱口而出,沈娆立刻“咦”了一声,敏锐地反问:“我没听错吧?你这是在帮他说话?”

    “去去去,我一向帮理不帮亲的好伐。”

    沈娆笑而不语,北北能对陆予骞改观,这是好事。

    然后季林的声音夹了进来,“太太,您想吃的东西我都买齐了……”

    “哦,好。”

    沈娆道谢,隔了两秒又问他,“话说回来,季秘书你真不能帮我去办出院手续吗?”

    “不能的呢,太太。”

    程北简直可以想象季林脸上那得体有礼,又油盐不进的微笑。

    沈娆冷哼,不知道往嘴里塞了什么,嚼得特别起劲。

    “好了好了,你为难季秘书做什么?无聊就睡觉,时间一下就过去了。”

    “我之前就一直在睡觉啊,我才醒好不好。”

    程北:“……”

    一醒就要出院,很强势了。

    “我是真的没事了。”

    “娆娆,你干什么这么急着出院啊?”程北不解,同时也担心,“你的脑袋破了个洞你知不知道?”

    空气忽然安静了下来,

    沈娆哑了好一阵,才道,“其实,我就想告诉白素,我已经没事了,让她不要再自责……出不出院无所谓,但最好,是让她看到我行走自如的样子啊,这样比较有说服力。而且,予骞当时对她说的话太重了,我、我有些放心不下。”

    “娆娆,我并不觉得,白素她会想要见你的。你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嗯……嗯。”

    沈娆的声音低下去,苦笑了一声。

    “不过就算你真出院了,也只能被拦在病房外,和她是说不上话的。她刚经历了一场14个小时的手术,估计现在麻醉药的药效都还没过呢。”

    “嗯?”沈娆反应很快,“移植提前了吗?”

    程北几度深呼吸,才将脑中的血腥画面挥开,她用力点头,点完才想起这会自己是在和沈娆通电话,连忙出声,“对。”

    “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声音离远了些,明显不是对程北说的。

    躺枪的季林内心OS:您也没问啊!

    “太太,手术很成功呢。”

    “啧,你个马后炮!”

    沈娆嫌弃地说,但语气是愉悦的,有种雨过天晴的感觉。

    看起来,陆予骞对昨晚萧谨南做过什么,只字未提。

    是啊,那种人渣行径,真的不必说出来,惹娆娆不快。

    自己知道就够了,并且,她也会独自面对一切。

    “娆娆,我会代你去看看白素的。”

    程北收紧了拳头,如是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 凶棺 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今夜没有遇见 男神前规则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 古蜀国密码 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阴妻艳魂 夜媚生香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