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185 嫌抱着我睡觉不舒服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85 嫌抱着我睡觉不舒服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在那之前,程北先去探望了沈娆。

    看到她真如电话里所说的那样活蹦乱跳,程北才放下心来。

    就是近期应该不怎么好洗头,得克服一下。

    沈娆戴起了帽子,大号的毛线帽,连带纱布都给整个遮住。

    程北知道,那也是在遮她被剃了好大一块头发的后脑勺。

    要说一点也不在意,那怎么可能呢,娆娆是那么爱漂亮的一个人。

    而且,血也不是白流的,要补回来,又是个大工程。

    可沈娆,却没有半点愁眉苦脸的模样,她的脸上一直带有笑意,晶亮的眼眸一闪一闪的,就像个发光的小太阳。

    她一点也不后悔,替陆予骞挡了那一下。

    甚至重来一次的话,她依旧毫不犹豫。

    而陆予骞……

    别看他依旧是那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淡定样,但程北可不会忘记,男人那时抱着娆娆,慌张到呼吸都在颤抖。

    真是应了那句话,像是一下子有了铠甲,也像是一下子有了软肋。

    此时此刻,两个人肩挨肩坐着,捧着手机,无比认真地,在比赛拔萝卜(……),一分钟看谁拔得多。

    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游戏,亏得他们对阵得津津有味的。

    幼稚死了,可都是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人啊!

    最后沈娆赢了,她得意地比了个“V”字,冲着陆予骞挑眉。

    男人对照了一下比分,施施然地,微信里给她发了个红包,数目就是他俩分数的差额。

    程北瞠目结舌,还能这样?

    土豪你有钱也不要这么任性吧!

    但她看着沈娆花枝乱颤的笑容,心里却是暖暖的。

    礼尚往来的爱情,当真是很美、很美的。

    “呀,北北,你来了啊!”

    沈娆撇开手机,从床上跳下去,“你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

    她炯炯有神地盯着程北手里的袋子,这个不愁吃穿用度的女人,此刻巴巴的跟个小乞丐似的。

    程北拿出一堆拼图,盒子叠着盒子放到沈娆面前。

    沈娆小脸一垮,扔给她一串省略号。

    程北微作吃惊状,“咦你不是喜欢的么?”

    “我喜欢建模OK?你换成模型也好啊。”

    “有什么不一样,反正都要拼拼凑凑的嘛。这个多打发时间,你不是无聊么~”

    沈娆无话可说,程北这反应,大概和自己没有艺术细胞,会在音乐会上睡着,是同个道理。

    “嗯,挺好的,你不是问什么时候能出院么。”陆予骞走上来,将外套给沈娆披上,淡淡道,“拼好了就带你回家。”

    沈娆笑容瞬间凝固,很想咬人了。

    故意的,陆予骞绝对是故意的!

    不就赢了他小两万么!

    沈娆气呼呼,自然也没放过罪魁祸首,拖着她拼图拼到很晚。

    程北最后没回公寓,在医院睡的。

    第二天一大早,她离开,把被窝让给陆予骞。

    霸占了他老婆一整晚,尽管是被迫的,但程北还是觉得特别不好意思,都不敢直视陆予骞的眼睛。

    男人却意外的豁达,若有似无地笑了下,“没事,她嫌我身上太硬了,抱着睡觉不舒服。”

    程北:“……”

    那个啥,她其实对他们的闺房之秘,没多少兴趣的。

    更不用说,昨晚睡觉,腰都差点给娆娆勒断了,拜托,自己身子软归软,可她不是公仔好吧!会疼的呢!

    季林送程北去的乐团,他终于如愿载了一回太太最好的朋友。

    在舞蹈室久违地练出了一身汗,程北收拾收拾心情,换了套衣服,打车到了圣心疗养院。

    她没有通知萧谨南,白素的手术结束之后,她就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预料之中的,一切比死水还要平静。

    或许他根本就没发现吧,也没有想起过她,她还傻兮兮点开垃圾信箱看过,结果就一堆乱七八糟的广告。

    程北一咬牙,全给清空了。

    包括那些,潜藏在心底的犹豫不决。

    没什么好犹豫不决的,这段感情已经走到了尽头。

    但是,为什么要选择今天来疗养院?

    可能白素都还没清醒呢,那么萧谨南就不会轻易从她身边离开。

    他若是分不出时间给自己,会让她连提个分手,都演变成笑话一场。

    但有些事,程北终究做不到遗忘。

    她是亲眼看到白舒所写的死亡日期的,那天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她来不及告诉除江泽以外的人。

    而江医生……他有向萧谨南汇报过吗?

    程北只知道他休假了,休的什么假不清楚,大概是病了。

    因为作为医生,江泽似乎也被吓得不轻。

    毕竟他手术刀用得多了,但不在麻醉状态下直接切开病人的身体,他怕是也头一遭遇到。

    这年头连片条鱼,都要把它先敲晕呢。

    白舒她,就算心肠再坏,也不该受到这种待遇……

    她是个人啊,活生生的人,程北只要一想到赵医生说的“人权”二字,就觉得无比讽刺。

    可同样,程北也清楚白舒不是什么善茬,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她肯定会想要报复白素,报复萧谨南。

    至于谁更好对付……

    程北的思绪骤然而止,因为眼前病房的门,是大开着的!

    ——她不觉得医护人员会这样粗心。

    “白素?”

    程北边叫人,边往里走,她的步伐很快,但心理上却没有准备好,看到眼前的景象,还是被震住。

    就见白舒立在床头,两只手扣住白素的咽喉,卯足了浑身的劲,死死往下按。

    力道之大,像是快要把她的脖子给掐断。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