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190 齐活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90 齐活儿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等那头沈娆终于安静下来,季林轻咳了一声,纠正道,“太太,我是87年的,您记错了。”

    “诶哟随便啦,年龄又不是问题!”

    季林默,怎么就不是问题了,总裁要是才20您能看得上他吗?

    沈娆意识到手机换成季林听了,体恤地问了句:“季秘书,你伤得不重吧?我不是让你派个人去接北北的么?你怎么自个儿去了?”

    季林心说,我要是让老李去,万一程小姐豁出去,把老李给亲了,那事情不就更大条了?

    到时候是肯定会被太太您打的!

    既然都会挨打,那我宁愿挨别人的!

    “我……我今天正好有假。”

    “是嘛。”

    沈娆表示怀疑,你有假我老公为什么没有,他那么忙,但她还没来得及问出口,程北的声音忽然拔高了,“萧谨南的车!”

    “哪里?!”

    “后面后面!”

    季林深吸一口气,声音都颠簸了,“太太,怎么办,我估计是被萧爷追杀了。”

    “怕他作甚!”沈娆一拍桌,愤愤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还能……”

    “他能!!”

    季林和程北异口同声,他们俩都是见识过的!

    沈娆:“……”

    她感觉自己眼前出现了两只瑟瑟发抖的小羊羔。

    “那你们发实时位置给我,我去找你们。”

    说完沈娆就挂了电话。

    让季林载程北过来自己家显然不合适,那样季秘书奉命办事的痕迹就太明显了,北北编造的谎言也会立即被拆穿。

    到底有什么法子能让萧谨南彻底死心呢?

    沈娆一边挑外套,一边苦思,她拨弄了一下歪掉的帽子,低头看了眼丢在床上的手机。

    怎么没动静?

    季林是被干掉了么?

    这么想着,程北发过来一条微信——娆娆,好像没事了,他忽然调头了。

    沈娆:“……”

    自己都把家居服换掉了诶。

    “现在时间还早呢,你要不要去和季秘书约个会,巩固一下感情?”

    沈娆坏笑着,发了语音气泡过去。

    咻的一声,程北给她回了,却是季林的声音,“太太我是清白的啊啊啊!”

    沈娆笑喷,季秘书个小傻子,自己给他谋福利呢,他还不要。

    “好吧好吧,你把人给我送回盛府华庭。”

    沈娆按了发送,楼下传来张嫂喊她的声音,“太太,先生回来了!”

    这么早?

    沈娆走出卧室,陆予骞颀长的身躯穿过前厅,他把驼色的大衣抄在手上,仰起头,看着撑在楼梯扶手上的妻子,轻轻蹙起眉。

    “怎么穿得那么少?”

    “不冷的嘛。”

    沈娆下楼,脚步轻快,长长的刘海贴着额头荡来荡去。

    “你今天回来得好早啊,下去还要再去公司吗?”

    所以真如季林所说,大家都放假了咩?

    陆予骞“嗯”了一声,手指勾了一下快要盖住她眼睛的头发,“不难受么?”

    “嘿嘿,这样就好了。”

    沈娆把额发拨进帽子里,嬉笑着露出一排皓齿。

    她的帽子款式每天一换,渐渐的都快要戴上瘾了。

    不过,至多再过半个月,等新长出来的头发能遮掉头皮上的疤痕,她就去修剪一下。

    沈娆耐心很足,尤其在爱美这件事情上。

    张嫂走上来,请示道:“那先生,我先去做饭了。”

    陆予骞没急着回声,问了沈娆一句,“门卫说,有人来找过你?”

    “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

    沈娆绕着头发丝的手指停住,有些发懵地,望了一眼张嫂。

    张嫂脸色微变,点点头,又胡乱摆了两下手,看得沈娆更加晕乎。

    陆予骞叹了一口气,“是白素。”

    “什、什么?”

    沈娆指着自己,一脸莫名地望着陆予骞,心说没搞错么,她要找也该找你的啊。

    “张嫂,到底怎么回事?”

    张嫂赶紧把来龙去脉说了,就先生和太太的反应来看,她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认错了人,办错了事。

    “……就、就这样。她走了好一会了。”

    张嫂压低脑袋,自己说出的话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沈娆忽然感觉有点冷,她摸着下巴,低低嘶了一口气,“天呐……”

    陆予骞的脸色还算正常,但像他这样,没有多大的反应,才是最吓人的。

    沈娆搓了搓手,站起来,陆予骞的视线跟着她动,不等他问沈娆就开了口,“我去把丢掉的东西捡回来先,怎么说都是她的心意。玄关那边的垃圾桶是吧?”

    张嫂连连点头。

    正好有人按了门铃,沈娆以为是程北他们,顺手就打开了,哪知站在外面的是萧谨南,一张脸阴云密布,像是随时会砸下倾盆暴雨。

    “素素在哪儿?”

    沈娆状况外,白素的行踪,自己怎么会知道?

    “你把她怎么了?她为什么会给我发这种短信?”

    萧谨南拧着眉,将手机屏幕怼到她面前。

    ——“谨南,我走了,请不要找我。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再见。”

    所以,关自己什么事呢?这不挺正常的告别短信么。

    哦,不过萧谨南肯定不会这么想的。

    沈娆看了他一眼,终于明白过来,男人为什么会中途调头了。

    原来是到她家兴师问罪来了!

    沈娆不大乐意搭理他,但在白素这件事上,她还是要解释一下的,“我想你问错人了,我没怎么她,我连她的面都没有见到。”

    “你以为我会信?”

    沈娆没辙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谨南。”陆予骞走上来,声随身动,“要让你相信,白素是自己要离开,而不是别人逼她走的,有这么难?”

    萧谨南愣了下,“老三?”

    但他旋即冷笑出声,“不是说忙么?怎么一听我要来找她,你就立马赶回来了?”

    陆予骞握住沈娆的手,淡淡道,“你知道原因。”

    萧谨南绷着脸“艹”了一声,一个两个都这样,拿他当恐怖分子似的,避之唯恐不及。

    自己就想和程北好好谈谈,也被她嫌弃到骨子里,恨不得躲他躲到天上去。

    这样想着,季林推着程北的行李,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大门。

    沈娆不由反握住陆予骞的手。

    得,这下齐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