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099 你到底是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99 你到底是谁?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098 还挺神秘←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100 你看什么?

    木门有些老旧,上面挂了个金属拉环。

    沈娆玩心重,拎起来扣了扣,没想到,那门“吱呀”一声,自动起开了一道缝。

    什么情况?没锁的呀?

    沈娆往里探了一眼,成排的巨大酒桶,敦实地紧挨着彼此,这里原来,是一个酒窖。

    怪不得……

    沈娆刮了下鼻尖,要是自己再深吸几口气,估计能直接醉倒。

    她吐舌,原本想走了的,但转念想起,陆予骞好像挺爱喝红酒?

    咳,也是,他偏爱一切养生的东西……

    沈娆低头,忍不住轻轻笑了。

    但既然来到这儿了,自己也不能白来,总得挑一挑选一选,看看能不能买几瓶好酒回去,她想给陆予骞一个惊喜。

    沈娆于是推门进去,直奔酒柜。

    酒窖里的气温和外头简直天差地别,她一口一口嘶着气,露在外面的肌肤起了一层鸡皮。

    但为了某人,拼了啊啊啊!

    冰柜前,沈娆站定,她跺跺脚,四周环视了一圈,问道,“有人吗?”

    但除了回音,她什么也没听见。

    试图去开酒柜,但被密码锁挡在了门外。

    沈娆蹙眉,酿酒师也去晚会帮忙了么,生意都不管啦?

    她有些囧,但也没辙,只好眯起眼睛,仔细地,一瓶一瓶地辨认着红酒的年份和品种。

    “2”开头的沈娆直接跳过,她的手指隔着玻璃柜门,飞速掠过里面的红酒瓶,口中还念念有词,“1998,1984,197……”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窸窣响动。

    “谁?!”

    沈娆几乎是立即扭头了,可暗黄色的柔光下,只有她本人的影子被拉得长长。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沈娆否决,她的耳力好着呢,就是有情况!

    女人的眼眸深深,犀利地盯了好一会,但四周再没闹出过动静,诡秘得有些瘆人。

    沈娆又转了回去,但注意力已经不在红酒上了,正当她犹豫该不该走为上策的时候,肩膀却猛地被一股劲烈的力道扣住了!

    那道黑影来得太急太快,而且还不出声,能是什么好人?!

    沈娆的第一反应,就是后踢腿,高跟鞋直接往对方鼠蹊的位置狠刺过去。

    可惜扑了个空,她身子前倾,眼看就要撞上玻璃柜门。

    沈娆本能地紧紧闭眸,下一秒,想象中的痛感却没有随之而来。

    单眼挤开一道缝,面前是一团空气,她默默松了口气。

    刚才被那人扯了一把,所以,他是有意救她?

    不对——

    沈娆猛地反应过来,是因为玻璃柜门可以映出他的脸,而他并不想被她看见!

    这让她想起一个人,鬼使神差的,沈娆飞速往后扭动脖子。

    “找死啊?”

    伴着一声厉喝,她的脸便被摁在了墙上,男人的动作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靠靠靠,还真是他!

    沈娆瞪圆了双眼,“你怎么……”

    话没说完,娇嫩的小脸蛋又往前挤了几分,沈娆疼得五官都快要扭曲了,扑腾的另外一只手也被反制,一并扣在了背后。

    男人开门见山就问,“我的东西呢?”

    “什……什么啊?”

    “别装傻!我知道被你拿走了。”

    沈娆虽然这会姿势糗,但她脑子还是门儿清的,心说这男人心眼真多,是准备引自己反问一句“你怎么知道的”,好来个此地无银三百两?

    哼,她才不上当!

    沈娆抿紧嘴巴,和他干耗。

    两秒后,男人却无声轻笑,他稍稍放了些力道,这个鬼灵精哦。

    沈娆得了点喘息的余地,刚想开口,冷不防又被男人的声音抢白,“你以为我那天是什么时候离开医院的?你知不知道,你在检查窗台的时候,仰头就能看到我?”

    我去,还能这样?!

    沈娆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不禁双腿发软。

    所以说,他是等警方撤离之后,才大摇大摆走出医院的?他还顺便围观了一下整个过程是吧?

    这人脑回路到底什么构造?!

    太社会了好不好!

    行吧行吧,她斗不过……

    “快说,在哪里?”

    沈娆“唔”了一声,硬气,又不敢太硬气道,“那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随身带着!”

    她说了实话,可是男人并不信,大掌不由分说往前面探去,裙摆被他撩高了一些。

    沈娆敏感地抖了下,急得大叫,“喂,你要干嘛!这是晚礼裙,没有口袋的!”

    男人给她喊得一怔,看着自己急停下来的手心。

    纹路深刻,沾了点沁人的软香。

    刚刚,他其实是想去拿沈娆挂在手腕上的小手包,但没掌握好走向,不小心刮到了她的大腿。

    原本没什么,但此刻彼此都不动了,他才猛然察觉到,两人的距离有多近。

    她今日的装扮明丽得像是一朵盛放的玫瑰,娇媚,却带刺,眼前是大片白玉一般的细嫩肌肤,男人呼吸不由变重,眸底也落了几分绮念。

    对方忽然没了声音,沈娆也看不见他的表情,完全不知道这人下一步会干嘛,只好抓紧解释道,“那……那个,在我包里……不是、不是这个手包,我之前存在接待室了!”

    身体绷得死紧,她额角慢慢渗出汗来,连嗓子都结巴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人的手再次伸了过来。

    这回是从上方垂直落下,勾起她腕间的那个水晶号牌,轻轻扯掉了。

    动作很快,沈娆都没看清,东西就不见了。

    “Sorry。”

    男人气息沉敛,道歉来得猝不及防。

    那一声英文,轻轻撞入沈娆的耳中,特别好听的口音,浑润又纯正。

    听出他带了诚意,沈娆心脏不由变软。

    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微妙,她眨巴着眼睛,脑子里空白一片,仿佛回他什么都不对。

    嗯?自己为什么要理会他?犯的哪门子蠢?!

    他是危险人物好不好,非常、非常的危险……

    沈娆咬住下唇,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强调。

    屏住呼吸,感受着身后那股力量一点点散去,等到彻底消失,沈娆不死心一般地回过头,却依旧半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你到底是谁?”

    她站在原地,拧着眉,自语道。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