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106 你被他骗了你知不知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06 你被他骗了你知不知道

小说: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作者:红家欧尼

    别的人,都无关紧要。

    他只要让她知道,也只想让她知道。

    男人的声音,醇厚如一捧琼浆,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灌入沈娆的耳中。

    也撞进了她的心里。

    沈娆微怔,薄唇动了动,无声地念出那两个字。

    云深……云深……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一股子缥缈隐秘的调调,倒是很衬他。

    沈娆垂下眼帘,神情有些微妙。

    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是姓应的,否则,那块他贴身戴着的金属牌怎么解释?

    云深看着她细眉轻皱的模样,解释道,“这是我的本名。”

    “啊?”

    沈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和你一样,在被送进孤儿院之前,就叫这个名字。”

    “哦。”

    沈娆点点头,顿时明白他是怎么认出自己的了。

    男人润了下唇,声音如同灌了铅,沉沉敲打着空气,“领养我的第一户人家,半年后就破产了,当时他们走投无路,就想将我卖了,是应夫人收养了我……”

    “我成为了她的义子,和应家的少爷小姐们生活在一起。二十岁那年,我与夫人的大女儿,订了婚,之后,我去到意大利留学……次年回国,便是夫人的生辰宴……”

    云深平淡地叙述着,沈娆却听得心都揪了起来。

    说这些,他该有多痛啊!

    应家,早就已经没有了啊……

    一句抱歉,僵在唇边。

    云深却像是料到了她的意图,朝沈娆摆了摆手,“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要告诉你的。而且,都已经过去十年了,再怎么不能接受,也接受了。”

    沈娆看着男人手上的疤痕,终于明白了,曾经那些莫名其妙的感同身受是从何而来。

    那场大火,真的改变了许多人一生的际遇……

    云深的叹息梗在喉口,他想跳过这个沉重的话题,于是稍稍舒展了眉目,“好了,不说我,说说你吧。”

    沈娆下意识应了一声“好”。

    “这样站着不成样子,我们找个地方聊。”

    云深边说,边低下头,想去牵沈娆的手,这动作男人做起来很自然,仿佛跨越了时间,一瞬回到了彼此还是小孩子的状态。

    他从前,经常就是这么主动地牵起她,去吃饭,去看书,远离被人孤立的世界。

    然而这一秒,沈娆却飞速地避开了。

    云深看着自己扑空的手,笑容僵住,“怎么?”

    “呃……”

    沈娆张张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尽管他们久别重逢,但既然是久别,那时间便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世事变迁,彼此都已经长大,怎么可能还像小时候那样亲昵无间。

    至少,她做不到……这很别扭。

    “那个,我出来好一会儿了,我得先告诉我丈夫一声。”

    沈娆提到陆予骞,眉目软了下来,脸色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和云深坐下好好聊会天,当然没有问题,但陆予骞等不到她回去,肯定是要担心的。

    起先自己也只是和他说,离席上个洗手间而已。

    沈娆拿起手机,冷不丁一道浸满凉意的声音在耳畔炸裂,“你就这么离不开他,一点小事都需要报备?还是是他的问题,管你管得这么严?”

    云深的语气很吓人,和他好看的脸孔一点也不搭,沈娆不明所以地停住了手中的动作,眸中塞满了两个大大的问号。

    “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而且好端端的,他发的哪门子火?

    “不用在我面前装傻,那个男人这两年是怎么对你的,我全都知道。”

    云深蓄着一口气,拧紧眉宇,深深地望着沈娆。

    她却掩住额角,蓦地勾起一抹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原来,他刚才对陆予骞那带了敌意的挑衅,是在为自己打抱不平呢。

    她却挡得像模像样的,倒是太不识相,误伤了友军了。

    思及此,沈娆充满歉意地看了云深一眼,觉得有必要给陆予骞洗个白,“其实你错怪他了,我和他……咳,一两句话也解释不清……”

    “解释?你不用解释,沈娆,他根本就配不上你!”

    忽然被扣住了肩膀,她整个人陡然一绷,视线跌撞着闯入对方的眼底,却瞧着男人那样认真,认真到让人乱了心神。

    这展开不大对,真的不对。

    “欸,你……你先放开我。”

    沈娆穿得是露肩的礼裙,肌肤被云深捂在滚热的掌心,烫得她直想嘶气。

    男人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逼问她道,“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你明明说过,你要,嫁给我的。

    然而后半截话,云深没有问出口。

    年少无知,童言无忌,她许是早已忘了,忘了也不会怎样,但这显得一直当真的自己太过可笑,又很是可怜,他不想被她取笑。

    沈娆被这私人的问题刺得蹙额,但她嘴上却答得很快,带了一种理直气壮的豪迈,“自然是因为喜欢。”

    感到肩上的力道松了松,沈娆立刻往后退,对方却一个旋身,将她抵在了一旁的墙上,刨根究底地逼问,“你喜欢他什么呢?喜欢到维持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整整两年?!”

    “你!”

    沈娆一时气结,这算自己最不愿提及的痛处了,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云深一脚就踩上去了,还踩得这么狠,简直欺人太甚!!

    “你不觉得你很奇怪吗?你问这些做什么?这是我的私事,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沈娆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解,但更多的是气愤,这男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就算是换成陆予骞,她都不见得会有问必答,可他是个什么情况?

    沈娆无法理解,这才刚刚相认,话都没说上几句呢,就来对她的人生指手画脚了?

    难道他当真以为,年少时的知遇,到现在都能一成不变?

    会不会,太膨胀了?

    沈娆越想越窝火,唇抿得死紧,脖子上青筋突突在跳,她抬起手,将拨开肩膀上的热源,云深却依旧不为所动,一个字一个字道,“我要一个理由,你说不出来,是不是你根本就不喜……”

    “我的命都是他救的,你说我为什么喜欢他?”

    沈娆昂着修长的脖颈,根本没有等他说完。

    她的语气很冲,冰冰冷冷的,打在云深的脸上。

    可沈娆忍不住,哪怕他或许只是在为她鸣不平,想要让她看清事实。

    但沈娆心里的天平,一直一直是偏向陆予骞的。

    她甚至可以不管不顾自己,但她绝对站在有陆予骞的一边。

    “你说……什么?”

    云深像是猛地被人打了一棍,眯起眼,长睫挡住了一半的迷茫,剩下的一半在眼眶里横冲直撞,最后统统化为了不可置信。

    “十年前的那场大火,要是没有他,我已经死了,还谈什么喜欢不喜欢,爱不爱……”

    沈娆的声音还在继续,她伸手推了云深一把,没用多少力气,可下一秒,人就被她给推开了。

    他踉跄了一步,但很快稳住了身形,男人抬起头,缓缓道,“沈娆,你被他骗了你知不知道,事实根本……”

    “Boss!”

    忽然而至的粗犷男声,打断了云深的话。

    他扭头,一张脸黑得堪比阎罗,差点将来人吓得直接跪地。

    男人嗓音凛冽,“什么事?”

    对方将脑袋压得极低,一边回答,一边哆嗦,白瞎了那么魁梧的身材。

    应该是很棘手的事,感觉云深的眼纹都加深了。

    不过沈娆没听懂,因为报告的人,一口的意大利语,又掺杂了英语和中文,乱七八糟的。

    哼,她也不稀得听。

    不过沈娆走人的时候,还算礼貌,至少和云深挥手告别了一下。

    心情还是不爽到了极点,她在微信上给陆予骞发了个冒火的表情过去。

    期间扫到了通话记录,沈娆觉得有些奇怪,蓝奕找自己干嘛?

    都打了两通电话了,肯定不会是按错的。

    不过,沈娆暂时没时间搭理小狼狗,因为陆予骞秒回了。

    而且还是连发,手机震了两下。

    她正惊叹于陆予骞的手速,点开屏幕一看,先是三个问号,然后是三颗爱心。

    沈娆噗呲就笑出了声,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但嘴巴就是合不拢,并且越翘越厉害。

    “酒庄主人叫云深,有没有听说过啊?”

    沈娆鼓着嘴,飞速敲下一行字。

    她此刻的状态,就像是在和老师打小报告一样,但没办法,真的上火,只能指着陆予骞给她出口气了。

    “已经让季林去查了。”

    很显然,陆予骞并不知道云深是谁,看来真是人如其名了,藏得那么深。

    或许他从国外空降T市也有一部分原因。

    不过没关系,脸露了,名字也掌握了,顺藤摸瓜,总会有所收获的。

    很快,陆予骞又发了条语音过来,沈娆点开气泡,就听到男人有些迫切的声音,“你人在哪儿?我出来接你?”

    他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被人欺负了。

    沈娆莞尔,按住话筒,刚要凑近说话,忽然一条手臂从后方横出,在她反应过来之前,濡湿的巾帕,已经狠狠捂住了她的鼻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