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媒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小说:灵媒 作者:风流书呆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一百三十九章

    被打晕的萧言翎已经失去了惊人的杀伤力, 却依然没有人敢于靠近她。当梵伽罗轻轻把她放在地上时,围在楼下的人群竟轰然四散,夺路而逃。如今的她哪里还是备受追捧的小天使, 已然成了瘟疫和魔鬼的代名词。</p>

    跑到五楼的警察大声喊道:“多叫几辆救护车,快!罗老师的情况很危险!孩子们还好,但目前都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p>

    “我家杰宝呢?他还好吗?”</p>

    “兰兰,兰兰, 我家兰兰怎么样了?”</p>

    被警察挡在楼下的家长们只能仰着头焦急询问。

    “刘兰兰还活着!”不知哪个警察在上面喊了一句。他们不可能一个一个帮家长确认孩子的情况, 那样太浪费救援时间了,只能快速检查了伤势最重的一个。</p>

    别的家长开始躁动,然后辱骂、推搡甚至攻击拦截他们的警察,试图冲上去。警察们连防爆护盾都拿出来了还对付不了这群暴徒一般的家长, 他们早就急疯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保护案发现场!</p>

    “安静, 孩子们会没事的。”然而梵伽罗只一句话就让这些人恢复了理智,然后默默退到一旁。这位灵媒究竟有多强大, 他们都已经见识过了,若不是他, 堪称毫无弱点的萧言翎不会这么快束手就擒。既然他说孩子们不会有事,那肯定会没事的!

    被家长们冲击地东倒西歪的警察这才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而梵伽罗已转过身, 盯视昏迷中的萧言翎,面上竟罕见地露出难色。</p>

    “怎么了?”宋睿几乎立刻就察觉到了他的情绪波动。</p>

    “她体内的东西我拿不出来。”梵伽罗摇摇头, 语气凝重:“我原以为昏迷状态中的她应该很好对付,但是我发现自己错了,她已经与那团能量彻底融为一体,除非她主动放弃,否则任何人都别想把能量从她体内拿走。若是她死了,那团能量甚至会直接消失,这种情况极其罕见,因为那团能量也是有生命的,一般情况下它们会潜伏,等待宿主的唤醒,却绝不会愿意与宿主合二为一,那代表着失去自由。但萧言翎做到了,她察觉到了能量体的存在,并且将它捕捉吞噬,她的精神世界非常强大。”</p>

    宋睿颔首道:“你说得没错,她的精神世界的确很强大。角色分裂是人类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能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分裂出一个自我去应对外部的挑战,这不是逃避,而是成长,因为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在面对这样的环境时都会崩溃。但是你看她,她没有崩溃,反而活得好好的,甚至用那么多条人命去交换早已死去的父母。她强大至此不是没有原因的。”</p>

    “所以说我不能再让她成长下去了,终有一日.她会变成无所不能的魔王。”梵伽罗盯着萧言翎尚且稚嫩的脸,说出口的话却冒着一股寒气和决然。他似乎有了什么一劳永逸的办法。</p>

    元中州和朱希雅正蹲在萧言翎身边,一左一右握着她的手感应,完了异口同声地叹息道:“她心里存在一个地狱,这孩子救不回来了。”</p>

    梵伽罗点点头,然后把手覆在萧言翎的嘴上,正准备展开磁场,一群身穿黑色制服的人却端着枪跑过来,高声勒令:“梵伽罗,请你把萧言翎交给我们,我们是特安部的。”</p>

    什么特安部?梵伽罗满脸疑惑,宋睿则紧紧皱眉。</p>

    见几人没有反应,这些训练有素的人便直接把躺在地上的萧言翎抱走了,还往她脖子里注射了一种不明药剂,以保证她不会在转移的过程中苏醒。梵伽罗被这些人状似不经意地推了一把,竟然感觉肩膀一阵剧痛,许是连骨头都错位了,而他的身体经历过煞气和阴气的持续改造,其强韧程度远不是普通人可比。</p>

    只随意一推就能弄伤梵伽罗,很明显,这群人绝非普通人,至少在力量上,他们已经远远超越了人类的极限。他们是被特殊组织训练出来的特殊人才。</p>

    元中州和朱希雅对这些人的行为大感不满,而梵伽罗却并未追上去。他知道这些人的目的不会得逞,因为萧言翎不是什么易于控制的孩子,而是一枚烫手山芋,谁拿走谁就会惹上大.麻烦。</p>

    刘韬等人见孩子被抱走了,连忙追上去询问原因,这些人却只是拿出证件晃了晃便自顾走远,连个像样的理由都不给。他们傲慢的态度惹恼了这些基层警察。</p>

    “辛辛苦苦在这里救人的是我们,特安部屁事不管,临了还来摘桃子,妈的,什么玩意儿!”</p>

    “他们怎么把人带走了?我们还没审呢!”</p>

    “妈的,最危险的时候他们不来,完事了他们反倒来了!上次那个贼手事件也是他们截的胡!自己没本事就专抢别人的功劳,还精英呢,我呸!”</p>

    “梵老师,我看见他们刚才推了您一把,您没事吧?”</p>

    梵伽罗摆摆手,笑着说无事,眉心却始终紧蹙着。</p>

    孩子们陆陆续续被抱下楼,送上了救护车,孩子家长也都跟去了医院,各个分局的警察或上楼勘验现场,或回局里复命,或去医院维持秩序,大家走的走、散的散,这桩案子也已到了尾声。据救护人员所说,情况最严重的是罗老师和刘兰兰,其余人都只是陷入了深度昏迷状态,并没有生命危险。</p>

    “行了,我们回去吧。”宋睿碰了碰青年微凉的指尖,瞳孔里弥漫着一股极阴沉的情绪。</p>

    “那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把萧言翎抢走?”元中州和朱希雅还在耿耿于怀。</p>

    “都是些被私欲冲晕了头脑的蠢货而已。”宋睿拿出车钥匙,礼貌询问:“我送你们回去吧,你们目前住在哪儿?”</p>

    元中州和朱希雅连连摇头叹息:“他们对付得了萧言翎吗?”</p>

    “这个你们就不用替他们操心了,连具体情况都没搞清楚他们就敢擅自把一颗核弹抱回去,被炸死炸伤也是他们自找的。上车吧,时间不早了。”宋睿再次催促。

    元中州和朱希雅立刻爬上车,你一言我一语地答话:“我们目前住在九州宾馆,所有的选手都住在那儿,费用都是节目组报销的。”</p>

    “那里的饭菜很好吃。听说今天有鲍鱼,我还没尝过呢,这个点刚好赶回去吃午饭。宋博士,梵伽罗,你们也跟我们一块儿回去吃饭吧,大家看见你们肯定很高兴。那里的床也特别好睡,床垫很软很软,像睡在云朵里一样。”</p>

    “那叫席梦思。”</p>

    “对对对,我得把这个记下来,以后赚到钱了我也买一个。我们寨子里睡的都是木板床,可没有这样的好东西。”</p>

    “太过沉溺于享受会影响你的修行,你的实力一直无法得到提升也有这方面的原因。”</p>

    “难道都像你一样过苦行僧的生活就能提升实力吗?你看看梵伽罗,他从小到大也没苦修过啊,但他实力就是比你强。”</p>

    “梵伽罗和我们不是一类人,怎么能混为一谈?”</p>

    “怎么不是一类人,他也是灵媒……”</p>

    两人说着说着竟然吵起来了,当然,这只是朱希雅单方面的吵,元中州十分无奈地听着,没敢再回一句话,因为他回了一句,对方就会有十句、二十句在后面等着,他惹不起。</p>

    车厢里一片吵闹,却令脸色沉凝的梵伽罗缓缓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他喜欢世间的一切正源于这份朝气。</p>

    见他笑了,心情极端恶劣的宋睿才微微勾了勾唇角。</p>

    下车的时候朱希雅还在揪着元中州辩论,元中州实在无法,只好拿出魂铃一路走一路摇,试图减弱这个女人的魔音穿耳。朱希雅眼珠子一转,便也把自己的法器拿出来,敲敲打打地制造噪音。结果不用想,两人都被大堂经理给阻止了,然后半捂着脸,灰溜溜地进了电梯。</p>

    在节目之外,他们都是普通人,也会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这平凡而又欢快的一面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人性的一部分,人性有恶自然就会有善。</p>

    坐在车里静静看他们走远的梵伽罗低声一笑,终于释怀了。</p>

    “心情好点了吗?”宋睿适时询问。</p>

    “我只是有些担心而已,没什么大碍。不过就在刚才,我产生了某种预感,我可能很快会与萧言翎再一次相见。”梵伽罗的目光十分悠远,仿佛穿透虚空看见了什么。</p>

    “我想也是。”宋睿讽刺道:“你别看特安部这三个字似乎很高大上,实则只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他们对付不了萧言翎。你的肩膀受伤了,我能帮你做什么?”</p>

    梵伽罗丝毫也不惊讶于宋博士敏锐的观察力,于是揉着错位的肩膀说道:“那就麻烦你送我回家,我躺一躺便好。”</p>

    “多快能好?”宋睿不放心地追问。</p>

    “一晚上吧。”</p>

    “那你现在就回去躺着,下午我去接许艺洋。”</p>

    “那还是算了,我晚上再躺。这是他第一天转学,我没能送他去学校已经很不负责任,再不接他放学似乎说不过去。”</p>

    “怎么会说不过去?他要是知道你受了伤还硬撑着去接他,他不知道该有多难受。你不了解那个孩子的心理,他承受过太多痛苦和绝望,却始终留存着最纯稚善良的一面,所以他的精神世界同样强大,并且足以抵抗任何打击,但你却是他唯一的弱点。他很在乎你,把你看作是他的一切,不愿意你遭遇任何一点危险。你以为他会因为看见你坚持来接自己放学而开心吗?他不会,察觉到你的伤痛,他只会难过自责,他会认为自己变成了你的累赘,而这一点是他埋藏于内心深处的最大的恐惧。如果你真的关心他,在乎他,你最应该做的是尽快让自己好起来。”</p>

    梵伽罗被宋博士的话说愣了,面上流露出犹豫挣扎的神色。</p>

    宋睿拿出手机,继续说道:“要不然我给他的班主任老师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们亲口问问他――若是哥哥受了重伤还来接你放学,你会开心吗?我们看看他是怎么回答的。”</p>

    “不行!”梵伽罗立刻握住宋博士的手腕,妥协道:“我们现在就回去吧,我要疗伤。”他的眼前似乎已经浮现出许艺洋那张伤心欲绝的脸。</p>

    “这就对了。”宋睿揉了揉青年的脑袋,漆黑眼眸里的郁气这才悄然消散,语重心长地说道:“教育孩子的时候要多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揣摩他们的心理,然后给予恰当的回应,不要总是站在长辈的角度想当然地对他们好,那不是真的好,那是变相的控制,其结果只会让孩子的心离你越来越远。你是想跟他交朋友还是想站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肆意摆布他的生活?”</p>

    “当然是和他做朋友。”梵伽罗想也不想地答道。

    “所以你要明白他真正需要的是什么。许艺洋需要什么你知道吗?”宋睿展开了心理咨询活动。

    “他想和我在一起。”梵伽罗当然知道这孩子的执念是什么。

    “具体一点呢?”

    “什么意思?”

    “没有具体的要求吗?”

    “大约就是生活平顺吧?”

    “平顺的概念是什么?”

    “没有波折?”</p>

    “不对,平顺的概念是你好好的、平安的、长长久久地陪伴在他身边。他的愿望其实全都归结在你身上,你一切安好才是他最深的执念,他想和你在一起,翻译过来就是――他想守护你。”</p>

    “是这样吗?”梵伽罗愣住了。</p>

    “那你以为呢?你以为他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宋睿语气平和地反问。</p>

    梵伽罗愣怔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捂脸,然后发出极低沉、极无奈、却又极欣悦的笑声:“宋博士,我的读心术完全比不上你的读心术,我竟然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那个孩子的执念具体是什么,我以为我感受到了,却忽略了更深层次的信息,我太过于依赖这种能力而忘却了最本质的东西。宋博士,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以后我会尽量保护好自己,免于受伤,也免于在乎我的人的担忧与恐惧。”</p>

    最重要的目的终于达成,宋睿这才轻快地笑了笑:“你能想明白就好,走吧,我送你回家。说好了,许艺洋由我去接,你安心在家躺着就行。”</p>

    “嗯,谢谢你宋博士。”梵伽罗真心实意地喟叹:“你果然是我的良师益友,能与你交朋友我真是三生有幸。”</p>

    “和你交朋友也是我的三生有幸。”宋睿认真回复。</p>

    梵伽罗沉默片刻,又道:“我们这样算不算商业互吹?”</p>

    宋睿愣了愣才开始哈哈大笑,这大约是他有生之年笑得最肆意的一次,而梵伽罗早已沉迷于他黑暗内心忽然绽放的璀璨光明。</p>

關注多看小說吧最新最快章節(m.duokan8.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