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媒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小说:灵媒 作者:风流书呆
第一百三十八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一百四十章

    宋睿把梵伽罗扶进家门, 看见客厅里竟然摆放了三张崭新的灰色懒人椅,眉梢不由一挑,“其中有一张椅子是给我买的吧?”他眼里的愉悦快溢出来了。</p>

    “是啊, 你不坐下试一试吗?”梵伽罗拍了拍椅子靠背,表情十分期待。</p>

    宋睿依言落座,然后闭上眼睛默默感受。</p>

    梵伽罗坐在他身边, 眼睛同样闭着,嗓音低缓:“感觉怎么样?”</p>

    “很舒服, 你很会买东西。”</p>

    只这一句简单的赞美就让青年漆黑的眼底绽开了璀璨的亮光, 他低笑了两声,呢喃道:“我也觉得很舒服。晚上的时候我会把椅子挪到阳台上,迎着晚风吹拂,沐浴月光的照射, 一坐便是好几个小时。”</p>

    “那肯定很舒服。”</p>

    “对,非常舒服, 你也可以试一试。”</p>

    “那我改天晚上来你这儿和你一块儿试?”</p>

    “可以,欢迎。”</p>

    宋睿低沉地笑了, 完了站起身,撸起袖子, 严肃道:“别坐着了,过来疗伤。”不用询问他也知道青年所谓的疗伤是怎么一回事, 上次许艺洋受伤就是躺在浴缸里泡好的。</p>

    梵伽罗跟随宋博士走进浴室, 脱掉衣服后看向镜子,果见自己的肩胛骨错位了, 有一块骨头特别突兀地支棱着,几乎快刺穿皮肤,一枚青紫的掌印烙在惨白的皮肤上,显得触目惊心。</p>

    梵伽罗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伤势,此刻正慢慢把错位的骨头掰回去。宋睿有医师执照,很快就走过来帮忙。</p>

    “伤你的人是故意的。”宋睿的语气冷地掉渣:“他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有的还经过基因改造,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力量会对一般人造成怎样的伤害。但是在面对你的时候,他没有收束自己的力量,他绝对是故意的。”</p>

    “我能感觉得到,他对我心怀恶意。”梵伽罗满脸疑惑:“我得罪过特安部吗?”</p>

    “你可能挡了某些人的路。不过没关系,这种人一般都是跳梁小丑,蹦q不了多久。行了,骨头复位了,你躺下休息,我坐在一旁陪你,到点了我自然会去接许艺洋,你别担心。”宋睿把青年扶进浴缸,亲眼看着他沉入水底,脸上竟也毫无异色。他说过,任何形式的梵伽罗他都可以接受,包括非人类。</p>

    梵伽罗隔着柔亮的水纹注视宋博士,发现他嘴角含笑,眸色温润,并不因自己的诡异而感到恐惧甚或远离,这才牵着红唇笑了笑。</p>

    “啊,差点忘了这个!”宋睿拍拍脑门,然后走到阳台,把那两颗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捧过来,塞进青年手里,“上次来你家拜访,我看见你把它们放进许艺洋的浴缸,我想你们受伤的时候应该都很需要它们的陪伴吧?它们有加速伤势愈合的作用?”</p>

    梵伽罗轻轻捏住宋博士的指尖,以示他猜对了。有宋博士在身边真的很安心,因为他总会为你考虑到方方面面,甚至于连你自己都忽略了的微乎其微的细节,他也能注意到。</p>

    看见青年被水流浸染得格外明亮的笑容,宋睿漆黑的眼眸也止不住地柔和下来。他反握住他的手,轻声道:“睡吧,尽快让自己好起来,别吓到孩子。”</p>

    最后这句话显然戳中了梵伽罗的软肋,令他立刻闭上了眼睛。</p>

    眼看浴缸里的水由清澈变成灰黑,最后又浓得似墨,宋睿竟也不觉得害怕,再黑的水也掩不住青年仿佛在放着光的脸庞,这就够了。他静静看了他好几个小时,完了给青蛙喂了一点吃食,这才去学校接许艺洋。</p>

    当梵伽罗再睁眼时,一张要哭不哭的小脸正悬浮在他的浴缸上空。

    “哥哥,你好点了吗?”许艺洋焦急地询问。</p>

    “好多了,你看。”梵伽罗把身体转过来,让他查看自己白皙圆润的肩膀,只在水里待了几个小时,这些皮外伤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当然,骨头的伤还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复原。

    许艺洋不敢上手摸,怕弄疼大哥哥,只是用指头轻轻戳了一下,确定大哥哥没事,这才破涕为笑。正如宋睿所言,能够看见一个完好无损的哥哥,远比放学的时候看见一个带着伤的哥哥更让他感到高兴。</p>

    察觉到他的焦虑、紧张和庆幸,梵伽罗不由看向斜倚在门口的宋博士,目中溢出浓浓的感激。原来他自诩的为孩子好,竟真的是一种伤害。</p>

    宋睿轻笑摇头,不敢居功,完了叮嘱道:“许艺洋,你一定要盯着你哥哥疗伤,不准他起来活动。今天的家庭作业你写完了拍照发给我,我帮你检查,别劳烦你哥哥。”</p>

    “嗯嗯,谢谢宋博士。”许艺洋乖乖点头,完了强硬地把大哥哥按回水里,小胳膊竟然十分有劲。</p>

    许艺洋也是个非人类,能力应该很特殊,有他照顾梵伽罗,宋睿就放心了。把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和微信号码交给孩子之后,他叮嘱道:“哥哥也会遇见危险,甚至受到伤害,他不是超人,所以总有一天会需要别人的帮助。家里如果有事你一定要通知我,不能让哥哥孤军奋战,明白吗?”</p>

    许艺洋像捧着宝贝一般捧着宋博士的名片,一个劲地点头。很明显,他已经被宋博士洗脑了。</p>

    ---</p>

    离开月亮湾小区后,宋睿给孟仲打了一个电话,语气冷沉得可怕:“那么烫的山芋,你们吃得下吗?”</p>

    孟仲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在说什么,忍不住叹息:“电话里不好说,你来我们总部吧,正好我也有事找你。”</p>

    一个多小时后,宋睿抵达了特安部,历经重重关卡和盘问才得以进入,却在停车场前看见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此处的人。那人身材颀长、体格消瘦,容貌俊美,眼里还总是酝着一股风流不羁,像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浪子。</p>

    几名体格健壮的保镖将他团团围住,众星拱月一般护着他去取车,但是在号称安保措施最为严密的特安部,这种浩浩荡荡的排场除了给人以浮夸的印象,似乎没有别的用处。</p>

    宋睿站在过道里打量对方,对方也同时睨来,然后勾起一边唇角轻蔑地笑了笑。</p>

    宋睿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进入大楼,对方也跨上一辆跑车,轰鸣着驶远。几名保镖各开了一辆豪车,将跑车拱卫在中心位置,缓缓逼近出口。为了让这支车队在不影响阵容的情况下安然离开,门卫处不得不同时打开两扇大门,把最宽阔的道路让出来。如此张扬的作风简直与特安部的低调格格不入。</p>

    宋睿回头看了一眼,眉心不由紧蹙。</p>

    “我在停车场遇见张阳了,他怎么能自由出入特安部?怎么,你们部门也被张家收购了?”甫一坐定,宋睿就开始嘲讽。</p>

    孟仲关紧办公室的门,又拉上百叶窗,这才叹息道:“差不多吧。特安部的确进行了重大改革,以前是由我统管,现在分成了特攻队、后勤部、资源部、人力部等等。我虽然名义上还是特安部的部长,实则权力都被几个分部部长瓜分了,我唯一能掌控的只有一号特攻队,另外九个特攻队背后各有一个利益集团在运作,我根本管不到。张家如今已掌控了后勤部和资源部,你也知道,我们的特工再厉害也只是普通人,需要穿衣吃饭、养家糊口,没钱没资源,谁给你卖力气干活?张阳今天是来报道的,他在特安部挂了一个闲职。”</p>

    “我看不仅仅是挂职,而是准备渗透你们的权力中心吧?钱财真是一个好东西。”宋睿冷笑道:“看见萧言翎的时候我就知道,外部势力迟早会插手这件事。心想事成,这个诱惑足以挑动任何野心家的欲望。”</p>

    “你猜得没错,人已经抢回来了,但是该归谁处置,上边还在吵,每个利益集团都在进行争夺,那些贪婪的嘴脸真难看啊!”孟仲指了指天花板,笑容满带嘲讽。</p>

    “哦对了,给你看一样好东西,是张家送来的一种药剂,说是能开发人类的极限潜能,有些队员已经服用过了,实力增强得非常快,但我总觉得不妥,没敢用。你能帮我拿去化验一下吗?”孟仲把一个蓝色小瓶随意地抛过去。</p>

    宋睿一把抓住,戳破了他的小心思:“你们特安部的化验室应该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吧?你们自己都化验不出问题,交给我能有什么用?你是想让我带去给梵伽罗看一看吧?”</p>

    “果然是发小,懂我,这件事就拜托了。你是没看见那些服用过药剂的人,实力瞬间暴涨,眼睛里的光芒非常明亮,是那种仿佛连灵魂都在燃烧的明亮。像我这种见惯了魑魅魍魉的人都不太敢和他们对视,你想想这有多诡异?拿到药剂后我总觉得不安,所以一直没服用。张家就是凭借这种药剂打入了特安部的权力中心。世道真的变了,现在的特安部已经不是最初那个特安部了,各方势力渗透进来,渐渐把它变成了某些人实现自我私欲的工具。”</p>

    孟仲摘掉军帽,低垂着头颅,仿佛在默哀。</p>

    宋睿把蓝色瓶子收入上衣口袋,语气十分平淡:“我会带去给梵伽罗看一看,你最好还是不要喝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张家的行事作风越来越邪诡,你得当心。”</p>

    “我知道,说起邪诡,我们今天遇见的这桩案子才是真的邪诡,你看看这段视频。”孟仲把电脑屏幕转向对面,徐徐解说:“很抱歉,我不能给你播放声音,因为这数十起集体自杀案件都是由一首歌引发的。前一阵我们就发现网络上开始流行一首歌,叫《梦里看桃花》,没有歌词,只有一个不辨性别的沙哑声音随着伴奏高高低低地吟唱,打出的噱头是‘一首让人听了想自杀的歌’。你也知道,只要是人就会有好奇心,越是耸人听闻的东西他们就越是渴望了解,所以这首歌红了,传播范围不断扩大,一开始只是零星的几个人自杀,没能引起警方的注意,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事态彻底扩散了。十几所中学的数百名学生竟然集体约好去自杀,并且在寻死地点公然播放这首歌,于是赶去劝阻他们的老师、警察、家长也都被蛊惑,闹着要跳楼。”</p>

    孟仲捂住脸,嗓音沉闷地仿佛快窒息:“几百个孩子,分散于十几所中学,相约一起跳楼,那场面有多可怕你能想象吗?更可怕的是,每一个前去劝阻的人都会受到那首歌的影响,进而产生自杀的念头,你说这件事我们怎么处理?我们哪里还有功夫去抓萧言翎,光是铺设气垫就忙不过来了。”</p>

    在他说话的片刻时间,视频里的几十个孩子已义无反顾地跳下高楼,摔成了肉泥,那尚未来得及充满气的气垫根本没能挽救任何人的生命。满地残肢和鲜血令守在楼下的特安部精英都扭过头,目不忍睹。</p>

    宋睿却直勾勾地盯着屏幕,未曾有丝毫动容,他甚至打开了音响,让那首《梦里看桃花》缓缓飘荡出来。

    孟仲脸色巨变,飞快从抽屉里取出一个mp4,播放苏枫溪的歌。</p>

    宋睿挑眉看他,他无奈摆手:“这是我们偶然发现的唯一可以救这些人的办法。只要在现场播放苏枫溪的歌,那些孩子就能摆脱自杀的念头。苏枫溪的嗓音里蕴含着治愈的能量,恰是这种死亡之声的克星。所以上头已经解禁了苏枫溪的专辑,再过不久她就要复出,还准备开演唱会。我以前为了打压她所做的那些努力现在全都付之一炬,还狠狠得罪了张家。我现在已经被别的部门孤立了,手里头除了特攻一队,什么都不剩下。由于我对张家的药剂很不放心,禁止我的队员服用,所以他们之中的某些人也开始对我产生不满情绪。我现在真是举步维艰啊。”</p>

    孟仲拍打着椅子扶手,幽幽地叹了一口气。</p>

    宋睿讽笑道:“我早就说过,你不适合玩政治,你所谓的正义在别人眼里不值一提。把这玩意儿关了吧,我给你听更好的。”他关掉mp4,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播放梵伽罗摇着魂铃念经的声音,那是在紫微宫的时候他偷偷录下的。</p>

    孟仲眼睛一亮,顿时惊叹:“你怎么不早点把这段音频发给我!这个可比苏枫溪的歌听上去舒服多了!”</p>

    宋睿提点道:“你有没有想过,这首死亡之声其实也是苏枫溪的作品,她在用几百条人命绑架你们,而且她也得逞了。她的做法和萧言翎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她藏得更深,背后的利益集团更强大而已。”</p>

    孟仲闭上眼,点点头:“想过,但是我没有证据。专家对那首《梦里看桃花》做过音频分析,最后鉴定出演唱者是一位男性,年龄在三四十岁左右,与苏枫溪完全扯不上关系。那位专家也差点自杀,全靠苏枫溪的歌才缓了过来,他不可能放任我们指控苏枫溪。《梦里看桃花》的传播方式我们也没有办法禁止,它是在暗网里流传的,像病毒一样迅速扩散,却堵不住源头,更不知道它明天又会在哪里掀起腥风血雨,而苏枫溪的歌传唱度很高,完全可以驱散《梦里看桃花》形成的死亡影阴,也可以覆盖《梦里看桃花》的传播人群,这是梵伽罗的诵经声完全做不到的。我知道这背后肯定有人策划和推动,但是在权力被架空的情况下,我不能无缘无故指控任何人。”</p>

    孟仲苦笑摇头:“你知道吗,特安部甚至决定帮助苏枫溪发行新专辑,打出的噱头是‘治愈系天后’,以期抵消《梦里看桃花》造成的恐怖后果。如果这件事真的是苏枫溪策划的,我只能说她成功了,她的做法比萧言翎聪明几百倍。她绑架的是每一位潜在的受害者,在网络讯息高速传播的今天,这个数量有可能是几百,上千、甚至上万、上十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妥协。”</p>

    宋睿拿出u盘拷贝视频,淡淡道:“我会把这些东西带回去给梵伽罗看一看,我早就说过,你们特安部的人都是一群酒囊饭袋。萧言翎现在关在哪里?我能看一眼吗?”</p>

    孟仲这一次竟罕见地没反驳好友的贬损,指着楼上说道:“走吧,我带你去看一看。我也很想知道他们会如何处理萧言翎。”</p>

    宋睿毫不留情地嘲讽:“你说错了,真正的问题是――他们有没有那个能力处理萧言翎。”</p>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