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封仙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呆瓜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呆瓜

小说:傀儡封仙 作者:颜欢

    “兖州鼎!兖州鼎!”

    海辰看得出来,自从林竹为救君无梅强行离阵,战场形势便再次急转直下!所有人的努力和牺牲,皆前功尽弃。

    “迷踪落雁阵”,是一种可以悄然影响受术者灵识感官的法阵,视施术者修为高低,甚至可以让受术者出现不同程度幻觉!此法阵隐秘易布,讲究逐步影响受术者的感官灵识,主“慢”不主“快”,重“累”不重“发”。

    此番斗法,南山菊参战以身诱敌,林竹入阵蓄势待发,再加上海辰以凡兽之身扰乱视听,敌军不知不觉间,已是阵脚自乱,接下来只需静待良机,然后一网打尽即可。

    但终究人算不如天算,谁曾想,云汉霄此时癫狂?谁曾想,林竹毅然离阵?谁曾想,海辰竟会引雷上身?

    “兖州!兖州!”

    随着海辰一次次的呼喊,这个被众修从脑海中强行抹去的词语,瞬间成了所有人的催命符!

    “生灵九鼎”的传说在修真界虽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这九鼎的具体分布却是鲜有流传。

    以前,各国的修真者不是没有对此进行过考察研究,结果无一例外地,说是飞来横祸也好,说是恶鬼诅咒也罢,研究者中没有一人可得善终!

    各国的首脑毕竟不是傻子,几乎同一时间,便明白这是上天对万物的一种警示——“莫问天”。

    凡人就该有凡人的样子,在温饱之间摸爬滚打;凡修亦该有凡修的模样,不想身死道消,魂入轮回,就老老实实修炼破关,规规矩矩烧杀掠夺,以求长生。

    这是,天意!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云汉霄会忽然被五雷轰顶,南山菊说的对,这不是天劫——这是,天罚!

    “兖州鼎”这三个字,根本就不是云汉霄、权轻侯、百里阡陌这一辈元丹修士可以知晓的天机。所以才会在云汉霄提及的瞬间,其余众修就被自家迎仙修士言明禁思。

    这层天意,这道天机,卫金戈、卫山河懂,林竹、南山菊懂,百里阡陌、权轻侯、君无梅、古兰也懂,云汉霄更懂,但他不在乎!他有对这天,对虞山、对卫王满腔的愤怒和嘲讽!所以云汉霄才以头抢雷,他在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他自己的态度,他云汉霄,不惧这天!

    同样不惧这天的,还有一个,那就是海辰。

    “先生说过,顺境求速,逆境求缓,绝境求变。”随着林竹现身战场中心,踏竹御空的海辰自然便被不声不响地保护起来,毕竟在林竹的考虑中,接下来,可是实打实的硬仗!

    但海辰却不这么想:“单从战力来看,虽然云汉霄现在生死不明,但竹叔未留后手直接离阵,先失地利;再者,即使我方团结一致,但对方刚刚摆脱法阵束缚,此刻修为沸腾,正是士气高涨之时,人和比之不足。此时唯一能利用的,便是这肆虐弥漫的天罚!”

    海辰目光炯炯有神,目不转睛地盯着战场中心,留意着双方一举一动,小脑瓜子不断思考着破局之策。最终,他选择利用天罚,成就变数!

    可以这么说,海辰以凡兽之身正面交涉卫金戈、卫山河两名迎仙修士,纵然明有天策法则傍身,暗有林竹法阵妖术相护,但这份不惧未来迎仙修士的复仇,堂堂正正敲诈卫金戈、卫山河的智慧和勇气,在这个年纪,已经远远超越在场众修。

    许是海辰也感受到了自己的非凡表现,在看出己方已然落入下风之后,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等待转机,而是主动加入战圈,积极出谋划策。

    海辰的确有这个才能,但不是现在,不管是与敌厮杀的战斗经验还是隔空对阵谋划经验,海辰都远远不足,他的所学、所思、所做,都是来自虞山千年的典籍、虞主悉心的教导以及唐江生的三言两语。

    “小辈愚蠢!”卫金戈眼中露出对海辰的不屑和失望,“我道是虞山后继有人,现在看来不过一黄口小儿罢了。”

    卫金戈身随念动,眨眼之间,海辰便被一只大手給提了起来,不过抓住他的,并不是卫金戈。

    “海辰听话,速速离开此地!”说完便把海辰远远一抛。

    “哈哈哈,林竹,听听你这急躁的嗓音,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毛头小子是你和君无梅的私生子呢!你别担心,这娃娃舍命助我,我定将他的尸骨带回卫宫,炼成傀儡,让他亲眼见证你虞山山河破碎的光景!吼吼吼!”

    林竹冷眼盯着眼前这个大放厥词的迎仙修士,心头的怒火早已熊熊燃烧:“今日定要将你这口无遮拦的老匹夫碎尸万段!”收起方才纵笑的姿态,卫金戈面色一片阴森可怖,“虚张声势!老朽踏入迎仙境多年,岂会败给你这无名小辈?”多说无益,林竹、卫金戈的身体里不断迸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辉,蓦地,二人像两颗流星般轰然碰撞!

    “轰轰轰!”随着一声声的巨响在周围炸开,本就已是残垣断壁的奉平殿现在可说是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

    “金戈以战意入巅峰,属于愈战愈勇之人,即便林竹现在能与其斗个平分秋色,一炷香后,也定然败下阵来!”这时,一个平淡的声音出现在卫山河身后,“身处敌阵,阁下是否悠哉过头了,嗯?”

    卫山河一动不动,对四周如天罗地网般收拢的置若罔闻。

    “南山菊,那个黄口小儿似乎知晓这凶横的黑云并非天劫,而是天罚。他似乎还想利用这天罚的威能对我和金戈进行压制。想法不错,但太过傲慢自大。”

    卫山河伸出右手指了指奉平殿上空仍在旋凝的杀机,而后悠然转身喟叹到:“原来这里是兖州啊,我是兖州修士。哈哈,这本不该我等知晓的天机,如今已经深深铭刻在我等灵识之中,再难抹去。南山菊,你觉得这天,会放过我们?”

    卫山河又向南山菊身后的战圈看了几眼,继而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指派权轻侯、君无梅、古兰三人围杀百里阡陌?呵呵呵,南山菊,且不说百里阡陌以杀伐之意入巅峰,越是死斗血战,越能令其在战斗中突破。况且你真的认为,单凭你一身元丹修为,真能正面硬撼迎仙修士?简直不自量力!”

    “他是黄口小儿,他叫,海辰。”

    一语言毕,战场上最后的平静亦被打破,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尽管他们各自为战。虞山守卫早已退出战场,并开启各处阵法,着重对虞山有生力量的保护。而虞山暗卫们,还在追逐着东逃西窜的李岳。

    远离战场的某处,海辰扶着自己的胳膊站了起来,遥望战场,可以清楚瞧见以伤换伤的肉身不断碰撞,法器灵兽捉对厮杀,术法神通相互攻防。年幼的海辰感受着从战场中心传来的一爆炸冲击,尽管他的身体在这种灵力横扫下很快就如枯叶般残破不堪,但海辰全然不顾,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战斗最激烈的地方。

    海辰心中五味杂陈,他的眼里满是悔恨和无助。卫山河最后那番话用的是神念传音,这意味着他不仅是说给南山菊听的,最关键的,他要让海辰明白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没有什么比将一个未来的心腹大患扼杀于摇篮中更为令人心驰神往的了。

    而海辰又是何等聪敏,稍加琢磨,立刻便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猜的七七八八。

    “虞山山下的这片土地是兖州,虞山山顶的这片天空也是兖州,恐怕不止虞山,就算是卫国、晋国、周国,都在同一片土地之上,都在名为兖州鼎的神器内繁衍生息。”

    海辰抬头看了看天空中吞吐雷电的黑云,神色更加黯然。

    “竹叔,侯爷他们,原本已经将这个信息强行封存,但我却因小失大,执意唤醒这道天机。现在竹叔、梅姨之所以这么拼命战斗,就是想在受到天罚之前尽量解决来犯之敌,因为我的过错,他们已经回不了头了。卫修此行,若能以三人之死埋葬我虞山梅兰竹菊以及侯爷,再加上情报已然泄露,李岳至今仍在潜逃卫修若此时整军攻山,我虞山战力空虚,必定生灵涂炭!”

    “叮——”

    随着一声金石之音响起,天空中旋凝的黑云陡然停止运动,然后向四周逆向旋散!只见一大片黑云瞬间便来到海辰所在的方位,从天而降的杀机似铁箍一般将海辰牢牢锁住,氤氲多时的天罚从黑云中缓缓显现,竟神似一柄开山巨斧!

    “若竹叔、南山叔、侯爷身死,梅姨、兰姨香消玉殒,虞山因此受战火荼毒,这一切皆是拜我所赐。既然我有罪,那我甘愿受罚。”

    海辰最后看了一眼战圈,竹叔不出卫山河所料,已然节节败退;侯爷拼命想来救援自己,可即使梅姨和兰姨拼死阻拦百里阡陌,却依旧无法掩护侯爷脱离战场;最令人意外的是南山叔,一介元丹修士,硬是和卫山河斗了个旗鼓相当!

    南山叔究竟是何许人也?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既然心中有愧,那便以死谢罪!

    “呆瓜!快闪开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