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封仙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 高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 高兴

小说:傀儡封仙 作者:颜欢

    “要不要先回去呢,小白?”一处山丘之上,卫度眺望着卫国的方向,轻声问到。被风扬起的宽大青衫与其单薄的身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是那么的滑稽可笑。

    明明身为卫家的三公子,却因为无法修行,别说有人愿意和他来往,便是一件合身的衣衫,府上都没有派人来为他量身定做。

    “好啊好啊!咱们走吧!这破地方有啥好待的!”正在一旁啃食花草的小白抬起头来,兴奋地望向卫度。它才不管卫度此时是何心境,只要能离开这让它浑身不自在的地儿,别说回卫国,就算绕道去周国溜两圈儿又如何?

    小白之所以在卫度身旁,完全就是出于一种看热闹的心态!毕竟卫度可是慌不择路地从花园洞府夺路而逃,这一路上要不发生个什么事,哪儿对得起那股“动若脱兔”的架势?

    于是小白偷偷摸摸地跟在后面,就想看一看卫家这位“人见人欺”的三公子会不会力竭而亡。卫度的情况,它或多或少听卫法提及过,只是如果真按卫法所描述的那样,卫度这一跑怕是已经将这一生的运动量给用光了吧。

    正当小白准备给卫法传递消息时,忽然,一滴湿润润的水珠从卫度的方向飞来,刚刚好砸在它的面门上。

    也不知是汗珠还是泪滴,是犹疑还是同情,总而言之,小白准备先静观其变——反正它与卫法已经缔结了血契,只要心念一动,卫法立刻就能知道它的位置。

    虽然卫法的修为只有元丹中期,虞山又这么大,但它知道,只要事关卫度的性命安全,赶到此处也只是眨眨眼的事。

    卫法是个重情重义的家伙。小白是如此确信到的,不然也不会与其订立血契。想当初质子府人去楼空,它第一次随卫法回去卫府,却因为过于显眼的身姿被多名卫家门人相中,连那位如日中天的卫君也不例外。

    对小白来说,它可以谁都跟随,也可以谁都不跟随。只是不久前刚刚被质子府那个老东西送给秦风,秦风转手又把它送给卫法,这一来二去,倒显得它小白大爷是个可以随意送人的廉价货。

    “哼!”小白登时便不满地打了个响鼻,以示自己此番坚决不从!虽然有点使性子的成分,可卫法不知是理解偏了还是当时脑子脑子里哪根筋答错了,居然摆出寸步不让的姿态!

    然后就被一群人给围殴了起初是一个,然后是两个,最后是一群!明明是谁都打不过的卫法,那一日却在卫府爆发出了“穷凶极恶”的战斗力!

    没错,就是“穷凶极恶”!不管身中多少拳脚,卫法皆全然不顾,逮住一个人就往死里揍!揍到不省人事后再换人,如此这般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卫府的府卫奉命将众人分开。

    而彼时的卫法,已经被揍到不成人形,当然,被他狠揍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被揍晕的自不必说,没被揍的一脸活见鬼,至于被府卫救下来的,则是恼羞成怒地抽出兵器,想要血洗耻辱!即使最后被府卫进行了强制驱散,可这梁子到底是结下了。

    “就他了吧。这死蠢虽然弱了点,但我小白大爷毕竟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再者说了,可不能让后世给我扣一个‘逢主必叛’的帽子。”于是自那之后不久,小白便与卫法缔结了血契。

    不知不觉,两年时间过去,卫法对它没有什么约束,小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跟以前的日子倒也差不了多少。只是有时候会听卫法发发牢骚,说的最多的,除了秦风,便是卫度了。

    “我说你个二愣子回不回去倒是给句明话啊!这么大的风杵这儿干啥哩?也不怕把自己吹飞了。”小白的话卫度听不见,但它却是用马首不断撞击卫度的后背,用牙齿咬扯着卫度的衣袖。

    然后卫度就从山的这头被顶到山的那头毕竟与小白心有灵犀的是卫法,并不是卫度,故对卫度来说,小白这种举动,他是完全不能理解的,不仅理解不能,连其中的好意都察觉不到。

    但是小白又是卫法的爱驹,正所谓主仆同心,卫度并不想因为自己有什么不恰当的行为而得罪小白,因为那极有可能导致卫度间接厌弃他。卫度正是清楚这一点,才无法进行反抗——当然,他所谓的反抗只是绕道走罢了。

    “盐大才”就在这时,一名妆容浅素的“小姑娘”牵住了小白的缰绳,左臂环着两坛不忘虞,咿咿呀呀地叫到,本来不算长的鹅黄碎花裙在它身上,已经快要拖到地上去了。

    “你是刚刚花园洞府内的那位姑娘?请问您找小白有什么事吗?哦——!可是大哥四处急着寻它?”

    卫度十分感谢南山菊此时此刻出手解围,情不自禁地改口称南山菊为“您”,而不是“你”。

    但小白却是瞬间如打了霜的茄子,高仰着马头就想跑开。可不管小白怎么使劲儿,南山菊就是纹丝不动,任凭缰绳绷得有多直,它始终就只有三个字——盐、大、才。

    是的,对于南山菊来说,除了“啊——啊——”的叫唤声之外,其他能发出的声音,便是类似于“盐大才”的音节,应该是“圆白菜”的谐音。

    可小白不知怎么想的,直接就在脑内把这声“盐大才”修正为“圆白菜”,对它来说,这个称呼就和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没什么区别。秦风这么叫也就算了,可像南山菊这种诞生不过两年的小屁孩儿凭什么对它小白大爷如此不敬?现在就这么口无遮拦,长大了还不得尖酸刻薄一辈子?

    于是小白想趁秦风不在南山菊身边时教训教训它,好让它知道什么叫做长幼有别,什么叫做尊卑有序!然后小白就被南山菊给教育了明明只有两岁,连第一次天劫都没有渡过的小娃娃,居然身怀元丹后期的修为!呵。打死它小白大爷都想不到。

    “原来你还有个别名叫‘盐大才’?”不明真相的卫度单手撑住下巴,眼瞳亮晶晶的,像是发现了什么极有趣的事情,“不得不说,还蛮别致的!”

    “你才别致!你全家都别致!你再叫一声‘圆白菜’试试?别以为你是卫法的胞弟我就不敢踹你,我特么踹死你!”

    骤然听闻这话,小白登时便被卫度气的不轻,立马露出牙齿,将耳朵向后倒下,发出极其不悦的声音。

    这无疑是个非常危险的讯号,代表着此时的小白充满了攻击性。意识到这点的卫度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可南山菊就像浑然不知一般,依旧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怎么还站在那里?看不出来小白就要尥蹶子了吗?”卫度此刻心中天人交战,一方面想要去救南山菊,另一方面又害怕自己遭受来自小白的攻击,以他这身板,即便被小白随随便便踢上一脚,那也是半条命的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白忽然仰天长嘶!其前蹄离地,半个马身都竖立起来,似乎是要践踏在南山菊的胸膛上!

    “危险!快闪开啊!”此时此刻,卫度脑海中再不存什么担忧迟疑,眼中只有那个比他还要单薄脆弱的身影。

    “盐——大——才,高——兴!”这边厢卫度刚刚跨出一步,那边厢小白的前蹄猛地踏在南山菊跟前,二者间的距离不过咫尺之遥。很难想象,这么近的距离小白居然会踏空!难道真的不是在生气吗?

    卫度疑惑地瞅向小白,只见其一脸委屈沮丧的模样,可马尾却是甩的相当有节奏!嗯——卫度有点拿不准小白的真正意思。

    “盐——大——才,高——兴!高——兴!高——兴!”南山菊上下举动着拽住缰绳的那只手,神色一片认真,虽然说话还是有点结结巴巴,可最后两个字的音节却是咬的十分清晰。

    “莫非是真的?”卫度半信半疑地望着小白,立刻就看见小白偏过马首,蹭了蹭南山菊的脸蛋儿,显得很是亲昵。

    “看来不假。”卫度重重点头,表示自己又学到了不少,南山菊欢呼呐喊的神态亦被其烙印进心底,一时竟挪不开目光。

    “盐——大——才,高——兴!高——兴!”终于注意到卫度的南山菊一个箭步来到其面前,手中的缰绳紧握不放,重复着先前的动作,朝着卫度大喊大叫。

    卫度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涌出一阵暖意,神色间悲喜交加,说到:“你是想告诉我,要像小白不,要像盐大才一样高兴吗?”

    “盐——大——才,高——兴!”南山菊没有作出其他的回应,只是这般呱呱呱地叫着,好像卫度不跟它一起,它就不会停下来似的。

    “谢谢你。”卫度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南山菊这份心意,当即便决定回应这位率真的姑娘。

    一念及此,卫度认认真真地学着南山菊的样子,一边朝着天空欢呼确认,一边喋喋不休地念叨着:“盐——大——才,高——兴!盐——大——才,高——兴!”

    二人的合声通过山谷回响在虞山的每一片山域,仿佛某种古老的呓语,呼唤着神明仙家的降临。

    小白偷瞄着眼前这俩货的身影,想死的心都有了!作为体内有天马血脉遗传的高贵灵兽,小白头一次对这个身份深恶痛绝!

    “我不是妖修!我还没有渡过第一次天劫!凭什么我能感受到这厮的元丹威压!死老天!我不服!”

    被威压镇住身形与行动的小白无计可施,满腔悲愤无从宣泄,只好用特有的马嘶,与南山菊、卫度一起,在这山峦上发起疯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