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封仙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 从军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 从军

小说:傀儡封仙 作者:颜欢

    “哼!想不到卫本家对门主之战如此敷衍,连十二场合的开战时辰都能延误,难怪多年来处处受百里家压制,真是不思进取。”

    点将台上,一高大魁梧的男子正如青松一般挺拔而立,身穿银白战甲,肩挂血色披风,手持月牙单耳戟,戟杆亮金盘龙卧踞,悬系赤红缨穗,犹如一个身经百战的龙胆猛将。只不过虽然看上去威风凛凛,但男子那狂妄不可一世的神情,还是让许多人心生不快。

    “兀那泼皮,在那儿鬼鬼祟祟作甚?还不报上名来?本将戟下,不收无名之鬼。”

    话音未落,伴随着男子铿锵有力的声势,一股凝重粘稠的压迫感从他身上蔓延出来,渐渐地,点将台上甚至翻涌起一阵腥血的气味。

    “巅峰之意?”

    林敛、李想、钱不富对了对眼神,皆是看出了对方目中的心惊,同时脸色稍显苍白——他三人皆是元丹后期的修为,作为监事,这样的修为只是堪堪足够,但作为对手,他们三人若单独对上这持戟的男子,不说全无胜算,但想要想胜,恐怕也并非轻而易举之事。

    “这不是巅峰之意。”就在三人运转修为抵御这股压迫感时,郑六万的声音忽然在三人心中响起,“所谓的‘巅峰之意’,虽然到目前为止尚无确切的定论,但想要催动它,还是要以修士本身的境界修为作基础。你们仔细探查一下章扬的修为,再与自己一做比较便知。”

    既然郑六万都这么说了,三人不再犹疑,索性放开防御,以自身灵识直探章扬丹田紫府。

    而当章扬发现自己被三道灵识包围之时,已经来不及了。

    郑六万所言不假,他的修为的确不是元丹巅峰,只有元丹后期,甚至比起一般的元丹后期,他所怀真元修为的雄浑程度,也只是稍强而已。故章扬之所以能从辰龙场合脱颖而出,还是因为他巧妙地利用了自己多年来戎马生涯所形成的丰富经验。

    是的,章扬不仅是修士,还是卫国的一名戍边将领,多年来带领部队出生入死,在保家卫国这方面,为卫国的立下了不少功勋。此番适逢卫家门主之战,得军部推荐,遂来到都城,与各路强手一决雌雄。

    “的确是元丹后期。”三人探查之后,更加确信了这一点。只是这三人,包括掌礼一门的林敛,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利用人数优势,强行探查章扬的修为,实属失礼欠周之举。不过没有关系,因为此处还有一个比他们仨更嚣张、更放肆的家伙存在。

    “我说军爷,这里既不是边关大营,也不是两军阵前,收起你那套威风吧。我卫野何时怕过这个?”章扬对面,卫野把玩着手中小刀,斜眼睥睨自己的对手,显得不以为意,“军爷,你委实不应该来这儿,从十二场合淘汰战开始,就是一对一的死斗了,你那一套军中的把戏在我这里——不顶用!”

    卫野越说越欢,兴致高涨之时,甚至还在点将台上表演起连续的空翻,言行举止毫不在意,完全就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与章扬的装扮不同,卫野浑身上下最整洁的,恐怕就要数最外面那件铁色蝠纹劲装了,腰间挂着零零碎碎、七七八八的小刀。这与其说是卫家哪一支的世族公子,倒不如说是一个彻头彻尾街头混混。

    “欢迎来到,卫都城。”这卫野也是个急性子,还未等昭漫宣布开始,他已经半伏身躯,将腰间的小刀两甩手掷了出去,然后紧随残影,摸出一把黯绿短匕,朝着章扬就冲了过去。

    “虎啸龙吟,震山河!”

    只见章扬并未如何动作,只是腹部、喉头微动,随即猛地张开嘴,顿时虎吼之声四面风从,龙吟之音八方云散!而卫野的小刀在距离章扬还有一指之隔时,便被这声浪瞬间震飞出去。

    现场的观众尽皆捂住了耳朵,即便距离点将台有一定距离,他们也依然觉得无比痛苦,这痛楚不仅来自听觉,还源于心神灵魂的颤抖。

    至于一意突进的卫野,其身形尽管能勉强承受住这强猛声浪的冲击,但他手里那把黯绿短匕却是无论如何也刺不穿挡在章扬面前的透明声障,场面对卫野来说极为不利。

    章扬是战士,还是在战场上屡建功勋的将领,只要投入战斗,那必定是全力以赴,不会有什么打一两招就停下来思考一会儿人生的闲情逸致,因此当卫野主动送到他面前来时,章扬想也没想,直接一脚踹在卫野的胸口,这完全是出于战斗的本能,甚至没有过多思考。

    卫野反应速度也是极快,只见其立刻放弃黯绿短匕,双臂交叉,堪堪将这一记飞踢挡了下来,不过身体也像离弦之箭似的猛地向后射去,落地之后翻滚了好几圈,将力道卸去后才一个鲤鱼打挺弹起来。

    而当卫野刚刚站起来,章扬已经如影随形地来到他面前,什么话也不说,抬手就是一套组合拳和擒拿手往卫野的脸上和关节处招呼。不过卫野的身手也并不赖,几次三番都被他从章扬的手中逃脱。

    “哈——哈——”卫野喘着粗气,踏在点将台生成的灵力屏障上,尽管此刻顺流而下的汗液已经沾染了他的眼角,可卫野却丝毫不敢进行清理,哪怕用袖口稍微擦一擦都不敢,生怕章扬瞬间欺身而上。

    章扬不愧是兵士出身,对拳脚、劲力、体能、呼吸的控制已是炉火纯青,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动作。月牙单耳戟此时好好地插在地面上,意思很明显——对付卫野,连兵刃都用不着出。

    这已不再是一场纯粹的斗法或比武,而是变成了章扬对卫野单方面的军训,至少从这第一回合的交手中,二人高下已判。

    “‘卫野’不是你的真名吧。”趁着卫野喘息之机,章扬不慌不忙地评述着刚才的交手,“卫修军中不是没有战士退役后选择去世家大族中当教头,但你的身手并不像是被教出来的。虽然我确实很意外,你能从我手下逃脱。”

    说到这里,章扬伸手止住了昭漫想要上前询问的意图——因为按照章扬的说法,眼前的卫野并不是真正的卫野。这种情况下,一般来说会存在两种可能性,一是真正的卫野被冒名顶替了,二来“卫法”极有可能只是一个假名字,且按照第二个可能性往深了想,眼前这人是他国派来的间谍奸细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

    “你是平民吧。”章扬仿佛看穿一切,即便站在点将台中心,可他似乎掌控着整片战场,甚至连点将台上方的制空权也被其牢牢握在手中,“虽然我也有想过你会不会是哪门哪户的公子哥,才会了解军中拳脚的一些套路,但越打到后面我越是发现,你的身法走位仅限于脱逃,而没有反制的意思。这种交授方法,我卫修是绝不可能做的。”

    言及此处,章扬又开始释放之前那种压迫感!且并没有运转修为,仅靠一种“畏惧”、一种“气势”,便将卫野的行动能力限制大半。

    “你的筋骨强度和身体反应都还不错,我后面有意无意卖的几个破绽你都能准确无误地抓住,看来是逃出经验来了。”章扬活动活动手脚,准备在下一波攻势中将卫野擒住,“如何?要不要选择拜我麾下,此战之后,随我一起回部队去。届时保家卫国、抵御外强,才是我卫国好儿郎扬名立万的好去处。”

    卫野没有回应章扬的期许,只是默默地从身上的口袋中反手摸出十根钢针,看样子是打算死战到底。

    “既然如此,我尊重你的选择。”

    章扬也不强求,此战对他来说毫无难度,卫野在他眼中就跟一个调皮捣蛋的熊孩子差不了多少,既然“怀柔”不成,那他也不介意动用武力使其屈服——或者说这种方式才是他所惯用的。

    “下一招下一招你若能胜我,我便答应你从军。”就在章扬准备奋起一击时,卫野忽然开口说到,半张脸被散乱的头发遮挡住,看不见现在是什么表情,“若你不能,需得放弃此战,让我晋级。”

    “交易么?我是军人,不是商人。”

    章扬的回答顿时让卫野浑身轻颤起来,不知是畏惧还是绝望。

    “不过嘛为了你稍微变通一下原则,想来也不算违反军纪。”章扬话锋一转,与卫野约法三章,“若你答应我接下来所述三点,那你之前提出的方案,我也并非完全不能考虑。”

    卫野猛地抬起头,盯住章扬的虎目一动不动。

    “第一,此战之后,不论你是否晋级,就算你摘得头魁,也必须随我归队,至少砺战十年。”

    卫野略一沉吟,随即慎重地点了点头。

    “第二,归队之后,不管谁来抢你,你都只能做我手下的兵,至少三年。”

    卫野微微一愣,没有思考出个所以然来,不过还是连续点了三下。

    “第三,宣誓终生护卫,永不背弃。”

    此言一出,卫野沉默了。双目中闪动着各种各样的光彩和情绪,表情十分挣扎。

    “居然是这个做不到么?”章扬的声线悄无声息地低沉下来,脸色微寒。

    “我可以宣誓护卫,但这个‘卫’,只能是‘卫国’,而不是‘卫家’。”就在章扬即将出手之际,卫叶突然提出了这个条件。

    章扬的眼中流露出了然之色,虽说“卫国”与“卫家”仅一字之差,但这里面的意义却是天差地别!

    “你即将加入的,名为‘卫修军’,而不是‘卫家军’。记住了。”章扬眉开眼笑——对他来说,这场战斗的输赢,已经不重要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