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封仙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 旱灾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 旱灾

小说:傀儡封仙 作者:颜欢

    “初入元,一百零六岁,百六;阳为灾,旱九年,阳九。”卫君口中说着意义不明的话,似乎让人摸不着头脑,而随着他的不断控制,其右手掌心的光团非但不再膨胀,反而正缓缓缩小。

    这是一个说不上很快,也算不得很慢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卫守就像瞻仰哪位仙尊大能般,以一副狂热的姿态,等待着卫君术法的洗礼,丝毫没有腾空而上,趁机打断卫君施法的意思。这一度让卫法十分不解,直到后来亲身经历了,才知道当时的卫守有多么身不由己。

    “一百零六百六”卫法若有所思,脑海中灵光闪烁,却总是抓不住它们的尾巴,“该死!这个一百零六岁到底是什么!”

    卫法隐隐觉得,这个“一百零六”乃是卫君施法的关键所在。

    “一百零六?二哥卫君降生至今,刚好就是一百零六岁来着。”年仅十五岁的卫度在听到卫法的念叨后,如此说到,甚至为了照顾卫法的情绪,还直呼卫君的名讳。其实卫度一直以来并不讨厌卫君,只是莫名地感到害怕,要是能好好相处,他自然是不会拒绝的,“顺便一提,大哥今年一百零八岁了。呃至今未娶。”

    “要你管!”卫度想也没想,本能地就给了卫度一个爆栗,但不得不说,卫度此话,实乃一语点醒梦中人,“如果真是年纪的话”

    卫法此时忽然想起十二场合资格战时,给亥猪场合司礼的那名老妇,反反复复地重复着寅虎场合——卫君的战斗规则。

    “禁兵禁兵常言道,兵贵神速。莫非那老妇是在提醒我,在与卫君的斗法中,要速战速决?她到底是谁?”

    看着卫君的战斗,卫法不由自主地就在思考着破解之策,因为在他的计划中,他是一定会和卫君正面一战的,且只有在战胜卫君后,他才有资格和他的父亲,卫刑,进行谈判。

    所以,直到对上卫君之前,他不能输。卫君也不能输。卫家的“天之骄子”卫君,只能败在他这个“元丹最弱”的卫法手中。

    这边厢卫法还在冥思苦想,而另一边,卫君的施法准备工作已经完全就绪——手里的光团已经浓缩为米粒大小,并在众目睽睽之中,沉进了卫君的掌心之中,而在其四周,好像什么动静都没有发生。

    “豺群!”身处点将台之上的卫守低声吼叫。

    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明明刚刚还一副狂热至极的神色,居然在卫君“收功”的一瞬间面色大变!那凶暴骇人的狼人之身,竟在一众修士默默注视中,陡然分裂为大约十多只的豺群!

    秦风面色一沉,罕见地露出观察之色,似乎对卫守起了兴趣。

    “唔——”豺群的喉咙里发出喑哑的嘶鸣,在整个点将台上此起彼伏。这不是示威,也不是警备,而是一种无可奈何的不安!

    “第一旱!”苍穹之上,卫君手掌一翻,掌心朝下,以一种掌控全场的动作,开启了“阳九百六诀”暌违世间许久的斗法之战。

    无色、透明、扭曲——一道术法灵能自卫君掌心而出,再从天而降,全方位地笼罩着点将台上的豺群,当然,六监事与昭漫亦在其中。

    “这是借由神通形成的高温,他正在试图蒸发修士体内的水分。”秦风不愧是秦风,甫一接触卫君的术法,便能看明白其中的原委,“我和百里朽、郑六万倒是没有什么,只是他们怕是不好受了。”

    念及此处,秦风将目光投向点将台上的众人,除了百里朽跟个没事人似的,郑六万亦神色如常,只是李想、林敛、钱不富三位,身上的衣衫已经开始濡湿,脑门上、鼻头上的汗珠更是和黄豆一般大小。

    至于那十几匹的豺狗,更是吐着舌头,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我说,秦风,你不管管么?”就在这时,百里朽忽然给秦风秦风神念传音,口吻中充满了疲惫困倦,就跟大战一场后没休息好似的。

    秦风摸了摸鼻子,装作四处看风景,同样以神念传音回复到:“身为监事,比参战者先倒地算个什么事?这是对他们的试炼,我不会管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肠了?还是先看好自己吧。”

    不得不说,秦风这番话算是踩到雷了——以百里朽的个性,怎么会无缘无故关心起李想、林敛、钱不富这三个死蠢?他是另有所指。

    “你说的好有道理!此事是我不对,待会儿可别心疼。”

    “我有什么好心疼的?”不待秦风回过来百里朽话中的味儿,卫君便不管不顾,将阳九百六诀推向了下一个高度。

    “第二旱!”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饱含着令人心神战栗的意味。

    九岁旱灾,是为“阳九”,而卫君的术法,更是将这一特性做到了极致——第一旱与第二旱叠加发威,其产生的高温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最直白的观感,就是有人承受不住,直接晕过去了。

    到底是谁修为如此不济,居然在“第二旱”时便抵抗不住了呢?没错,就是在场众人中,修为最弱的司礼,昭漫。

    彼时的昭漫只有元丹初期,而李想则是元丹中期,林敛是元丹后期,钱不富则是元丹圆满。当然,还有另外三个元丹巅峰的家伙坐镇。

    至于施法的卫君,其修为与林敛一样,也是元丹后期,毕竟在参加门主之战前,他可是为了冲击后期,好好地闭了一次关。而彼时的卫法,还在虞山时饮酒作乐,纵情歌舞,开辟人生的新世界哩。

    那么问题来了,从战斗开始,便滞身于半空中的昭漫,是如何被人发现已经晕厥了呢?答案很简单,因为她在热晕之后,体内水分蒸发极其严重,口渴到连求救之声都发不出,竟直接从天上掉了下来!

    那是“咚”的一声!一个人影就这么出现在众人眼中——皮肤干燥,眼球凹陷,看上去极为悲惨,哪还是以往那个素丽清冷的昭漫?

    “百——里——朽!”秦风仿佛是从自己的五脏六腑中挤出一缕声音,看那架势,要不是此刻寅虎卫君与戌狗卫守还在斗法之中,只怕现在已经和百里朽干起来了,“你知道为何不告诉我?”

    百里朽面露不屑,慢悠悠地从乾坤袋中摸出一个青幽幽的果子,当着所有人的面,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同时反唇相讥:“你再叨我没说试试?还是你觉得我是那种不记仇的类型?”

    秦风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只能瞪着百里朽咬牙切齿。

    “那个,我这儿有一壶山泉,秦道友要是不介意的话,便请用吧。”李想修为略高于昭漫,本来也应该到极限了,但仗着身为点将台的造物主,其居然偷偷摸摸地指挥器灵给他开后门,一丝丝的凉气就这么被送入了自己体内,其他人可没谁有他这个待遇。

    “多谢。”秦风内心的犹豫转瞬即逝,用灵识取过李想手中的葫芦,略一试探,便一点点地送进昭漫紧闭的嘴里。为了防止昭漫抢的太急,他甚至还调度修为,对其身体、灵识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限制。

    不过秦风也不白拿李想的东西,大手一甩,三股真元灵力便将李想、林敛、钱不富三人笼罩起来,使他们免受卫君术法的影响——林敛与钱不富纯粹是沾了李想的光。

    而之所以秦风愿意用李想携带的山泉,还是因为他自己身上只有不忘虞和一些烈酒,实在不适合给脱水严重的昭漫饮用。

    不过李想这三人虽是舒服了,点将台上的豺群可早就支持不住,纷纷倒地不起,十几匹豺狗归于一处,显露出卫守最开始人类的姿态。

    “我就不信!你能将这术法永远推动下去!”卫守毕竟也是元丹后期的修士,没那么容易失去意识,只是自己化身豺群,希望靠着真假不分的手段避过卫君术法的这一打算,可谓是彻底落空!

    “第三旱!”苍穹之上,卫君只当在听丧家之犬无意义的叫吠,话不多说,直接将阳九百六诀中的阳九推到了第三旱的地步!这份实力,饶是元丹巅峰的郑六万和百里朽,都不由得多看一眼。

    至于卫守和秦风,一个在极度痛苦中甚至出现了神志不清的幻觉,眼看着是活不长了;一个则体贴入微地照顾着昭漫,看得人情不自禁地移开目光,表示受不了这份突如其来的腻歪。

    观战席上,目睹这一切的卫法很不解,明明秦风和昭漫的记忆已经被百里朽封印,为何还能在一阵尴尬后,随即表现出自然与亲昵来?莫非这就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不过战斗依旧是战斗,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只见卫守用着自己最后的意识,将自己的一只手掌兽化,用锋利的指甲,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