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魂帝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冰释前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冰释前嫌

小说:修罗魂帝 作者:石房子

    “是啊!自不量力,竟然敢提出异议!分明是找死!”

    对于方阳的言语,盛门门主面色一变,就怕这个家伙仗着医术高明,当众揭穿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毕竟这种题目,只有方阳最为了解,拿这种题目来糊弄别人还可以,但糊弄方阳可就有些打脸了!

    “这个三长老也真是的,你直接把第一名让给他不就行了?哪怕就是交白卷也把第一名给他啊!你个瓜娃子,老怂货,只顾着内心的仇恨,却没有把大局给放在眼前!”盛门门主眉头紧蹙,那杀人一样的眼神,狠狠地盯着三长老,恨不得抡起巴掌在三长老的脸上狠狠地抽两下,好让这个家伙清醒一些。

    “哪里有误?”三长老的眼神宛若鹰隼,死死地盯着方阳,强忍着怒气,冷声问道。

    “第一题,毒素入侵肺腑,应采取什么样的治疗措施!请问,什么样的毒素入侵肺腑?是珍菌类毒素?还是妖兽类毒素?又或者五毒类毒素?毒素种类多,采取的治疗措施也多!就比如盛门大长老,先是五毒类入侵,再由麻云散入侵!如若先是珍菌类毒素入侵,用五毒类的治疗方式诊治,只会适得其反!”方阳淡淡地说道:“做不到对症下药,也就不会药到病除!这一点非常关键!”

    “方大师所言极是,这个题目,是老朽考虑不周全!让方大师见笑了!让诸位大师见笑了!”方阳话音刚落,在那峭壁四层之上,传来一道苍老而爽朗的笑声,“方大师的医术老朽佩服至极!此次比赛能与方大师相识,乃是我盛门之荣幸!”

    “三长老,这第五场比赛,题错在我们!那么参与这场比赛的全体学员,全部晋升下一局!”太上长老可是个明白人。

    那台上被淘汰的参赛者,纷纷露出惊喜的神色,就连看方阳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刚开始这些人还冷笑连连,暗自责备方阳狂妄无知,却万万想不到人家实力这么强大!

    “太上长老抬爱在下了,在下只是说出了众学员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在下认为,行医治病,乃是救死扶伤之根本!医人医德,悬壶济世!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本该可以对症下药,祛除病根,却因为一点差错,弄巧成拙,搞不好还会致命!”方阳语气谦恭,并没有因为医术精湛而故作高傲。

    方阳这一番话引起了场中众人的共鸣。

    当然也有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就仿佛自己的医术都多么了不起!

    众人又一番说辞后,三长老这才说道:“第一轮比赛正式结束!下午三点举行第二轮比赛!”

    比赛结束后,盛门安排了午餐,众人吃饭完后,有个短暂的休息时间。

    方阳离开擂台后,云馨儿就缠上了方阳。

    “方阳哥哥,你隐藏的可真够深啊!就连宗主跟师父都是万分吃惊!说起来,还真是不可思议啊!”云馨儿惊叹道:“你不知道,当时姜师兄看到你那医术,面色顿时大变,就仿佛吞下一颗臭鸡蛋!”

    方阳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吃过饭后,方阳跟随宗主还有师父,回到了休息的地方。

    在休息的地方,方阳看到了受伤的秦封,眉头一皱,问道:“秦封师兄这是怎么了?”

    宗主面色一凛,没有说话。

    云馨儿这才把昨天下午发生的一幕说给了方阳。

    方阳听后气愤万分,“这盛门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哼,只可恨某个家伙还故意助纣为虐,恨不得让我们的敌人把我们朝天宗给灭了!”姜天下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

    “天下,莫要胡言乱语!”宗主厉声指责。

    方阳苦笑着说道:“姜师兄所言不错!宗主无需责怪于他!早知道盛门如此卑鄙,我就见死不救了!”

    “救人不是你的错!错就错在,我朝天宗跟盛门的恩怨纠缠不清!今天早上,还算你在关键时刻杀回来,否则我朝天宗怕是要威名扫地!”王朝天说道。

    “报……”就在这时,房间外传来一个弟子的声音。

    “什么事?”林传奇问道。

    “盛门门主与太上长老,还有大长老前来,说是要拜见宗主与方师兄!”一个虎头虎头的弟子抱拳,恭声说道。

    “盛门的高层到来?”林传奇下意识地把目光转移向宗主与方阳。

    “让他们进来!”王朝天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色淡然地回应道。

    很快,盛门门主便带着几个高层进入了房间内。

    “王宗主……方大师……林长老!”那盛门门主降低姿态,一脸的恭敬。

    “哼,假惺惺!”一旁的李传说神色不悦地说道。

    盛门众人听到这话,内心虽有些不爽,但还是苦笑连连。

    “王宗主,此前我盛门如有不敬,还望海涵,对此我们也深感抱歉!方大师对我盛门有恩,如若不是方大师伸出援手,我盛门大长老怕是早就长眠于地!此前我们的确有隔阂,但我希望借助方大师这层关系,让我们的仇恨冰释前嫌,从此化敌为友如何?”盛门门主的姿态不可谓放的不低。

    大长老也站出来说道:“方大师对老夫有恩,老夫至死难忘!”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现在他们身处盛门。

    王朝天抚摸着胡须,略微一笑说:“此前也有我们的过错!既然如此,那今后朝天宗便与盛门化干戈为玉帛,从此互不干涉!”

    “宗主,万万不可!昨天下午盛门可是残忍地杀害了我们三个同门师兄,秦封师弟也被那盛门弟子给残毒地断掉双手!今天早上他们也没少羞辱我们,就这样冰释前嫌的话,怕是会让朝天宗诸多弟子感到心寒!”薛锋一想起昨晚的浴血搏杀,就心有不甘地低吼道。

    “师父……”秦封泪流面目,浑身颤抖,“只怕弟子以后不能为你老人家尽孝了!”

    李传说看到断掉双手的秦封,浑身也是颤抖不已,一股热泪更是夺眶而出。

    王朝天面色阴沉的能拧出水分来,但他终究是一宗之主,必须得以大局为重。

    历届比赛,伤亡再正常不过,没有伤亡,就没有强者诞生,就不会取得胜利!

    “这……”盛门门主嘴巴微张,虽然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但却想不到这朝天宗还真不是什么善茬。

    “王宗主,昨晚我们也死了三个门人!”后面的二长老语气不善地说道。

    “我们可以做出补偿!”太上长老说道。

    “拿什么来补偿我我徒儿的创伤?这可是一辈子啊!”秦封是李传说的亲传弟子,自小就觉悟高,修行快,在医术上更是有着非凡的造诣。秦封遭遇此难后,李传说痛心疾首,恨不得与盛门血拼到底!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