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真金白银的孝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真金白银的孝心

小说: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作者:元一一

    第一百四十八章 真金白银的孝心

    第一百四十八章 真金白银的孝心

    七叔公就道:“那族里就把这五两银子记在薛顺头上了,到时候族里去收银子,可不能不认。”

    薛双双一本正经的说道:“给爷爷奶奶尽孝这种事情,不能光让我爹一个人出头,不然岂不是衬托得大伯三叔太不孝?”

    “七叔公,你说对不对?”

    七叔公:“……”

    他什么也不想说。

    他算是看出来了,薛顺家这个闺女是真厉害,别人家的儿子都比不上,他这个时候要是说了什么不中她意的话,薛双双能把他的脸生生撕下来放地上踩,薛老三可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没错!

    想到这里,七叔公嘴巴闭得更紧了。

    老薛家的人急了,这可是五两银子,要是薛顺不出这个钱,他们这个年都过不好。

    薛老头死死盯着她:“你想反悔?”

    薛福急切道:“双丫头,你既然替你爹答应了出这个银子,可不能反悔!”

    薛壮也道:“就是!双双,尽孝这种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五两银子,代表着你爹对你爷爷奶奶的孝心,你们家可不能不出。”

    薛双双道:“反悔倒不至于。”

    她冲老薛家的人笑了笑,明明温和甜美,老薛家人却只觉得头皮发麻,一个个都绷紧神经警惕的看着她,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薛双双说:“我爹既然出了钱,大伯三叔就该出把力,替奶奶担下挨板子和跪祠堂的责罚!”

    “大伯,三叔,这是你们表现孝心的机会,可要好好把握。”

    老薛家人人变色!

    薛老太是高兴的,太好了,这么一来,她就不用挨板子,也不去跪冷冰冰的祠堂,平生头一次,薛老太觉得薛双双说得十分有道理。

    其他人则是被薛双双给气的!

    就说薛双双怎么变得那么好说话,轻易就答应出五两银子,原来在这里等着他们。

    薛福跳起来,脸色狰狞道:“这不可能!薛双双,族里的处罚要落到谁身上,还轮不到你一个黄毛丫头指派。”

    “就是,族里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黄毛丫头做主!”薛壮咬牙切齿:“薛双双,你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我替我爹答应出银子的时候,你们也没说我不能做主啊!”薛双双委屈道:“怎么现在说让大伯三叔尽孝,就是我胡闹了?”

    薛老头目光阴沉,直接喝斥薛顺道:“老|二,你要是不想孝敬你娘就直说,不用让双丫头出来扯这个扯那个!”

    “爷爷这说的是什么话?到底是谁不愿意孝敬奶奶?”薛双双震惊道:“我们家毫不含糊就答应替奶奶出五两银子,这可是真金白银的孝心,再没有比这更实在的!”

    “倒是大伯三叔,一听说要让他们表孝心,就推说没钱。”

    “好,没钱就没钱,出力总行了吗?结果他们又不肯出力!”

    薛双双笑道:“既不出钱,又不出力,还想担个孝顺的好名声,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真有这样的好事,这世上的孝子,只怕人人都争着做!”

    大堂里,薛家宗族的人被她说得笑起来。

    薛福薛壮两兄弟只恨不得直接掐死她!

    薛老头看着她,脸色铁青,目光阴鸷,咬牙喝斥道:“双丫头,你对你大伯三叔这样不敬,眼里可有长辈?”

    薛双双大义凛然道:“爷爷,正因为大伯三叔是长辈,孙女尊敬他们,所以才这么为他们考虑。”

    “尽孝这种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同样是爷爷奶奶的儿子,却只有我爹尽孝,大伯和三叔既不出钱也不出力,一点表示也是没有,传出去岂不是让人觉得大伯三叔不孝顺,坏了他们的名声?”

    老薛家的人心肝脾肺肾,就没有一处不疼的。

    这已经不是薛福薛壮挨板子、跪祠堂的事,而是老薛家和二房之间争风,看谁能压过谁一头的问题。

    薛老头脸色黑得能滴出水来:“老大、老三两个是家里的壮劳力,田里的活计,家里的营生都指着他们两个,不论是挨板子还是跪祠堂都会耽误家里的进项收入,影响家里的生计。”

    “他们只要踏踏实实把日子过好,不让我跟你奶奶操心,就是孝顺!并不需要像你说的那样,非得额外做些什么挣表现的事情才算孝顺。”

    “双丫头,你听明白了吗?”

    薛双双恍然大悟的点头:“明白了明白了。”她对着七叔公欢快道:“七叔公,我爷爷说了,那五两银子不用我们家出,你可别记混了。”

    七叔公:“……”

    薛老头大怒:“双丫头,我何时说过这话?你当着族里那么多人的面就敢满嘴扯谎?”

    薛双双眨巴着眼睛,无辜道:“爷爷不是说,不需要我们额外做些挣表现的事,只要踏踏实实把日子过好就是孝顺吗?我们要是不把这五两银子拿回来过踏实日子,就是不听爷爷的话,想挣表现。”

    二房怎么就出了个这么难缠的丫头?!

    薛老头差点气得吐血。

    薛老太叫嚷道:“薛双双你个小贱蹄子,休要在这里作怪,已经出了的银子,还能反悔?”

    薛双双摇头道:“我爹不能一个人挣表现。”

    她对薛老太道:“要么,我爹出银子,大伯三叔出力,大伯三叔要是不出力,我爹也不出银子。”

    薛老太急得跳脚,怒骂道:“老|二你这个不孝子,你敢不出银子!”

    薛顺面无表情的看着薛老太,说:“娘,公平合理的事情,儿子怎么就不敢做了?到底谁不孝,族里人都看着呢。”

    闹了半天,白高兴一场啊?

    合着到了最后,她既要出钱,还得挨打?这怎么行!

    事关自己,薛老太一下子变得无比精明,安排道:“五两银子由老|二出,老大和老三两个是家里劳力,不好替老婆子挨板子、跪祠堂,由他们媳妇替他们尽孝也是一样的。”

    “老大家的,老三家的,就由你们替老婆子我挨板子,跪祠堂!”

    李招弟愕然:“娘,这事跟儿媳没关系!”

    王春桃尖叫:“凭什么要我们挨打受罚?”

    李招弟和王春桃两个万万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就得挨打挨罚!这可真是祸从天上来!

    薛老太越想越觉得这法子真是好极了,自己又不用出银子,又不用挨打受苦,再没有比这更合算的了。

    当即对两人喝斥道:“闭嘴!你们两个要是不肯替老大老三孝顺我这个婆婆,就给我滚回娘家去,老薛家不要这种不孝的媳妇!”

    李招弟冲着薛福喊:“当家的,这事儿是怎么说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就了牵连到我头上了?”

    薛福自从被她踢了一脚不可描述部位之后,对她就再也没有好脸色,此时冷冷道:“给娘尽孝,怎么叫牵连到你头上?”

    李招弟急得差点晕过去。

    王春桃狠狠掐了薛壮一把:“当家的,你倒是说句话!”

    薛壮对王春桃倒是有几份情义在,忙向薛老太道:“娘,家里三个孩子都离不开春桃,她要是挨了打挨了罚,家里的活谁干?”

    薛老太这个时候可不会心软,不然就得自己挨打受罪,当即三角眼一撑,瞪着薛壮道:“你倒是心疼你媳妇,你不想她替我挨打受罚,那就你自己顶上。”

    薛壮:“……”

    在自己挨打受罚和王春桃挨打受罚之间,薛壮果断做出选择。

    他对王春桃道:“春桃,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娘年纪大了,挨板子,跪祠堂,哪一样她都受不住,到时候病了还不得你侍候?还不如你现在替她受这一回罪,不但娘和我都从心里感激你,还能让族人知道你孝顺!”

    “春桃,你替我孝敬娘,我肯定记着你的好。”

    王春桃瞪大眼睛,满是不可置信:“……”

    不管李招弟和王春桃两个愿不愿意,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没她们两个反对的余地。

    老薛家的人折腾了一晚上,一点没从二房手里占到便宜,反而面子里面都被二房撕下来狠狠踩在脚底,被族人看了笑话,十分憋屈。

    薛老太逃过一劫,倒是心里高兴,不过看到一家人全都黑了脸,她也不敢表现出来。

    处理了薛老太推倒香火上神龛的事情,接下来就说到今天召开全族大会的正题。

    薛三叔公这个时候又精神了,抢在七叔公开口之前说道:“今天把族里人召集过来开这个会,是有一件大好事要告诉你们。”

    “村里决定办个制糖厂,明天就会召开村民大会通知大家。”

    “我们薛家在制糖厂投入一百两银子,占了一成份子。”

    “这一成份子宗族占一半,另一半分成五十小份,族里各家各户想要认领份子的人家,都到老夫这里来登记。”

    “这个事讲究自愿,可以多领,也可以不领,每小份需出一两银子的份子钱。认领了份子的人,必须要在明天早上巳时之前,把银子交到老夫这里,否则认领的份子将作废,你们再来找老夫说情也没用。”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