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 薛顺可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 薛顺可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

小说: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作者:元一一

    第一百五十章 薛顺可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

    第一百五十章 薛顺可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

    薛双双收起字据。

    薛三叔公气得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正好碰到里正家的王成来喊薛顺,说是里正请他上午过去一趟。

    上午他们薛、王两家的人要去里正家里订立制糖厂的契书,喊薛顺过去干什么?

    难道是薛顺一家昨天在薛家宗族闹的事里正知道了,怕王家族人也有样学样,以后不好管教,所以要把他叫过去训斥一顿?

    薛三叔公想了又想,总觉得这个理由最合理,不然总不至于让他去参与村里制糖厂这种大事吧?

    这么想着,薛三叔公心里是既高兴又不高兴。

    高兴的是薛顺同时被薛、王这两个白溪村的大族厌弃,看他以后还有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不高兴的是,薛顺明明是薛家人,却让王家人教训一顿,连带着他这个薛家族老都脸上无光。

    不过不管怎么说,薛顺的日子过不舒坦,他心里就舒坦了。

    薛三叔公想到这里,摇头晃脑的走了,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呆会儿要早点去里正家里,当场看着薛顺挨训才解气过瘾。

    薛双双把手里的字据拿给薛顺看,笑眯眯道:“爹,以后谁再敢说爹不孝顺,爹你就用这白纸黑字打谁的脸。”

    薛顺都被她欢快的样子逗笑了:“你爹我不识字,看不懂。”

    陈秋娘这会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薛顺昨晚上回来比较晚,还没来得及跟她说。

    此时不由问道:“你们父女俩这是有什么秘密不叫我知道?”

    薛顺笑道:“我们哪有什么秘密。”

    他把头天晚上在祠堂的事说了一遍,接过薛双双手上的字据递给陈秋娘,道:“双双说得对,这可不就是我们孝顺爹娘的凭据,你好好收着,说不定哪天就用得上。”

    陈秋娘连忙答应一声,拿着收条进屋去藏好。

    薛顺这才对薛双双正色道:“双双,你是个有主见的,遇事也想得长远,这样很好。”

    “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遇着情况不对的时候也别太犟,先保全自己,以后再想办法找补回来也是一样。”

    “不能因为一时意气用事,让自己吃了大亏,那不划算。”

    薛双双知道薛顺说的是昨晚上,她差点被钱婆子抓去跪祠堂的事,当时要不是她薛顺爹给力,她还真就只能吃个眼前亏。

    说到底,还是她对这个时代的认识不够充份,忘了这个社会,宗族的权柄私刑很多时候凌驾于国法之上,就算打死人都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没有人去官府大闹,官府就睁只眼,闭只眼,只当不知道。

    薛双双诚恳认错道:“爹,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会这么莽撞。”

    薛顺在路上遇到林白,两人一起前往里正家。

    王家几个族老都在场,看到薛顺和林白进门的时候,全都笑呵呵 的站了起来。

    王六叔公笑眯眯道:“薛顺和林白来了,来来来,快坐。”

    “里正,各位叔公!”

    薛顺和林白和几人打过招呼之后,才在八仙桌上坐下来。

    王方木亲自动手,给两人一人倒了一碗,就直奔主题,说起正事。

    “昨天跟薛家人碰了面,说定了村里的制糖厂以后由我们王家管理,这几位是我们王家的族老,跟你们两人见个面。”

    薛顺和林白两人对视一眼。

    林白笑道:“里正大叔和几位叔公客气了,说好了我跟薛叔只出方子,不参与制糖厂其他事情。”

    “这个制糖厂具体要怎么办,都由里正大叔和各位叔公做主。”

    林白这话一说出来,就发现王家几位族老明显松了口气。

    想想也是啊,薛顺和林白翁婿俩个占了制糖厂四成份子,比村里哪个都多,这两人要是对制糖厂指手划脚,他们王家还真不好办事。

    虽然里正和王六叔公再三说了,薛顺和林白不管制糖厂的事,他们还是不放心,总觉得要亲眼见到人,把话说清楚才保险。

    谁知还没等他们开口旁敲侧击,林白就先表了态,王家几位族老倒有些不好意思。

    一位族老轻咳一声,说道:“你们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也可以提,我们会尽量满足。”

    林白笑了笑:“我和薛叔暂时没什么意见,如果以后有想法,我们会提的。”

    王六叔公笑呵呵道:“说了这翁婿俩个是干脆人,你们还不相信,现在可相信了吧?”

    几位族老有些尴尬道:“信了信了,怎么不信。”

    王方木略带歉意的看向两人道:“我想着不打消他们心进而的不安,对制糖厂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才把两位请过来,你们两个别见气。”

    林白道:“里正大叔说的哪里话,几位叔公也是一心为了制糖厂,我和薛叔只有支持的,哪有怪罪的道理。”

    薛顺坐在边上点头,表示认同林白的话。

    和薛家宗族的人比起来,王家人显然更讲道理。

    王方木又道:“除了这个,还有另外一件事要跟薛顺你商量。”

    “制糖厂需要场地,现在年关近了,现盖房子来不及,我们商量了一下,你家老屋场在大,想要暂时租你家的屋子用来制糖。”

    薛顺道:“我那老屋空着也是空着,也不用说什么租不租的,你们要是用得上就尽管拿去用。”

    “不过那屋子透风漏水,只怕是不当用的。”

    王方木道:“透风漏水没关系,找几个人修一下就好了。”

    “你也不要这么大方,让我们直接拿来用。”

    “既然办厂就要人办厂的样子,叫村里人来干活都得开工钱,怎么用你家的屋子就白用了?”

    薛顺就道:“那就按里正说的,我那屋子暂时租给村里办制糖厂。”

    王方木大笑:“就应该这样!”

    正说着话,院子外头响起薛三叔公的喊声:“里正在不?”

    薛家人今天倒是来得早,以往有什么事找他们,非得拖到快午时才会出现。

    王方木起身迎了出去:“薛三叔,你们来了。”

    薛三叔公笑道:“赚钱的事情,当然要赶早。”

    几人说说笑笑走了进来,屋子里的人都站起来,王六叔公笑眯眯说道:“几位老哥哥今天来得倒早,快坐快坐!”

    薛家几个族老一眼就看到屋子里除了王家人,还有薛顺和林白两个,声音顿时一静。

    薛三叔公眯了眯眼睛,这情况看起来跟他想的不一样。

    要是过来挨训斥的,怎么可能让他跟王家人一起坐在八仙桌上?

    薛三叔公先发制人,指着薛顺道:“你怎么在这里?还不快回去。”

    王方木皱眉不悦道:“薛三叔这是在干什么?这里是我家,薛三叔把人往外赶,问过我这个做主人的意见吗?”

    薛三叔公道:“我们薛、王两家要商议开办制糖厂的大事,他一个不相干的人留在这里像什么话?”

    王六叔公笑眯眯的开口:“薛家老三哥哟,你这可就说错了,薛顺可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

    “没有他,就没有村里这个制糖厂。”

    “制糖方子就是他跟林白两个琢磨出来的。”

    “制糖厂可以少了薛老三哥你,少了我,少了我们任何一个老家伙,就是不能少了薛顺,不然这个制糖厂就办不起来!”

    薛三叔公:“!!!”

    薛家几个族老:“!!!”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