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一章 一语双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一章 一语双关

小说: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作者:元一一

    正月初二,出嫁女带着夫婿回娘家。

    薛顺和陈秋娘住在朱家,薛双双和姜湛去的时候,少不得就要先去见朱老爷和孔氏。

    然后吃饭的时候也是所有人都在一起。

    经过接风宴那回的风波之后,花厅里的座位倒不敢那把薛顺一家排到最后去了。

    也不说什么重嫡轻庶,座位就按辈份年纪排下来。

    付氏照样站在孔氏身后服侍她,陈秋娘却坐在座位上安生吃饭。

    这可把付氏气死了,大房的人都快气死了。

    偏陈秋娘对这些事情一点也不敏锐,农村的婆婆搓磨儿媳妇,更多的是把家里的脏活累活全推给儿媳妇做,让儿媳妇一天到晚有干不完的活,像这样婆婆吃饭,儿媳妇站在身后布菜这种搓磨法,农村是没有的,最多,就是婆婆装病,让儿媳妇端茶倒水倒夜壶。

    所以她根本就没意识到,这是孔氏在搓磨付氏,反而觉得这有钱人家的规矩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吃个饭还得让人在边上布菜。

    这要是放在他们农村,这种吃法早就饿死了。

    以前村里哪家人家里吃饭不是算着数量做的?大家一上桌就吃得飞快,就想多吃两筷子,动作慢的就饿肚子呗。

    所以陈秋娘一点心理负担没有,任由付氏给孔氏布菜,她低头吃饭,吃得极香。

    气得大房几个人眼刀子乱飞, 恨不得在她身上戳出几个窟窿来。

    薛双双看到这幕,只觉得十分想笑,陈秋娘就是有这种本事,不声不响就能把人气吐血。

    简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啊。

    呃,这句话好像不是这么用的,管他呢。

    朱琪终于觉不住气,开口替她娘付氏打抱不平,她道:“二婶,我娘侍候祖母吃饭,二婶不一起侍候?”

    陈秋娘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朱琪是在叫她,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不由讶然。

    她看了付氏一眼,付氏神色平静,眼观鼻,鼻观心,像是没听到朱琪的话一般,什么表示都没有。

    陈秋娘又去看孔氏。

    孔氏看了朱琪一眼,再看她一眼,然后,也像是没听到朱琪的话一般,只管继续让付氏侍候她吃饭。

    杨盛低声喝斥朱琪道:“少说话,多吃饭。”

    朱琪一点不领情,反而连声音都大了几分:“跟你没关系,你别管。”她冲着陈秋娘,继续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道:“二婶,我问你话呢?我娘侍候祖母吃饭,你为什么不跟我娘一起侍候?”

    陈秋娘的些茫然道:“啊,一个人侍候吃饭还不够吗?”

    薛双双赶紧低头,笑得肩膀一抽一抽的。

    孔氏都差点没忍住,嘴角飞快的上扬了一下,又很快恢复平静,付氏刚才表现得那么平静,听到陈秋娘这句话的时候实在忍不住抬头看她,整张脸都憋得扭曲了。

    朱琪快让她气死了,这根本不是几个人侍候的问题。

    而是付氏作为大嫂,站着侍候孔氏吃饭,而陈秋娘这个做弟媳妇的,却安心坐在桌子吃饭, 这让人一看,就觉得付氏低人一等。

    朱琪尖锐道:“我娘都没坐下吃下,你怎么能坐下?”

    陈秋娘:“那除了你娘,大家都坐着吃饭的啊。”

    “再说,我以前在村子里,大家吃饭都是自己吃,不用人侍候的。”

    朱琪差点气吐血,怒道:“这里是朱家,不是村子里。”

    陈秋娘:“可吃饭还是一样吃啊。”

    朱家的男人们也是听得无语之极,这简直就是鸡同鸭讲,完全没说在一个点子上,让人听得莫名想笑是怎么回事?

    朱琪鄙视道:“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难怪一点规矩礼仪都不懂,简直丢人!”

    陈秋娘:“自己吃饭怎么丢了?你不丢人你别吃饭!”

    薛双双终于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朱琪大怒,正想拍桌而起,怒骂回去,就听孔氏道:“你倒是有礼仪规矩,在桌上吃饭,还挑起长辈的礼来了。”

    “付氏,你也不是乡下出身的,你且跟我说说,你这闺女是怎么教的?双双这个从乡下来的孩子都比她懂事。”

    付氏被孔氏这席话臊得不行,羞愧道:“母亲,儿媳失职,没教好琪姐儿,请母亲责罚。”

    孔氏道:“好不好的,她都已经嫁出去了,也轮不到你来教。”

    “婆婆教导儿媳妇规矩是责任,杨盛,回去跟杨太太说一声,好好管教琪姐儿。”

    朱琪大惊,杨太太现在对朱家的意见很大,她被杨太太拘着立规矩还不被搓磨死?

    孔氏又道:“琪姐儿嫁进你们杨家,就是杨家的人了,该归你们杨家管教,要是教出好规矩,走出去丢的也是杨家的人。”

    “对我们朱家是没什么影响的。”

    “毕竟我们朱家又不是琪姐儿一个姑娘,其他姑娘的规矩都好好的,就琪姐儿一个不好,很难说是谁的责任。”

    “毕竟琪姐儿在朱家的时候,也不是这么不讲理的。”

    这话简直是把朱琪这么无礼的责任全都甩锅到杨家头上。

    杨盛整个人又惊又怒,却也不好当面顶撞孔氏,只得行礼道:“祖母说得是。家母宽厚,也信任朱家的教养,琪姐儿过门后,更是体恤她姑娘家娇弱,是以从未拘着她立规矩。”

    孔氏淡淡道:“宽厚是好事,不过宽厚也不能一味纵容。”

    “就像我,就是一直以来太宽厚了,几十年没让儿媳妇立过规矩,如今把规矩拣起来,倒连孙女都敢来指责我。”

    “我就想着啊,这人,该宽厚的时候得宽厚,该管教的时候还是得管教,不然就是害了她。”

    孔氏说着又道:“不过,我也不是那等搓磨儿媳的恶婆婆,既然付氏你觉得我拘着你立规矩立错了,我也不是非要你立规矩,你就自回付家去,不是我朱家的儿媳妇,自然不用在我跟前立规矩。”

    孔氏说着,不着痕迹的看了薛顺和陈秋娘一眼,这话其实已经一语双关,既是敲打付氏,也是表明没把陈秋娘当儿媳妇看。

    至于薛顺和陈秋娘能不能听出来其中的意思,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