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四章 这是生怕他没被打死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四章 这是生怕他没被打死吗?

小说: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作者:元一一

    薛福被打得半死,也硬气不起来了,惊恐问道:“你想怎么样?”

    钱四狗道:“我想怎么样?当然是给钱!”

    “我妹妹怀了你的孩子,你既然不想要,也行,这孩子我们钱家自己养,但是这个银子你不能不出。”

    “我妹妹现在身子不便,需要丫鬟婆子照顾,她怀了身子,一个人吃两个人消化,自然要吃好一点,营养才能跟得上。”

    “十月怀胎加坐月子,要你个十两银子不为过!”

    薛福还没说话,李招弟已经叫起来:“十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

    “没有要的小寡妇,不要脸的娼妇,勾搭男人还想讹银子?”

    钱四狗懒得跟李招弟一个妇人吵嘴,因为最终做主的还是男人。

    钱四狗一把抓着薛福衣襟把他拖过来,喝道:“你说,这个银子你出不出?”

    薛福被勒着颈脖,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哪里还敢说个不字,怕不是要被打死!

    薛福一边挣扎,一边艰难点头:“出出出出,这个银子我出。”

    钱四狗松开他,继续道:“除了我妹妹养胎的银子,之前你哄骗我妹妹委身于你,白睡我妹妹这么久,怎么说?”

    薛福这个时候哪里还看不出来钱四狗是在变着法的要银子,忙分辩道:“可不是白睡,你妹妹我光明正大纳来的妾,合该我睡的。”

    钱四狗一拳砸他脸上,冷笑:“你说纳妾就纳妾,经过我同意吗?给了买妾之资吗?什么都没有,白白哄了我妹妹那么久,还敢不认?”

    薛福被他打得鼻血直流,捂着鼻子气道:“一嫁从亲,再嫁从身,你妹妹一个小寡妇,愿意与我为妾,有何不可?”

    “衙门立的文书,你也敢不认?你比衙门还厉害?”

    钱四狗又想打他,薛福这会儿心里那股气也上来了,梗着脖子道:“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把我打死,你也逃不了抵命的下场。”

    钱四狗倒没想到薛福忽然硬气了。

    打死人他也是不敢的。

    刚才敢打砸薛福家,都是因为看到薛家村没人出头,他才敢叫嚣,不然他是准备当着薛家村人的面跟薛福“讲道理”的。

    不然遇到团结的村子,外人敢来闹事打砸,怕不得被村民打死。

    但钱四狗混混出身,自然不会轻易被薛福吓住,当场提起凳子往薛福砸去,喝道:“老子是不敢打死你,但老子能废了你!”

    薛福一个没避开,当场被他砸断了条腿,发出“嗷”的一声惨叫。

    钱四狗冷冷道:“三天之内,拿五十两子出来,不然老子打断你另一条腿!”

    薛福这个时候后悔极了,早知道小寡妇有个这样的混子哥哥,他……他还是会招惹,但肯定睡了几次就跑,不会给他讹上的机会。

    薛福脸色发白,又痛又怕,不敢作声,李招弟却不管这么多,反正她跟薛福两个早就翻脸,一点情谊没有。

    说句不好听的话,薛福这个时候死了,说不定她日子还好过点。

    李招弟冲着钱四狗骂:“想要五十两银子,你做梦!别说打断他一条腿,你就是把他全身骨头都打断,也别想要走一分钱!”

    薛福:“!!!”这是生怕他没被打死吗?

    钱四狗:“!!!”

    想不到薛福这婆娘比他们这些当混混的还狠!

    薛福大怒,骂道:“李招弟你个毒妇,你想害死我!”

    李招弟不甘示弱,叉着腰骂回去:“薛福你自己不要脸,在外面勾搭寡妇,被人打上门来,把家都砸了,还有脸骂我?”

    “我告诉你,你有银子给外面的狐狸精是你的事,但凡敢动家里的田地屋子,小心我跟你拼命!”

    她后半辈子可就靠这点田地过日子,自然不许薛福打田地的主意。

    钱四狗可不想听薛福夫妻吵架,丢下一句:“反正三天之内见不到银子,后果自负。”

    他说着带着几个小混混准备离开。

    谁知才走出薛福家门,就让薛家村的人拦住了。

    人是薛大海去村里喊来的。

    他如今在家啃老,靠薛福养,要是薛福真让那些小混混打出个三长两短,他的日子岂不是不好过了?

    所以刚才钱四狗等人忙着打砸,除了砸东西,主要注意力就是在薛福身上,没人注意到他,他就从屋里溜出去,跑到村子里喊人了。

    薛家几个族老们本来是懒得理会的,薛大海这么多年的书到底不是白读的,立即道:“几位叔公认为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不想管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几位叔公想过没有,我们这个村子是薛家村,整个村子都是薛家人,不用往上数三代,就是现在,也每家每户沾着亲。”

    “有外人来我们村子,打砸伤人,我们村子里的人却不出面,传出去岂不是让人觉是薛家村的人好欺负?”

    “以后,村子里的人走在外面,更是谁都能踩一脚。”

    几位族老还是不太想管,薛三叔公道:“你这是危言耸听。”

    “只要村里人不惹事,我相信,外面的人也不会无故欺负村民。”

    薛大海冷笑一下,道:“这也不是绝对的,有时候,我们不惹事,不代表事不惹我们。”

    “就比如说村里的制糖厂那么赚钱,惹人觊觎,要是有人找上门来,三叔公你说,遇到这样的事,村里人该不该出面?”

    几个族老眼皮狠狠一跳,薛大海这是威胁,要是他们今天不给薛福撑腰,转头他就找人来找制糖厂的麻烦?

    几个族老对视一眼,薛七叔公轻咳一声,道:“大海说得有道理,我们薛家村的人,外人随随便便都能打上门来,像什么话!”

    “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薛家村的人软弱可欺呢!”

    薛三叔公就着薛七叔公给的台阶下,义正言辞的说道:“这些人欺负人都欺负到我们薛家村来了,这还了得!”

    “老夫倒要看看,谁胆子这么大!”

    “不把他们的狗腿打断,他们都不知道薛家村的厉害。”

    薛三叔公喊来村里的年轻人,浩浩荡荡去往薛福家,教训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混。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