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姑娘侯府日常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有恃无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有恃无恐

小说:四姑娘侯府日常 作者:邛小星

    珍贵人从后殿离开时,杜嬷嬷忍了又忍还是开口道:“贵人恕老奴多嘴,你不该和元裔君夫人多说那么多,那样只会暴露你的身份。”</p>

    珍贵人慢条斯理上了台阶,裙裾逶迤,眉眼平静却夹着一丝难以磨灭的怨恨:“她早就猜出了我的身份,我与她虽是假的双生姐妹,可最了解我的却还是她。”</p>

    杜嬷嬷眼睛缓缓瞪大,心下紧张:“贵人!”</p>

    珍贵人停下脚步,偏头看向杜嬷嬷,轻轻笑着:“嬷嬷小声点,不然别人可都要知晓咱们隐藏的秘密了。”</p>

    她抬手扫了扫杜嬷嬷肩上不存在的灰尘:“嬷嬷放心,她就算猜到可也不会说出去的。不过这事还需要嬷嬷嘴巴紧一些,不必向贵妃娘娘多说,这样对你也好,对我也好。”</p>

    杜嬷嬷身子一僵,梗着的脖子默默低了下去,原本想要将珍贵人拿捏在手心的心思瞬间淡了下去,只觉珍贵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透着一股生生的寒意,像是来自地狱恶鬼的凝视。</p>

    珍贵人笑意不变,收回自己的手道:“嬷嬷不要害怕,你我可是一条船上的人,你只要不去多说什么,我也会保你周全。”</p>

    宫宴还未结束,珍贵人就以身子不适先行告退,回了自己的亓雲殿。</p>

    夜深人静,珍贵人褪去一身宫装,坐在妆奁前,她举起烛台,烛光幽幽地靠近墙上挂着的那幅画。</p>

    杜嬷嬷进来见着,惊得心脏都停了一瞬,赶忙上前阻拦:“贵人不可!这可是懿贤皇贵妃遗物,若它受损,陛下饶不了我们的。”</p>

    珍贵人举着烛台不愿意放下,有些无辜地笑笑问:“陛下将我当成懿贤皇贵妃的影子,你说这画像烧了,亓雲殿没了,陛下睹物思人的机会少了,会不会更加宠爱我。”</p>

    杜嬷嬷拦着珍贵人的动作一顿,像是有些被她的话说动。</p>

    而这时珍贵人笑出声,自己放下了烛台:“嬷嬷放心我可是不会做傻事的。”</p>

    ……</p>

    裴沨枕在谢予的腿上,抓着他的一缕黑发在手里玩着,眉眼微蹙:“我真没想到戚贵妃会做到这一步,竟然不远千里从西北苦寒之地,把容涟找了回来。”</p>

    她心下一动,蹭地一下坐起,将谢予压倒床榻上,追问:“你是不是早就察觉到了这珍贵人是容涟。”</p>

    裴沨语气笃定,谢予心思缜密,又是随侍晋元帝身边的人,她可不信谢予是什么都不知道。</p>

    谢予平躺在床榻上,一手抚在裴沨的后背,将她拦在自己怀里:“是有察觉,但不确定,所以不想让你多费心神多想,结果还是弄巧成拙了。”</p>

    裴沨还是奇怪:“戚贵妃难道就不怕容涟的身份暴露,先撇开她是罪臣家眷的身份不说,她与沈少期之间的关系暴露出来,那可是戚贵妃自己都撇不干净的。”</p>

    容涟与裴沨长相相似,却又不是如出一辙,只有一双眼睛最为相像,如今容涟应是被戚贵妃秘密让人调教过,一举一动都透着深意,倒还真有了几分懿贤皇贵妃的神韵。</p>

    这也是谢予最为想不通的地方,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担心落入戚贵妃设下的圈套中。</p>

    “我最担心的还是陛下的态度。”谢予幽幽道。</p>

    裴沨眼眸一挑,示意他说下去。</p>

    谢予将裴沨放在自己身旁,手给她枕着,绕着她的头发道:“陛下放过你,除了是要用你来拿捏我外,更多的是他心里知道懿贤皇贵妃无人能取代,可如今对这位珍贵人的意思,却是让我有些看不懂了,而且我听闻这位珍贵人进宫多日,陛下虽然留宿,可并未真正宠幸。”</p>

    并未真正宠幸,这着实让裴沨愣了一下,所以珍贵人今日故意要她点破她是容涟的身份是为了什么?</p>

    想不通时,谢予的手覆在了她的眼脸处:“如今我只能猜测陛下是另有打算。我已经着人去西北苦寒之地查个究竟。”</p>

    “快睡吧。”</p>

    第二日,华荣殿,积雪被宫人扫尽,说这话时,都冒着一阵白雾。</p>

    殿内,宫人被人唤了出来,只留下白苏一人伺候在戚贵妃身旁,戚贵妃微微睁眼一瞬,又缓缓闭上。</p>

    而下面正跪着珍贵人,双膝之下又枕着薄薄的垫子,虽不至于双膝跪伤,可双腿被身子压着,身子还要挺得笔直,着实让人难受至极。</p>

    “本宫如今可不敢轻易碰你,你身上若留下一点伤,陛下还以为本宫将你怎么折磨了。”戚贵妃淡声道。</p>

    珍贵人双手伏在地上,额头贴在手背上,一脸正色道:“我的命是娘娘给我的,不敢有二心。”</p>

    “不敢有二心?”戚贵妃睁开眼眸,眼底幽深之意透着一丝阴森之意,“白苏。”</p>

    白苏低头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递到珍贵人面前:“贵人请吧。”</p>

    珍贵人脸色微变,眼底浮上一抹惧意,她咬咬牙,悄悄看了眼戚贵妃,伸出手的微微有些颤抖,盯着这碗褐色的汤药,眼底畏惧化成了化解不开的怨气。</p>

    放到自己嘴边,一饮而尽,也不知喝急了还是想要将药吐出来一些,剧烈的咳嗽了起来。</p>

    戚贵妃心里阴郁这才散去一些:“你还算乖巧。你也不必担心这是什么毒药,本宫还要你继续替本宫做事,不会要了你的命。”</p>

    她话语微顿,瞥向珍贵人的腹部,笑得和煦轻柔:“只不过你这肚子再也怀不了龙裔,后宫的女人要想能保住自己的地位,除了家势之外,那便是子嗣,如今你什么也没有,能靠的便只有本宫一人。”</p>

    珍贵人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腹部,眼眸一瞬瞪大,低下头,隐下自己的恨意。</p>

    “正巧这也是你来月信的日子,此药猛烈但能立即见效,太医来为你把脉,也只会说你是因有寒症才会如此腹痛不止。”戚贵妃温和地笑着道。</p>

    这时,有人推门轻声走了进来道:“娘娘,殿下在外面求见。”</p>

    戚贵妃摆了摆手:“让他去偏殿候着。该说的话本宫都已经交代清楚了,如何选,就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了。”</p>

    珍贵人恭顺的低下头,极力掩饰自己的怨恨,声音略微沙哑地有些颤抖道:“誓死效忠娘娘。”</p>

    戚贵妃笑着抬手,挥了挥,让她下去。</p>

    珍贵人被杜嬷嬷扶起身子,双腿发麻,却是差点摔倒在地,她捂着膝盖缓了一小会儿,装着无事一般走出殿内。</p>

    戚贵妃眼眸阴寒,开口问着身边的捻秋:“瞧着是个心思大的人。”</p>

    捻秋对这位和懿贤皇贵妃长得甚像的珍贵人并无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和一丝不让人察觉到的畏惧,厌恶是因为受戚贵妃影响,而畏惧却是让捻秋觉得,眼前这个替身,就好像是死去的懿贤皇贵妃回来报复一般。</p>

    捻秋眼眸沉沉道:“那娘娘可还要用她?如今陛下对她的态度已经超出我们所想,留着她此早是个祸害!”</p>

    戚贵妃微微蹙眉,凝结着一丝阴郁之气,她抿了抿嘴角道:“本宫如何不懂,可着这张脸,我就觉得恶心至极,恨不得挖了她这双招子,毁了她的脸。陛下越是宠爱她,这才证明选她才是对的。”</p>

    她握着扶手,指尖泛白,一点点的收紧,泄露了她此刻的情绪。</p>

    而这边珍贵人微微靠在杜嬷嬷身上,身上的寒意越来越深,眼底沉积的怨恨仿佛是在地狱游寰的厉鬼爬了出来。</p>

    “贵人?”杜嬷嬷有些胆寒的轻轻唤了一声。</p>

    珍贵人侧过头,幽幽地盯着杜嬷嬷,声音沙哑道:“嬷嬷怕什么?贵妃娘娘仁慈给我留了一条活路,她今日这般做了,我倒是安心至极,若不然我还真不知那日一觉就再也醒不了了。”</p>

    说着她却兀自笑了起来,低低的浅笑柔柔地在她脸上展开,若是远远见着比为此美人倾心。</p>

    可近在咫尺的杜嬷嬷没有错过珍贵人眼里一闪而过的阴毒之色,仿佛一把匕首淬了毒还泛着绿光。</p>

    珍贵人压低声音道:“嬷嬷如今还要犹豫吗?这命只有一条,一死百了不可怕,怕的是死前还要受百般折磨,家人也因此受你牵累。”</p>

    杜嬷嬷眼睛一瞬瞪大,眼底神情异动,挣扎许久后,她咬咬牙道:“贵人要如何?”</p>

    珍贵人摇了摇头,笑道:“我不要你如何,只要知道什么事情不对你贵妃娘娘说便好了。”</p>

    却是此刻,戚贵妃身边的宫人就要引着萧继进入殿里拜见戚贵妃时,他步伐一顿,一双黑眸微抬,看向珍贵人离去的背影。</p>

    弱柳扶风,娇不甚怯,着实让人好奇这珍贵人到底长什么模样。</p>

    珍贵人只觉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停下脚步,翩翩转过身子,裙裾逶迤,微凝的眸子见着萧继。</p>

    突然展露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眉眼弯了弯凑着萧继笑了笑,微微福了福身后,又毫不留恋的离开。</p>

    萧继爱美人,可是他明白这个女人是他父皇的,而且身份还不一般,是不能碰的。</p>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