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一番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难道是爱情的力量?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难道是爱情的力量?

小说:绝对一番 作者:海底漫步者

    千原凛人头很铁,少见的和人赌起了气,美千子有些急了,急急拉住千原凛人的衣摆,小声道:“师父,这样太傻了!”</p>

    对面壮得像只猩猩,比蛮力完全是自取其辱,她真是完全没想到自家师父这样成熟稳重的人会做这种选择!</p>

    近卫瞳也是这么认为的,同样生怕自家师父丢脸,焦急道:“师父,您整天坐办公室,这怎么赢啊?您怎么想的啊,被爱情冲昏头脑了吗?”</p>

    她觉得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个人成就,自家师父轻易就能碾压对方,何必要去斗力呢?哪怕去找白马宗正偷偷打个小报告也比这个强啊!</p>

    宁子同样没想到千原凛人会选择接受挑战,轻声道:“千原君,没必要赌这种气,我父母都同意了,你直接告诉这些人就好……千原君,这没意义!”</p>

    千原凛人已经拿起木槌了,冲她们一笑:“这行为确实傻,但有意义!好了好了,别劝了,都说了要比了,还是替我加油吧!”</p>

    他确实是在赌气,赢了没好处,输了也没损失,比了也白比,而且宁子说得也对,她父母都答应了,关别人屁事,但他就是想这么做——这事站在他的立场来看,性质不一样!</p>

    真宗三郎明显惦记宁子很久了,这也正常,人财两得的美事谁不喜欢。现在真宗三郎得不到,也改变不了既定结果,就是存心想恶心人,意思很简单:看啊,那小子就是个废物小白脸,不知道怎么舔的才舔上了宁子小姐!</p>

    所以,不管是托辞逃避或是用白马宗正的名义压人,对方以后都有说嘴的地方,而这里是宁子的娘家,他不想出现这种事,娶老婆要娶得堂堂正正,让白马家这边所有人都无话可说——你不是说我没资格娶宁子吗?</p>

    那就试试好了,我可从没当过软蛋!</p>

    这事往小了说,确实是争风吃醋耍幼稚,但往大了说,事关他的男性尊严!而想证明男性尊严,没什么比直接打败挑战者更好的方式了!</p>

    他要白马家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宁子选择他是正确的,是无可置疑的,他配得上白马宁子,就像白马宁子配得上他!</p>

    这件事轮不到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如果不祝福,就闭上狗嘴!</p>

    当然,他也是有把握赢才嘴巴这么硬,如果没点底气,他也不会由着对方选择较量的方式——直接答应对方的提议,这样赢了更能恶心对方,更方便立威,不行就作作弊,反正对方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p>

    大家八仙过海,各凭本事!</p>

    场地很快就准备好了,他和真宗三郎一人一个石臼,也没有裁判,毕竟这么多眼睛看着,没必要。此外就是每人配了一个搭档,千原凛人这边由经验比较丰富的近卫瞳出马,宁子想帮忙,但被千原凛人拒绝了。</p>

    随后,“打年糕比赛”这个一听就很弱智无比的比赛便开始了。</p>

    千原凛人深吸了一口气,比之前认真了十倍,先好好做了准备活动,以方便身体快速适应高强度运动状态,顺便仔细思考了一下如何省力和提高效率,这才举起木槌砸了下去。</p>

    近卫瞳也很专注,面色严肃,在他抬起木槌的一瞬间,快速翻了一下糯米团,顺便使劲按了按,偷偷帮帮忙。</p>

    千原凛人这一认真,表现比刚才随意玩耍好了不少,同时真宗三郎那边也开始了。所谓身高力不亏,而且这活儿真宗三郎每年都干,比他熟练得多,也存心要压制性取胜狠狠落落千原凛人的面子,速度比千原凛人更快,节奏感也更好,顺便还“嗨哟嗨哟”喊起了号子。</p>

    千原凛人没多管他那边,优先做好自己的事。</p>

    按照《厚黑学》中的竞争论述来说,进而攻人者,常遭失败;返而自奋者,常占优胜。所以,先干好自己的,然后再寻机取胜。</p>

    他就认真盯着石臼中的糯米,专注到了极点,不断微调着自己的发力动作,尽量让两臂轮流发力。他在上一辈子上学时,成绩非常好,而且是全面的好,哪怕是体育方面也很强,就是他干什么事都肯动脑子,只是到了这个世界后,时间紧张,健身就成了奢侈选择,大部分时间还是放在了工作上,身体素质其实很一般,结果第一次极限很快就来了。</p>

    喘不动气,手臂发酸发软,大脑告诉他不行了,赶紧停手,没事你折腾自己干什么?但他没理会,继续稳定发力,眼睛只盯着石臼,希望快点突破“极点”——适能度不足或是缺乏训练的人,通常在运动不久后,就会有肌肉酸痛、全身乏力、呼吸困难等种种不适情况,这在运动生理学中被称为极点现象。</p>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是由于身体从正常状态进入运动状态时,身体各器官及神经系统都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而适应过程就是各器官很痛苦,不过一但适应了,这些感觉就会消失,并且开始感觉轻松自如——这种生理现象叫“第二次呼吸”。</p>

    甚至,在“第二次呼吸”后还有可有再次进入“极点”状态。</p>

    这次就是体能真不行了,但如果你意志力够强,告诉身体不能停,不准停,身体急了,就会进入“潜力迸发”状态,开始释放为应对危险储存的能量——通常这种身体异常状态是为被猛兽追准备的,肾上腺素等会急速开始分泌,刺激运动系统再次进入一个轻松的高耗能状态,同时代谢速度加快,顺便还会感觉有点爽,很上瘾!</p>

    这也是马拉松明明看起来很无聊,仍然有那么多爱好者的原因,当一次一次突破极点后,越跑越上瘾——当然,前提是你的意志力要足够强,只要有一点想停下的念头,也就真停下了。</p>

    千原凛人不缺意志力,他决定要做什么事了,是真舍得虐待自己的,眼下手臂酸软,胸口发闷也不在意,内心十分平静,但美千子看着他动作明显僵硬起来,越看越心疼,小手捧胸,闭上眼开始帮自家师父祈祷——师父很好强的,输了一定很难过,所以不要输啊!</p>

    山神爱子三人也在旁观,她们当然是支持千原凛人的,可惜她们说不上话,从头到尾只能在一边看,现在看到千原凛人的动作软了下来,爱子沉不住气了,捅了一下雾纱:“千原老师好像不行了,怎么办?”</p>

    西野雾纱是她们这小团伙的聪明蛋,遇到难事都是她拿主意,但现在西野雾纱看看两边,没好气道:“还能怎么办,看着!”</p>

    “你这废物!”爱子很着急:“你平时那些机灵劲呢!”</p>

    “你才是废物!”雾纱已经想过怎么暗算真宗三郎的办法了,但再聪明也想不出来——众目睽睽之下,难道拿吹箭偷偷射死那头猩猩吗?别人眼又不瞎!</p>

    圣子同样很焦急,她想千原凛人赢,至少别丢脸,但又帮不上忙——随着年纪大了,她都不好意思和千原凛人单独说话,这会儿更是有心无力,真只能干着急,但看了一会儿,发现千原凛人情况又稳定下来了,呼吸从杂乱又恢复平稳有规律,手臂上也再次有了力气。</p>

    千原凛人挨过第一次“极点”期了,虽然出了一头汗,但感觉好多了,保持着自己的节奏,专注的打着年糕,倒是真宗三郎看了千原凛人一眼,顿时眉头紧皱。</p>

    他之前看过千原凛人的表现,就是个城里的小白脸公子哥,感觉自己能胜他十倍都有余,但现在看看,速度是落后了一点,不过完全没有刚才那个懒洋洋的样子,感觉还能维持很长时间。</p>

    他有些急了,他可是说过要胜过千原凛人十倍这种话的,要是最后双方弄个差不多,那嘲笑千原凛人也笑不痛快——千原凛人明显是个新手,自己要不能压倒性获胜,真是赢了也没多少光彩可言。</p>

    他马上开始加快速度,数量上必须压倒千原凛人,而千原凛人还是不紧不慢,偶尔换换发力臂,但效用不大,在十五六分钟后,又开始感觉累了,有些喘不动气——他身体素质确实比真宗三郎差,那家伙过的是寺院修行的日子,反正是比他强不少。</p>

    大脑在告诉他快做个轻松选择,要么停下,要么恢复体力。他手上动作没停,默默打开了傻鸟系统,看了一眼“精力药剂”,但犹豫了一下并没有使用,准备继续硬挨。</p>

    身体应该还有可挖掘的潜力,这东西能省则省,要放到实在不行的时候再考虑——对方比较强壮,估计还能熬好久,要是随便用这东西,估计身体就不会进入“潜力迸发”状态了,很不划算。</p>

    他直接把傻鸟系统又关了,开始硬挨第二次“极点”,而这次更痛苦了,手臂酸麻到每抬一下都像在受刑,肺里火烧火燎,甚至觉得有点头晕目眩——大脑强烈要求他赶紧停下,要么别抠门,要么就放弃掉,但他毫不理会,就专注于动作。</p>

    在这么硬熬了五六分钟后,身体也算是服了,不适感再次开始消退,他又重新恢复了力量和稳定,甚至产生了自己非常强而有力的错觉,感觉能这么挥舞木槌到天荒地老。</p>

    潜力被压榨出来后,他大脑也进入了一种奇怪的兴奋状态,运动倒成了无意识的机械行为,脑子里各种想法开始乱窜——大河剧选题,其后的拍摄计划该怎么安排,该大概找谁来演,要是扑了该怎么办,房子,婚礼,孩子在哪上幼儿园……</p>

    反正脑子里很乱,但感情很好很兴奋,明明一头汗却忍不住脸上带上了笑,而周围的人都沉默了。</p>

    真宗三郎带的几个跟班好友本来还准备看看笑话,但看着千原凛人一头一脸的汗,现在也笑不出来了——没干过的人不知道,近半个小时连续做一个动作,那简直是一种酷刑,一般人是受不了的,但这家伙明显在硬挺,但就是能挺住,实在是让人觉得……该表达点尊重之意,至少不该嘲笑这种人。</p>

    而真宗三郎也有点受不了了,千原凛人都开始压榨身体潜力了,他同样进入了第二次疲劳阶段,很想放弃休息一会儿,而他进度比千原凛人快不少,休息一下的诱惑越来越强,然后……他就真停下来开始喘大气了!</p>

    他的几个跟班好友有些无语了,感觉接受不太了,你提出要较量一下,人家又是个新手,人家还没停,你怎么停了?这有点丢脸吧?!</p>

    他们哪怕不想嘲笑千原凛人了,但也不想真宗三郎表现的太差劲,这在某种意义上也事关他们的面子,一起大声鼓劲道:“真宗师兄,他就要不行了,再坚持一下!”</p>

    真宗三郎抹了一把汗,看了千原凛人一眼,发现他确实动作有些变形了,不过那股干到天荒地老的劲头没变,心里一阵mmp——坚持一下说起来容易,换你们来试试?</p>

    他真感觉双臂酸痛极了,装没听到,想缓一缓,反正之前又没说中间不能休息,而那边西野雾纱注意到了,眼珠子转了转,直接就大叫起来:“你怎么停了?是认输了吗?!”</p>

    真宗三郎看了西野雾纱一眼,装没听到,而西野雾纱踢了山神爱子屁股一脚,山神爱子也反应过来,大声鄙夷道:“就这样还说别人没资格,真是丢人!”</p>

    “干一会儿休一会儿,打算干到天黑吗?什么时候是个头?”</p>

    “是啊,你本来就那么壮,还要耍这种无赖吗?”</p>

    “你……你停手了,应该计数了,不能再开始!”</p>

    西野雾纱和山神爱子两个人一般不怎么要脸,开始在那里起哄,甚至圣子都说了句公道话,觉得停手了就该开始计数,而真宗三郎那边的人觉得有道理,更觉丢脸,也开始纷纷催他:“真宗师兄,快啊!”</p>

    是没说中间不能休息,但也没说中间可以休息!</p>

    真宗三郎被催得没办法了,只能继续动手,不过这次放缓了节奏,不敢再图快图量了——不能完胜,但总不能真输了吧!但他中间短短休息了一下,再开始干活,没感觉力气恢复多少,反而手臂更酸痛了,气更是喘不匀,还不如不休呢!</p>

    他又挺了五六分钟,实在想放弃了,但实在是丢人,还是只能咬着牙硬挺着,盼着千原凛人赶紧坚持不住——应该没问题的,自己比他强壮那么多,肯定能熬死他!</p>

    他越干越慢,不停望向千原凛人,盼着盼着,终于看到千原凛人不行了,已经举不动木槌,顿时心中大喜。</p>

    目前计算数量,还是自己赢,虽然没有完胜,但总比输了强!</p>

    真宗三郎这边的跟班好友也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虽然这小白脸韧性出人意料的强,但毕竟休力差得远了,该输还是得输。</p>

    幸亏这小子比较自大,非要公平较量,不然这次真宗师兄要输惨了!</p>

    从真宗三郎开始,都感觉稳赢了,看着千原凛人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无力,心里都开始给他倒计时,准备看着他脱力,但又等了五六分钟,才看到千原凛人身子终于晃了一下。</p>

    白马宁子也凑了过去,开始给他擦汗,似乎在劝他放弃,同时千原凛人的动作确实也停了……</p>

    他们正要欢呼一声,但发现千原凛人原来有些佝偻的腰突然挺直了,向白马宁子笑着低声说了句,再举起木槌时,砸下去的力量相当有力,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上场。</p>

    千原凛人不管别人,还在那里闷头砸呢,很是兴致勃勃。这种单纯的机械运动干久了,竟然出人意料的爽,而且他数量确实还不足,离赢有点距离,肯定还得卖力——他压榨潜力都完了,才熬到了真宗三郎进入第二次疲劳期,真宗三郎体力确实比他好,而他完全没有输的想法,很不要脸的直接作弊了——消耗的一支宝贵的“精力药剂”,如果有必要,他打算用三支到四支,把真宗三郎直接熬死。</p>

    让你丫的想恶心我,我先恶心恶心你!</p>

    千原凛人在那里越干越起劲,因为熟练了,效率竟然开始反超慢悠悠的真宗三郎了——这工作本来就没什么技术含量。</p>

    他这种奇妙行为直接把真宗三郎这边的人全看愣了,纯体力机械劳动,真宗三郎这么壮都需要停下休息了,你这又突然满血复活了?</p>

    他们的视线在千原凛人身上转转,又再看看白马宁子,而白马宁子根本没理会他们,专注的望着千原凛人,脸上的表情是他们以前从没见过的关心和温柔。</p>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p>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